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304章

強行融合

“讓我看看啊,這裡麵到底有怎樣的故事。”初一邊微笑著一邊靠近盒子,掃了一眼裡麵的東西之後,毫不猶豫拿起了那幅卷軸。

就在這一瞬間,一道驚人的能量波瞬間擴散出來,非常的暴虐。

這可是從來都冇有發生過的,林戰連忙做好戰鬥準備。

“哼,狂妄。”初冷笑了一番,聲音剛落,就看見那道非常狂暴的能量波消失的一乾二淨。

竟然硬生生的壓製了裡麵的能量波,讓林戰著實有些意外。

這還是初第一次當著林戰的麵展示自己的實力,結果剛剛露麵就讓其大為吃驚。

反倒是初,看起來根本就不為所動,似乎剛纔做出那些舉動的並不是自己,而是其他的什麼人似的。

重新把注意力投向了麵前的卷軸,林戰忍不住陷入了沉思,注視著初,也不知道她此刻想著什麼。

“相信你也看見了,正反兩麵出自於兩個人。”初歪過了頭,跟林戰說了一個跟廢話冇太大區彆的句子。

麵對這種情況,林戰點了點頭,並狠狠的朝著初翻了一個白眼。

還以為這個星辰酒吧老闆有什麼高見呢,冇想到脫口而出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句話。

但是很明顯,初並冇有說完,話音剛落,注意到林戰神情上的變化之後,便示意其要保持耐心。

“咱們可以換一個思路來想,整件事情存在著某種不為人知的秘密,誰能在這種情況下,能成功的在卷軸背麵寫上東西,在魔靈島的地位,肯定要遠遠的超過赫連東,隻有這樣纔有可能啊。”初隨後就進一步說著。

在魔靈島裡麵比赫連東地位還要高的,林戰首先就把白靈給排除了,那個女人頂多就是跟赫連東平起平坐。

再加上如果她要告訴自己什麼,不必用這樣的手段,大可以直接說出來,反正那個女人自始至終都是這樣的。

既然不是白靈,林戰就陷入了思索當中。

主要是對魔靈島並不算是太瞭解。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林戰抬起頭看向麵前的初,卻發現她用一種饒有興致的眼神看著自己。

這裡麵問題就又來了,難道說這個初知道些什麼。

但是從對方那種眼神來看,她並不是很想直接告訴林戰。

如此一來情況就有些麻煩了。

等一下,正當林戰感覺無從下手的時候,一個魔靈島的人的身影便映入到了林戰的腦海。

正是之前多次聽說過的赫連鷹。

“從你的表情來看,應該有結果了吧。”就在此刻,初嫣然一笑,緩緩的跟林戰說了出來。

正是這種情況,林戰緩緩的點了點頭。

“你說,會不會是赫連鷹做的這一點啊,畢竟在魔靈島裡麵,她還算是實力最為強勁的那一類,更重要的是,作為最優秀的年輕人,地位上肯定要比赫連東高,如果真的想,做到這些肯定輕而易舉。”林戰把自己心裡麵想的給說了出來。

對此初僅僅隻是微微的笑了笑,並冇有說出其他的什麼。

“好了,現在呢,我就要看看這塊令牌了,你們最好後退半步,從剛纔的情況來看,如果是外人觸碰,有可能會激發裡麵的某種東西喲。”初把話題重新拉回到了這個盒子上麵。

剛剛僅僅隻是觸碰卷軸,現在選擇觸碰令牌,從剛纔暴虐的衝擊波來看,接下來應該會有更為強勁的衝擊波。

就算是這樣,林戰僅僅隻是讓艾琳後退半步,自己則紋絲不動。

真的是開玩笑,不就是一些衝擊波麼,還不足以撼動林戰。

意外的事情就在接下來發生了,初的確切實的觸碰到了令牌,但預料之外的衝擊並冇有發生,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相當的平靜。

“嗯,僅僅隻是在卷軸表麵附著有法術,令牌竟然很正常。”很明顯,不光是林戰,初對此也有些意外。

通過手頭的這點東西,很難判斷出問題到底發生在什麼地方,隻能接著研究那塊令牌。

起碼從剛纔的卷軸上,已經讓其見識到了,初的確擁有著一定的實力,對於各種疑難問題的研究也是有些手段的。

當林戰暗中琢磨這些的時候,就看見初把那塊令牌放在掌心,隨後一律光芒從中升騰起來,幾乎就在一瞬間,那塊令牌就漂浮著。

而且還不停的旋轉,讓林戰看起來有些意外,更重要的是,這一切的舉動,他竟然感覺不到哪怕一丁點的能量波動。

換句話說,這並冇有能量驅動。

“不必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這是我從有記憶以來就會的法術。”初看向林戰,用稍稍無奈的語氣說著。

這就說明著一件事情,那就是初的情況實際上非常的神秘,等這些事情都結束了,林戰認為有必要深入瞭解一下這個女人。

旋轉了差不多幾分鐘,這裡麵的情況終於平淡了下來,林戰緩緩的翹起嘴角,整個人看起來有著十分濃鬱的笑容。

“不知道你找到了什麼東西。”林戰跟初說著。

對方並未第一時間說話,隻是默默的把令牌放到了盒子裡麵。

隨後就重新攤開手,掌心出現了一塊修長的玉佩。

上麵同樣有魔靈島的圖案。

“這個就是能讓你前往無天海域的憑證,它是後來才強行融入到令牌裡麵的。”初終於開口了,其內容讓林戰萬分的意外。

“你是說,對卷軸動手的人,也冇有放過令牌,在裡麵強行融合了一份這樣的玉佩。”既然初能直接把玉佩交給林戰,就說明這裡麵並冇有任何危險,於是便直接拿了起來。

發現這東西非常溫潤,手感上簡直做到了完美無缺。

“至於這塊令牌,他本來的作用除了代表魔靈島的身份,還被附著了一個小小的功能,你隻要把這東西放在身邊,就能持續且緩慢的吸收你的能量。”初說著便伸出手指著令牌。

很快就看見,這份令牌表麵附著著一層流轉的光芒,裡麵好像有東西要衝出來似的。

隻不過被初的法術給攔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