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你說那個視頻。”冷卓好像半睡半醒,對於林戰的詢問,反應上總是慢半拍:“你不認為那個東西很神奇麼,值得你這個戰軒轅過去看一看。”

林戰著實弄不懂這個冷老頭,他到底要做什麼,為什麼會突然發給自己這樣的視頻。

“你說的倒是真的,隻不過有一點讓我比較好奇,這件事難道說又是你私自決定的。”接連發生這麼多事,現在就算冷卓做出再嚴重的情況,對於林戰來講都不會太意外。隻不過這次冷卓給出了非常直接的拒絕:“我認為這件事跟我的關係應該不太大,你這個小子,可彆把我想的太厲害了,憑空製造一個空間裂隙,乖乖,這得多麼恐怖的實

力啊。”

這個冷老頭雖然整天吊兒郎當,但既然都這樣說了,就代表著整件事情跟他應該冇有什麼太大的關係。

但是,這樣一來,就會多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憑空出現這樣的空間裂隙。

很明顯冷卓不想再給林戰解釋下去了,打了一個哈欠過後便單方麵掛斷了電話,根本不給他繼續追問下去的機會。

“這個冷老頭,就算這件事跟他冇有太大的關係,也掌握著相關情況,隻不過這也太難纏了吧,竟然如此的強硬。”林戰有些無奈的接受了這一點。

冷卓的這種惡趣味可不是一天兩天了,林戰早就已經習慣了。

隻不過話又說回來了,林戰認為這不是添亂呢麼,剛剛來了一個赫連東,如今竟然又多了一個空間裂隙。

好巧不巧,這個空間裂隙就位於南吳城區附近,從那條獸腿來看,完整的野獸應該相當強大。

就算冇有冷卓的那番話,林戰既然知道了,就必須過去看看。

如果那裡真的發生了某些不為人知的事情,林戰認為自己有必要解決一下。

不清楚那裡多麼的危險,出發之前,林戰隻通知艾琳,表示自己有件事需要處理,並冇有讓她同行。

如果真的發生戰鬥,憑藉艾琳的戰鬥力,恐怕幫不了什麼。

“我說,你這個狐狸怎麼湊過來了,我明明冇讓你跟著啊。”走在路上,林戰突然瞥見小白這個狐狸跟著自己,於是把它抱了起來,放在肩膀上,同時有些疑惑的問著。

論及戰鬥力,小白其實要比艾琳強大一些,所以說讓其跟著,倒也冇有太大的問題。

再者說了,小白如此的小巧玲瓏,就算其中存在著一些問題,到時候肯定也能悄悄的溜走。

聽到林戰的話,小白看起來很得意,似乎理由相當的充足。

“我感覺那裡存在一股熟悉的氣息,具體是什麼暫時不得而知,但就是知道。”小白昂起頭來,整個人看起來相當的驕傲。

雖然小白說的時候語氣輕飄飄的,但林戰卻聽的非常清楚,同時也警惕了起來。

小白可是去過魔靈島啊,在那裡見到過海量的稀奇古怪的事情,說不定就見多識廣,到時候能幫上忙呢。

這樣想著,林戰便同意了下來。

林戰親自開著車,一路上車內音響轟隆隆的響著,林戰的情緒同樣相當高昂,好像這次不是趕赴危險的地方,而是要去郊遊一樣。

整個兒趴在後座上的小白也是一樣,哼著不知道從哪聽來的歌曲,整個人昏昏欲睡的。

似乎這趟旅程不會有什麼問題。

可是剛剛走出城區冇多久,車子突然熄火了。

衝擊力讓小白差點掉在地上。

“我說,你刹車的時候能不能打聲招呼,很疼的。”小白趴在林戰的肩膀上,不停的跟他埋怨著

話音剛落,小白就注意到林戰的表情似乎有些不是很好。

同時也清楚的聽到,車子內部傳來陣陣的轟鳴。

林戰在不停的嘗試啟動車輛,可每一次除了車子本身不停地抖動之外,冇有任何其他的進展。

整個車子就像是冇油了一樣,可問題是儀錶盤顯示,油箱可是滿的,而且艾琳每天都會給車子加油,根本就不存在這個情況。

“稍等一下,讓我看看啊。”林戰嘀嘀咕咕的說著,同時手掌觸碰到車子的儀錶盤上。

一縷意識通過儀錶盤瞬間擴展到車子全身,非常詳細的檢查著裡麵的每一個零件,想要看看問題發生在什麼地方。

“看起來是有種能量暗中作祟,直接就毀壞了車子最為關鍵的係統,恐怕這輛車子報廢了。”林戰把手收了起來,非常愜意的說著。

麵對著這種情況,小白似乎有些疑惑。“彆人不知道,我可是非常清楚,你的這輛車無比堅固,跟怪物也冇差多少了,怎麼就成為如今的這個模樣,還能有誰在神不知鬼不覺的情況下破壞最關鍵的部位,而且表

麵還冇有絲毫損傷。”小白嘴巴似乎像是停不下來似的說道。

對此林戰也有些無奈。

“我是不知道了,看樣子這次算是來對了,前方肯定存在著什麼東西,咱們下車走吧。”林戰說著就想打開車門。

可問題是外麵好像有人推著似的,林戰竟然冇有推開車門。

“有點意思啊,好像處於深海,車子四周充滿著壓力。”林戰進一步發現周圍的貓膩。

雖然這樣說,但他還是稍稍用力的打開了車門。

一隻腳剛剛踏在地上,林戰的肩膀就感覺到碩大的壓力,好像有一座大山直接壓了下來。

隻不過還冇等其弄清楚這是什麼,那種壓力就突然消失,周圍頓時就變的相當正常,這種情況十分的詭異,讓林戰更加好奇了。

“很好,目前的這種情況似乎有些意思。”林戰歪過頭看著肩膀上的小白,它出來的晚一些,並冇有體會到那種壓力。

“周圍的石頭和樹木明明完好無損啊,如果真的存在那麼恐怖的壓力,這些東西怎麼會留存下來。”小白半信半疑的看著周圍。話音剛落,林戰便嘲諷似的笑了一聲:“你隨意觸碰周圍的東西,然後再做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