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這樣,咱們麵臨著一個問題,這塊磚瓦是哪個皇宮裡麵的。”小白跳到了地上,圍繞著地上的那塊淡黃色的磚瓦繞圈。

對此林戰撓了撓後腦勺,這個問題著實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得到解決的。

主要是留存於世間的皇宮數量著實太多,很難判斷這是從哪位帝王的宮殿中挖下來的。

哪怕看見這塊磚瓦後,林戰著實有些氣憤,但也知道欲速則不達。“這個赫連東,就算他現在跪在我的麵前,恐怕都不會得到我的原諒了,真是膽大包天,竟然敢如此褻瀆先祖的宮殿!”林戰死死地盯著地麵上的那塊磚瓦,無比憤恨的說

著。

白靈舒舒服服的伸了一個懶腰,看起來輕鬆愜意的很。

“如果你肯問我呢,說不定能知道這塊磚瓦的來路。”白靈說這番話的同時歪著頭看向彆處。

但林戰非常清楚,白靈總是明裡暗裡的看著自己。

如果是彆的什麼情況,對此林戰連搭理都不帶搭理這個女人的,但是現在情況特殊,她明顯是知道些什麼的。

“想說就說,不想說就不說,反正過了這村,就冇這店了。”林戰瞥了一眼白靈,裝作若無其事的說著。

就算白靈想要讓林戰親自開口詢問,但她也清楚,凡事不能太過分,讓其說到這種程度,其實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懂得彆得寸進尺的道理。

“你讓開,接下來就看我表現了。”白靈稍稍用力,把林戰推了出去。

林戰也順理成章的後退半步,打算看看這個女人到底要搞什麼鬼,憑什麼這樣做。

隨後白靈伸出雙手,兩縷光芒從掌心處蔓延出去,迅速把那塊磚瓦籠罩了起來。

這明顯又是一道魔靈島的專屬法術,讓林戰對那裡更好奇了,想著以後如果有機會,一定要過去看看。

就算最後要收拾一頓魔靈島,都得從他們那裡得到足夠的補償纔好。

正當林戰胡思亂想,白靈便收攏了雙手。

按照剛纔說的,既然這個女人收攏了雙手,就說明肯定已經有所發現,但事情似乎並不像林戰預料的那樣。

白靈深深的皺著眉,緊握著雙拳,死死的盯著麵前的這塊瓦片。

“怎麼了,這是失敗了麼,你不行就早點說,省的到時候丟人。”林戰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嘲諷的機會。

白靈看起來有些不耐煩,快速的擺了擺手,隨後就開口道:“這不應該啊,溯源法術還從來冇有失敗的時候啊。”

溯源法術?林戰又聽到了一個似乎很神奇的專有名詞,隨後便非常好奇的看著旁邊的這個女人。

當然,白靈現在正處於深思狀態,不可能抽出空當跟林戰解釋解釋。

還是小白這個狐狸跳到了林戰的肩膀上,一五一十的把情況跟林戰說了出來。

根據這個狐狸所說,這是魔靈島的一種法術,能夠追蹤某個物品最開始屬於哪裡,屬於偏高檔的一種法術。“對啊,隻要這個東西屬於這個世界,無論原先被放在天涯海角,我都能判斷出它最初的地方,但剛纔我得到的卻隻有一片空白,一點有價值的訊息都冇有。”白靈終於抽

出空來,跟林戰進一步的解釋了一番。

林戰似乎意識到了什麼,但那句話就在嘴邊,卻不知道該怎麼說。

“等一下,你這頭狐狸,怎麼對魔靈島的法術這麼熟悉。”林戰忽然意識到另一件比較重要的事情,在一瞬間轉過頭,眼神非常的淩厲。

哪怕麵對林戰那種眼神的注視,小白卻仍然紋絲不動,整個人看起來相當鎮定:“當然是在魔靈島的那段時光中學到的咯。”

這個狐狸,竟然隱藏著這麼多事情,林戰開始用不懷好意的眼神看著它。正當林戰考慮著讓小白說出更多魔靈島法術的時候,白靈卻毫不猶豫的戳穿了這件事背後的真相:“事實上這件事不難理解,這頭狐狸之所以知道的這麼清楚,完全就是因

為曾經親眼看見過罷了。”

原來如此啊,林戰還認為這個小狐狸學會了呢。

如果僅僅隻是目睹過幾次,那就冇有太大的價值了。

“等一下,白靈。”剛纔的三兩句閒聊似乎啟用了林戰腦海的某個地點,讓其伸出手指著白靈。

白靈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著林戰,不是很清楚他要表達的是什麼意思。

“你剛纔是不是說,如果目標的源頭位於這個世界,你的溯源法術就有用?”林戰試探性的詢問著。

對於林戰的這番詢問,白靈點了點頭,同時讓其繼續說下去。

“如果目標的源頭不在這個世界呢。”林戰說著說著,便直視白靈的雙眸。

在這一瞬間,白靈的額頭滴下一縷汗水。

一直吊兒郎當的白靈,終於意識到整件事情的嚴重性了。

“我有一個更大膽的猜想。”林戰緊接著說道。

白靈也冇有剛纔那副吊兒郎當,非常嚴肅的看著林戰。

“這塊瓦片的來源有可能跟異界獸來源是一個世界。”林戰翹起嘴角。

這本來是林戰的猜想,但話音剛落,就看見白靈頻頻點頭。

似乎連想都冇想就同意了林戰的說法。“還真說得通,如果說籠罩於這片山穀的能量場,就是來源於異界獸的那個世界,召喚的時候會更輕鬆,到時候不管發生什麼,也能夠很好地控製。”白靈顯然站在專業角

度思考著整件事情。

對此林戰點了點頭,表示完全符合自己內心深處的預料。

“我不是很想打斷你們,但我想跟你們說,有人來了。”小白突然在這個時候開口。

林戰想了想就迅速拉開了距離,想著看看來的人到底是誰。

同時白靈也跟著過去,順手設置了一個陣法,能夠保證不會被輕易的發現。

反正魔靈島上最不缺的,就是各種各樣稀奇古怪的陣法了。“很好,林戰,從現在的情況來看,來的人有可能就是赫連東,你一會兒最好彆出手。”白靈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偷偷的跟林戰說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