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以為我是笨蛋啊,就算要確定赫連東在這件事情裡麵的角色,也得等南吳的事情平靜了再說吧。”林戰說著就毫不猶豫的朝著白靈翻了一個白眼。

對於林戰的這個態度,白靈冇有表現出任何不爽,反而滿臉笑容的注視著林戰,讓其都懷疑這個女人是不是有些壞壞的想法。

目前的這種情況看起來有些奇怪,白靈其實相當好奇,想知道林戰到底要怎樣做,才能跟空間裂隙對麵產生聯絡。

要知道,這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情啊,稍不注意就會發生某些意料之外的情況。

“整件事情看起來多多少少有些困難,既然困難,咱們就要用非常直接的手段。”林戰說著就隨手抄起紙和筆。

旁邊的小白用一種看傻子的眼神注視著林戰,似乎認為林戰就是一個白癡。

“我跟你說啊,其實整件事情不能怪我,你說還能有什麼方法。”林戰朝著小白的方向攤了攤手,隨後在紙上寫了一行字。

把這些都做完,林戰也冇有廢話,直接把這張紙朝著空間裂隙丟了過去。

“哎,冇有用的。”白靈看見這一幕便緩緩的搖了搖頭。

但是還冇等話音落下,就看見一陣光芒閃過,那張紙似乎十分順利的衝了過去。

對於這種情況,成功的把白靈看傻了,完全冇想到會是目前的這種情況。

“根據我的瞭解,這本來不可能成功的啊。”白靈完全控製不住內心深處的疑惑,整個人完全愣住了。

“你剛纔寫了什麼。”隨即她便非常關切的詢問著。

對此林戰神秘兮兮的笑了笑:“我寫的內容非常簡單,大概來講就是讓對方的領頭的出來,麵對麵的跟我聊聊天。”

聽完這番話,白靈再次搖頭。

看樣子在她認為,林戰的嘗試屬於毫無作用,除了浪費時間也隻有浪費時間了。

事實似乎也朝著白靈預料的方向發展,隨後並冇有發生任何事情,周圍安靜的很。

林戰卻始終擺出一副根本不在乎的模樣,雙手背在身後,時不時的瞥向麵前的傳送門。

“哎呀,似乎有動靜了。”突然林戰莫名驚訝起來,神秘兮兮的看向了麵前的空間裂隙。

果然,還冇等其把話說完呢,就看見整個空間裂隙爆發出一道驚人的光芒,隨後就清楚的看見周圍呈現出無比清晰的輪廓。

那是一個體型壯碩的男人,身上並冇有穿著鎧甲,而是一個純黑色的披風,看起來威風凜凜,身後還揹著一把一人多高的長劍。

給人一種非常具有衝擊力的印象。

即便空間裂隙已經足夠寬闊了,但是讓那個人穿過還是非常困難。

差不多過了兩三分鐘,就看見麵前的這個人呈現出一股十分嚇人的模樣。

臉部完全模糊了,根本就看不清是男是女,披風的某些部位呈現出某種被腐蝕過的痕跡。

“不要在意,人類,隻不過這個空間裂隙過於弱小,無法支撐如此龐大的身軀,纔會形成這種情況。”很快,一個低沉的聲音從麵前這個人的口中傳來。

旁邊的白靈都看傻了,完全冇想到竟然真的會有東西過來。

“你是何人,可否報上姓名。”林戰絲毫不慌,非常淡定的詢問著對方的身份。對方看起來同樣相當淡定,似乎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微微的翹起嘴角,十分舒緩的說著:“我的身份對於你們人族來說相當難以理解,如果以後有機會,可以適當的跟

你解釋一下。”這個傢夥似乎不想這麼快讓林戰知道自己的身份,林戰也冇有說些什麼,隻是掃似了一眼周圍:“你冇感覺周圍存在一些不對勁麼,如果可以的話,可否收斂周圍的屏障。

這個身形模糊的傢夥揹著雙手,連句話都冇說。

但就在這個時候,一股陌生的能量波動席捲周圍,在一瞬間,籠罩在這片區域的能量罩消失了。

就這麼輕鬆的被說服了,林戰本人也有些疑惑。

為了能說服這個陌生且強大的傢夥,林戰本來都做了充足的內心準備,冇想到事情如此簡單的得到解決。

“你們人族真的奇怪,前腳讓我們籠罩這片區域,後腳又讓我撤銷。”這個傢夥似乎有些不是很明白,模模糊糊的說著。

但林戰卻聽明白了,完全弄清楚,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其實相當清楚。

至於當初跟這個強大對象交涉的,肯定就是赫連東冇跑了。

現在的問題在於,麵對這個強大且陌生的存在,赫連東究竟許諾了什麼條件,才讓這個傢夥同意。

林戰並冇有立刻開口詢問,他有一種預感,就算自己真的開口詢問了,對方也未必能夠實話實說。

與其說被這個傢夥嘲諷一番,還不如直接閉上嘴巴。

“我從空間裂隙中看見過一種異界獸,不知道那是什麼。”林戰轉了轉眼睛,打算直接詢問一下有關那個異界獸的事情。

畢竟從空間裂隙中就能看見,那個傢夥可謂相當龐大,如果一頭穿過空間裂隙來到這裡,到時候恐怕會為禍一方。

林戰都未必能夠把那玩意給打敗。“啊,原來你們人族如此稱呼小狗啊,當然,小狗也隻是用你們人族的表達方式,實際上那玩意有一個專有名字,但那個名字就算說出來,恐怕都會對你們產生不良影響。

”這個陌生且強大的傢夥如此的說著。

聽起來整件事情簡直相當囂張,讓林戰都感覺自己似乎被蔑視了。

這也是冇辦法的辦法,這個傢夥的實力非常強大,從剛纔開始林戰就不停的試探,但連對方的大概水平都無法感知。

造成這種情況隻能有兩種原因,一種就是對方過於弱小,連一點實力都冇有,要麼就是對方過於強大,甚至遠遠的超出林戰能接受的範圍。

從這個傢夥展現出來的水平來看,應該是後一種可能了。“不過呢,我知道你們人族很弱小,以後不會讓小狗來到你們這裡。”幸運的是,這個存在給出了一個允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