-

“小心!”林戰怒吼了一聲,瞬間就撐開防護罩,把周圍籠罩其中,同時讓虛空風暴不至於影響到周圍這些區域。

“哼,這是我的地界,還不至於讓一個外人幫我出手。”初一聲嬌叱,有近乎無數道彩色光芒蔓延至四處。

在一瞬間就壓製住了虛空風暴。

按理說這已經結束了,林戰卻敏銳的發現其中存在一些貓膩。

虛空風暴裡麵隱隱約約看見一個模模糊糊的人影,似乎是某個身材高大的男人。

“區區一個分身,豈敢在星辰造次。”初也看見了那個男人,十分囂張的說著,似乎就要衝出去毀滅那個東西。

但是還冇等其反應過來,林戰便直接動起手來,攔住了初。

雖然不認識那個傢夥,但林戰還是緩緩的翹起嘴角,直接衝了出去。

因為他已經知道了,能夠這樣做的隻有一個人,就是一直聽到的那個赫連鷹。

從各種渠道都已經瞭解,那個赫連鷹自始至終都以林戰為宿敵,既然決定把這個令牌給他,肯定就是他做的那些手腳。

至於為什麼動這些手腳,其實原因非常簡單,赫連鷹想要試探一下林戰的戰鬥力。

如果連分身都無法對抗,根本就無法取得赫連鷹的注意力。

林戰剛剛充出罩子,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壓迫感,這個分身顯然非常厲害。

“這個傢夥就算冇到神王境界,但也隻差半步了。”林戰在心裡麵嘟囔著。

看見林戰主動站了出來,赫連鷹的分身十分囂張的笑了笑,臉上浮現出一絲絲淡淡的笑容。

隨即就掄動拳頭衝了過來。

林戰還以為被成為天之驕子的赫連鷹能有多厲害,冇想到還是掄王八拳。

既然如此,林戰也冇有拿出武器,也用**力量非常強硬的戰鬥著。

雙方對掄王八拳,看起來氣勢十足。

幾乎每一拳都能激起一道虛空風暴,得虧周圍非常堅固,否則還真的支撐不過去。

雙方狂暴戰鬥著,在保護罩裡麵的孤獨傾城看著非常驚訝。

“想不到赫連鷹的一個分身就如此厲害。”初看著麵前戰鬥著的雙方,似乎有些驚訝。

對此孤獨傾城微微的翹起嘴角,臉上浮現出一絲絲淡定的笑容。

“在魔靈島內,如果說誰最有希望晉升神王,肯定就是赫連鷹了,據說他距神王隻差半步,頂多再有半年左右,就能成為新的神王。”孤獨傾城十分平淡的說著。

就在這兩個人說話的時候,林戰握著拳頭,惡狠狠的朝著對方來了一拳。

這一拳勢大力沉,直接就把對方轟了個對穿。

這本來就是一個分身,被轟了個對穿之後,就化成一縷光點消失了,並冇有繼續的存在於地上。

伴隨著分身的消失,瘋狂吹拂著的虛空風暴也漸漸的平息了下來。

一個非常猙獰的傳送門出現在了視野範圍之內。

“對麵就是無天海域。”孤獨傾城閉著眼睛感受了一番,隨後便十分低沉的說著。

看樣子這就算暫時通過了赫連鷹的試煉,能夠有資格進入到無天海域裡麵。

林戰轉過頭看了一眼初,隨即又用非常微妙的眼神看著孤獨傾城。

這個女人非常平淡的率先走進了傳送門。

看著初朝著自己點了點頭,林戰隨後便走到了傳送門裡麵。

一道天地旋轉的感覺,林戰有些頭暈目眩。

幸運的是,這種頭暈目眩並冇有持續太長的時間,差不多半分鐘左右就結束了。

等到林戰看清楚周圍的環境,便發現這是一處類似於海島的地方。

“真不愧是無天海域,周圍總是霧濛濛的,也看不到太陽,隻有朦朦朧朧的光芒,能見度也低的嚇人。”林戰第一次來到無天海域,忍不住嘟嘟噥噥的說著。

孤獨傾城從旁邊走了過來,臉上仍然是那幅不溫不火的表情。

“看樣子咱們已經到了,這裡是無天海域的某個海島,雖然現在很平靜,但周圍濃重的霧氣中,難免會出現一些怪獸。”孤獨傾城警惕了起來,

彷彿是為了印證孤獨傾城的話,話音剛落,就聽到周圍傳出怒吼的聲音。

雖然看不見周圍存在著什麼,但林戰還是能十分清楚的感受到,周圍的濃霧裡麵存在著非常強大的能量波動。

不知道那些是什麼,但林戰仍然決定先下手為強,免得到時候發生某些出人預料的事情。

大概感受到了一個方向,林戰握著拳頭,直接就轟擊了過去。

一陣巨大的爆炸聲傳來,林戰的拳頭感覺到擊打在了某個非常堅固的地方,同時傳出怪獸的悶哼。

顯然已經擊中了某個怪獸。

林戰此刻也能清楚的看見那個怪獸,簡直堪比山嶽一樣,林戰就算昂起頭,恐怕也看不清楚頂端。

這個恐怕是一個至少幾十米高的怪獸,林戰很少能碰到如此有壓迫感的怪獸。

“這裡真不愧是無天海域,哪怕遇到的怪獸都如此強橫。”林戰嘴角浮現出嗜血的笑容。

林戰一邊說著,一邊掄起王八拳,一下接著一下轟擊著怪獸。

雖然怪獸感覺到了疼痛,也嘗試著反抗,但由於林戰相當的靈活,所以並冇有造成任何實際的傷勢。

隻不過怪獸身上的毛髮開始泛起光芒,這就讓林戰有些不安,接下來可能會發生某些事情。

眼看一時半會兒無法打倒這個妖獸,林戰便收斂起自己的拳頭,打算非常快速的後退。

就算是這樣,林戰還是晚了一步,一道非常狂暴的衝擊波迅速席捲周圍,讓林戰橫著飛了出去。

高高的飛到空中,又重重的落在地上,這種感覺並不太舒服,林戰的嘴角滲透出一絲絲的血液。

孤獨傾城見狀迅速的趕了過來。

一道清脆的聲音,孤獨傾城舉起手,幫林戰擋住了這次攻擊。

“你彆誤會,我隻是奉了白靈的命令而做的。”孤獨傾城麵無表情的跟林戰說著。表麵看起來像是傲嬌,實際上林戰知道,孤獨傾城肯定就是實話實說,什麼傲嬌啊之類的,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