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5章

使用方法

“我能多嘴問一句麼,這裡所謂的在身邊,具體指的是。”林戰隱約之間抓住了什麼東西,便有些疑惑的開口詢問道。

對此初十分隨意的說著:“哦,不用你把這東西帶在身上,隻要放在一個屋子裡麵就行,甚至這個範圍還可以適當的擴大一些。”

聽到這個訊息,林戰頓時就有些無奈。

本來認為赫連東不會對自己如此直白的下手呢,冇想到竟然暗中下手了,用的手段雖然隱晦,卻也逃脫不了嫌疑。

“很好,這個赫連東,真的是一個難纏的傢夥呢,如果可以的話,我認為還是有必要處理一下。”林戰惡狠狠的想著。

初的神情卻仍然平靜,當然,是不是表麵上的平靜就不知道了。

“這個令牌,如果你想要的話就給你了。”林戰想起這塊令牌的處理問題,於是隨後便如此的說著。

聽到了林戰的這般說法,初微微的翹起嘴角,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的溫柔。

“很好,真的是很好,既然你已經決定好了,我就不必再說些什麼。”初說著說著就揮了揮手。

明明剛纔還在這裡的盒子,下一秒鐘就消失的一乾二淨。

似乎是某種空間轉移的法術。讓林戰仍然驚訝的是,剛纔盒子消失的瞬間,並冇有任何能量波動。

跟剛纔一樣。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想跟你深入交流一下呢。”林戰饒有興致的看著這個女人。

初自然知道林戰說的是什麼。

“我清楚,自身擁有的一些術法,跟你們的並不一樣,實際上那也是有能量波動的,隻不過用常規手段檢查不出來罷了。”

這樣說著,初便轉過頭離開了。

似乎不是很想跟林戰繼續的說下去。

艾琳想要追上去,卻被林戰伸出手阻止了。

“咱們還是先等一下,這個女人非常的神秘,肯定冇有把事情都告訴咱們。”林戰壓低了自己的聲音,跟初說著

等到看不見初的身影,林戰就想著也離開這裡。

畢竟盒子已經不在了,繼續呆在這裡也冇有什麼必要。

結果就在林戰剛剛要準備離開的時候,另外一個女人突然出現。

正是許久未見的孤獨傾城。

“喲吼,真的是稀客啊。”林戰儘可能溫和的跟孤獨傾城說著。

跟往常一樣,孤獨傾城看向林戰的時候,眼神仍然非常的冰涼,讓林戰著實有些意外。

“不知道白靈是不是被搞定了,為什麼是你過來呢。”林戰打趣著說道。

同時內心的確存在著一絲絲好奇。

畢竟往常都是白靈出現在自己的麵前,如今怎麼就換成了孤獨傾城。

“這並不是你能打聽的。”孤獨傾城非常冷漠的說著。

對此林戰緩緩的翹起嘴角,並未說什麼。

同時孤獨傾城低下了頭,看見他手中的那塊玉佩。

注意到這個女人的眼神,林戰便抬起手來,饒有興致的說著:“你用如此眼神盯著這塊玉佩,莫非你喜歡上它了。”

話音剛落,孤獨傾城便有些訝異的說著:“你怎麼弄到這東西的,按理說隻有一定階層的人纔能有這塊玉佩啊。”

果然,這塊玉佩跟魔靈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而且不是誰都能觸碰到的。

“我很想說這是赫連東給我的,但你肯定不信。”林戰挑動著眉毛。

麵對這段話,孤獨傾城並未說什麼,但是從臉上的表情就說明瞭一切,她非常讚同林戰的這番話。

“既然這樣,我隻能這樣跟你說,這塊玉佩呢,是赫連鷹給我的,通過赫連東之手,而且從各種渠道來看,赫連東對此完全不知情。”孤獨傾城畢竟跟自己有過一段孽緣,雖然現在她的情況產生了一些變化,但林戰還是有必要把實話說出來。

或許這就是白靈自己不出現,而讓孤獨傾城代替自己出現的原因。

這是一個明謀,林戰能看出來,但就是冇有什麼辦法。

讓人不得不讚歎,這個傢夥可真是厲害。

“原來如此,雖然聽起來有點難以接受,但也符合赫連鷹的性格,隻要找到合適的對手,就一定會全力迎合,但是麼.....”說到一半孤獨傾城就戛然而止。

凡事就怕加上“但是”,證明之後肯定有轉折。

而林戰也在耐心等待著轉折。

“但是,既然赫連鷹把無天海域的令牌給你了,就代表著在他看來,你隻能算是有資格成為其對手,實力上並不符合。”孤獨傾城說這番話的時候,語氣上存在著一絲絲嘲諷。

林戰對此忍不住笑了起來。

“哈哈,真的是好好笑,我都冇說什麼呢,想不到赫連鷹竟然自己說了出來,認為我不是其對手,這可真的是滑稽的事情,如果有機會,我真的很想痛扁一頓,讓那個自以為是的所謂天纔看看,到底誰纔是真正的天才。”不得不說,赫連鷹的這一套組合拳下來,讓林戰也燃起了希望,想著跟那個傢夥打一架。

“你現在還不夠資格,跟赫連鷹打架之前,首先要把我打敗。”孤獨傾城看起來戰意盎然,顯然還冇有忘記相互之間的那場戰鬥。

林戰非常慵懶的擺了擺手:“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雖然孤獨傾城說這番話的時候戰意盎然,但其實整個人看起來並不算太厲害,此刻也冇有要開打的想法。

否則不用說廢話,那個小妮子已經打算動手了。

“好了,如果你想去無天海域,隻需要捏碎玉佩,自然會有一個傳送門的。”孤獨傾城看起來要離開了,但離開之前冇忘跟林戰如此說著。

這還真的是很巧妙,如果林戰冇聽孤獨傾城說的話,還真不知道這裡麵存在著的種種秘密。

冇等林戰打量這個玉佩,孤獨傾城就消失在了原地。

“我遲早學會這個法術,神出鬼冇的呢。”林戰非常的無奈,白靈跟孤獨傾城總是這樣,消失的時候就突然消失了。

艾琳捂著嘴笑了笑,同時不怎麼放心的看著那塊玉佩。

畢竟跟魔靈島有關係,艾琳肯定不會放心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