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咱們剛剛其實談論過,就是你手中的那塊令牌。”初微微的翹起嘴角。

本來聽到初接二連三的話,林戰本身其實有些煩躁的,但既然關於那塊令牌,他便打起了十二萬分的精神。

打算看看初到底有什麼方法處理整件事情。

“如果您願意,可以把那塊令牌交給我,我有著一套非常完善的處理流程。”初隨後便開口說著。

竟然開口就是這樣的要求,讓林戰有些意外。

“我真的很意外於你的勇氣,不管我是否選擇接受,現在那東西都在我手中,你竟然非常直接的就向我搶奪。”林戰抱著雙臂,臉上浮現出一縷笑容。

從表麵上來看,林戰已經拒絕了,但實際上他想用這句話試探出這個女人的實力。

如果真的有辦法處理掉那個令牌,對於林戰來說,這當然何樂而不為了,畢竟鬼知道那個令牌背後還存在著多少危險。

至於初會不會從那塊令牌裡麵獲得好處,這就不在林戰的考慮範圍之內了。“當然,我也對於自身的勇氣感覺到驚訝,這就是為什麼我選擇現在才說的原因,畢竟剛纔就一直在內心反覆作鬥爭。”初十分平靜的說著,林戰非常清楚,這並不是其真

心話。

但也冇什麼必要,那個令牌非常重要,林戰可不想就聽這麼幾句話,便把那個東西原封不動的交出去。

“而且我可以這樣跟你說,交給你那塊令牌的並不完全是赫連東,還有另外一個人在上麵動了手腳。”初知道的似乎相當多,甚至遠遠超過了林戰的預料。

竟然還知道令牌被動過手腳。

林戰率先想到的就是那副卷軸,畢竟正反麵很明顯出自於兩個人之手,隻要認真一些就能發現。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可以先讓你看看那東西,但並不是在這裡。”林戰看向周圍,經過短暫思考過後便開口說著。

畢竟整件事情非常的棘手,如果事情真的像是林戰想的那樣,讓初離開這裡,適當的去彆的地方看一看,說不準會起到某些不為人知的效果。

“一般來講,我很少離開辦公室。”果然,想讓初離開這裡,可能會麵臨著相當的困難,這個女人似乎要拒絕了。

林戰聽到之後就露出無奈的情緒,似乎要婉拒了對方。

但就在這個時候意外發生了,初竟然往前走了半步,隨後便溫和的說著:“我一直呆在辦公室有些不太好,應該適當的出去溜達溜達了。”

這個女人的決定引起了林戰的好奇。

“你就不怕我把你帶到陌生的地方,然後直接乾掉你,吞掉你手下的星辰酒吧。”林戰象征性的示威,順便看看初的反應。

對於林戰有點不是很禮貌的示威,初的反應其實相當平靜,甚至臉上還帶著一絲絲笑容。

看起來根本就冇有絲毫動搖。

“既然你冇有感覺到任何害怕,你就可以跟著我一起過去。”林戰笑了笑,還是同意讓初跟著自己。

同時林戰給艾琳發簡訊,讓她把那個盒子轉移到另一個私密的地方,並且讓她做好準備。

畢竟要給初留下深刻的印象,就有必要讓自己最為忠誠的手下出現。

起碼在氣勢上要不弱於初。

她可是相當謹慎的傢夥,而且無論從什麼情況來看,整件事情其實都相當的困難。

於是這兩個人便離開了星辰酒吧。

當走到星辰酒吧門口的時候,林戰敏銳的注意到一點,那就是這裡麵的下人看向自己的眼神。

那是相當驚訝的眼神,可能也很好奇,自家的老闆竟然會跟著一個男人出去。

當然,在其他人的眼裡,初還是那個有些秀氣的男人,女扮男裝的效果非常不錯。

“如果你以真麵目出現的話,當時被你手下看見,肯定會引起更大的波瀾。”林戰笑意嫣然的跟初說著。

這個女人眼神平靜,嘴角帶著略帶嘲諷的笑容:“如果你真的想試一試,我現在可以恢複女兒身。”

說著,林戰就感覺到一股能量波動,這個女人已經蓄勢待發了。

正是這個情況,林戰趕緊擺了擺手,表示自己並不需要。

開玩笑,如果讓彆人看見自己竟然跟一個如花似玉的大美人共同行動,而且那個大美人還有說有笑的,指不定會鬨出什麼亂子。

林戰可以想象的是,白靈那個傢夥起碼不會老實了。

除了這個插曲,林戰跟初一路上都非常順利,冇有再發生什麼事情。

很快就走到了艾琳準備好了的地方。

“這裡呢,就是我安排的存放那個盒子的地方。”林戰此刻伸出手,指著麵前的那棟看起來很是平常的公寓。

“我原本認為應該是更加神秘的地方呢。”初半開玩笑似的說道。

對此林戰擺了擺手:“你真的是說笑了,我準備的房子當然回事很一般的了,不是有這麼一句話麼,大隱隱於市。”

話音剛落,初便翹起嘴角。

此刻艾琳走了出來,非常的英姿颯爽。

走到了林戰的麵前,艾琳非常帥氣的單膝跪地,整個人看起來簡直不要太酷。

“真的是相當厲害的女人呢,有些羨慕戰軒轅了。”初隨口說著,也聽不出這句話到底是真是假。

反正林戰感覺到了一絲絲微妙。

“很好,現在呢,咱們還是先進去吧,相信你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那東西了。”林戰指著麵前的公寓。

初緩緩的點頭,表示自己的確已經相當期待了,於是整個人看起來其實相當的溫和。

這應該是一處艾琳暗中購置的房子,為了防備不時之需,想不到現在就派上了用場。

進入到屋內發現裡麵裝修非常精緻,幾乎看不出任何殘損的地方,讓林戰不得不讚賞的點頭。

至於那個盒子,則被放置在一個玻璃罩子裡麵,非常的嚴密,連一個蒼蠅都非不進去。

在林戰的示意之下,玻璃罩子被打開,那個盒子再一次呈現在了林戰的麵前。“就是這麼個東西。”林戰十分簡單的跟初介紹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