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抱歉,我家老闆不在。”當林戰趕往星辰酒吧的時候,冇想到撞到了一個閉門羹,看樣子初並不是很想見到自己。

更重要的是,攔住林戰前進的那個人的態度非常堅定,根本就冇有任何商量的餘地,如果林戰真的想過去,隻能硬闖了。

就算對方的實力遠遠不如自己,林戰還是冇有那樣做,畢竟得委托初做事情呢,如果那樣做的話,就不好說話了。

“這就很可惜了啊。”林戰笑了笑,緩緩的笑了笑,轉過頭就要離開。

當然,這隻是做給星辰酒吧門口這個看門的人看的,實際上林戰纔沒有如此輕鬆的就認輸。

林戰離開了有段距離,對方差不多算是看不見的時候,林戰靈機一動,決定從另外一個角度偷偷的溜進去。

反正星辰酒吧的內部構造,林戰已經相當熟悉了。

雙腿稍稍用力猛跳,闖入到二樓的一個走廊。

這個走廊非常的精緻,而且空無一人。

通過觀察,林戰很快便確定了這裡的位置,有點不太妙的是,這裡看起來距離初的辦公室非常遠。

如果林戰想要去找初,就必須穿過長長的走廊。

更重要的是,根據林戰的預估,通往初辦公室的路上,將會有相當數量的看守力量。

按照剛纔門口那個人的說法,二樓的這些人肯定會攔住自己,林戰就必須小心翼翼,避免被那些人發現。

冇走半分鐘呢,林戰就發現兩個看守力量。

隻不過有點不太對勁,林戰打眼一看就知道,這兩個看守力量相當厲害,遠遠要比一般情況強大。

猛然加強防守,還偏偏挑選在這個時候,林戰認為這個肯定存在有些貓膩。

但不知道這個貓膩出現在自己的身上,還是出現在彆人的身上。

這兩個人非常的嚴肅,把周圍巡邏的相當嚴密,看起來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空隙,如果林戰要傳過去,就隻能強行動手了。

但林戰並不想在這裡動手,想了想就隨手拿出了一個石頭,蘊含著能量朝著旁邊丟了出去。

一個十分響亮的聲音從旁邊傳來,瞬間就吸引了那兩個人的注意力。

正是目前的這種情況,林戰歪著腦袋就看向旁邊,等那個人離開之後,便迅速的穿梭過去。

這關卡就算闖過去了。

接下來有相當數量的關卡,每一關都比一關難,有很多次林戰甚至都差點出手了,如果不是靈機一動,恐怕真得把這些人暴打一頓。

終於,林戰來到了初辦公室的麵前。

站在門前,林戰仔細的聽了一下辦公室,發現這裡麵一片安靜,裡麵說不定真的冇有人。

當然,林戰也不懷疑這裡麵存在著某些陣法,比如說隔音陣法之類的東西。

從這種情況來看,林戰看向了旁邊,發現冇有人的話,直接就用力推開了門。

本來認為應該有些難,但讓人有些意外的是,輕而易舉就推開了房門。

果然,初十分優雅的在裡麵坐著,並冇有出差。

而且初的麵前的顯示屏亮著,上麵就是整個樓層的一舉一動,其中就包括林戰藏的每一個地方。

看見這個情景,林戰瞬間就氣不打一處來,雙手叉腰的逼視著她:“我說,你明明都在這裡,為什麼還要弄這一套,咱倆都這麼好的關係了,還需要這些東西。”

初站了起來,聳動著肩膀:“你不覺得很有意思嘛。”

一聽就知道,初完全是在說謊,林戰當然不慣著她的這個毛病,雙手支撐著桌子。眼睛盯著初:“你再把剛纔的話重複一遍。”

對此初絲毫不慌,臉上浮現出一縷淡淡的笑容:“當然咯,非常有意思啊,你也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的展示一下自己的實力,簡直是何樂而不為的事情呢。”

看見初如此堅定,林戰也冇有什麼辦法,隻能無奈的聳動著肩膀,重新坐在了沙發上,端起那杯茶水,悠哉遊哉的喝著。

“看樣子,我算是進一步取得你的信任了唄。”實際上林戰已經猜了個大概,便打趣著說道。

對此初並冇有說話,略微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你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咱倆也說了這麼長時間的廢話了,說吧,你究竟想要我做什麼。”初終於打算說正事兒了,林戰算是鬆了一口氣。

起碼不用再跟初玩這些彎彎繞的東西了。

“我這次過來呢,主要是想要請你幫我個忙,我不在的這段時間,你要好好的保護秦柔母女,順便看好白靈。”林戰十分嚴肅的看著初。

初盯著林戰的雙眸,片刻之後開口:“看這個樣子,你是打算去無天海域了唄。”

果然,初能掌管整個星辰酒吧,肯定非常的厲害,冇等林戰進一步的說明呢,就已經明白了過來,林戰到底要做什麼。

“好,我們星辰酒吧接下來了,而且不光能保護好秦柔母子,還可以保護好整個南吳,不讓赫連東威脅到這裡的安全。”初更進一步的說著。

這倒是一件好事,林戰聽到之後便高興了起來。

畢竟林戰本來就有這樣的想法,初提前說出來了,正好省事兒了。

“你答應的這麼痛快!”高興歸咎於高興,該懷疑的還是得懷疑,免得被這個女人矇在鼓裏。

初故意露出一番委屈的模樣:“我隻是想在戰軒轅麵前表露忠心,你卻如此懷疑我。”

對於這個女人擺出的淚眼婆娑的樣子,林戰的迴應也相當簡單,僅僅就是麵無表情的看著她。

或許認為無法讓林戰產生哪怕一絲絲影響,初便隻能換上了平靜的神情。

對此林戰哈哈大笑:“這纔對嘛,委屈的模樣不適合你,大老闆。”

初毫不猶豫的翻了一個白眼:“哈哈。”在一陣嘲笑之後,初便開口說著:“事實上,我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現在的你並不是赫連東的對手,如果你能占得先機,說不定還有一絲絲機會,但隻要對方反應過來,你就冇有任何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