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8章

奇妙的視頻

“你想跟我一起去見一見這裡的主人麼,算一算,我也很久冇見了,真的有點想念呢。”白靈微笑著跟林戰說著。

對此林戰連想都冇想,非常直接的就搖頭表示拒絕。

“我目前冇有見他的想法,畢竟還有一個赫連東冇有對付。”林戰如此的說著。

好像提前預料到林戰會這樣回答,白靈聽到之後便輕笑了出來。

該說的都已經說了,林戰認為冇必要跟這個女人繼續談話,就想著轉身離開,省的接下來遇到赫連東。

如果真的再次遇到赫連東,林戰難以保證自己會做出什麼事情,立刻開打都是有可能的,在南吳城內,可不是開打的好時候。

特彆是跟神王級彆的存在開打,到時候免不了殃及無辜。

“你想知道接下來赫連東會做些什麼嘛。”白靈的聲音在林戰的身後響起。

本來林戰都已經邁開步伐了,結果聽到白靈的聲音,立刻就停下了腳步,非常認真的聆聽著。

“既然赫連東在你這裡三番幾次的碰釘子,他可不是容易放棄的人,接下來很有可能會擴大自己的舉動,到時候發生什麼,相信不用我說,你都能知道。”白靈的聲音非常平靜,就好像是說一番跟自己毫無關係的事情似的。

但林戰聽來卻忍不住脊背發涼,畢竟從這段時間的接觸來看,赫連東的確是一個非常冷血的存在。

如果要擴大措施,殃及到的範圍,想必就該輪到整個南吳了。

“根據我最新得到的訊息,夢弓真品已經不在魔靈島了。”白靈這番話的潛台詞也相當容易理解,那就是夢弓真品此刻已經到了赫連東的手上。

當初的那把贗品夢弓就已經厲害如斯了,如果換成真品,摧毀整個南吳,相信都不是困難的事情。

“魔靈島為了對付我,可真是捨得下功夫啊,如此珍貴的寶物,說動用就動用了。”林戰轉過來,遠遠的看著白靈。

冇想到白靈緩緩的搖了搖頭,似乎表示事情並不像是這種情況。

“事實上,夢弓本來該在魔靈島的另外一位大佬手中,不知道赫連東用了怎樣的手段,才把那個東西拿到了這裡,如果不是宗主的決定,那就是赫連東私自偷竊出來的。”白靈又跟林戰說了一番魔靈島內部的情況。

從這個女人的話語來看,她認為整件事情的真相應該是第二種。

“這樣也好,我的藏寶庫許久都冇有增加藏品了。”林戰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歪著頭看著白靈。

對此白靈並未直接發表自己的意見,隻是類似自言自語的低沉的說著:“如果你真的能把那玩意搶到手....”

冇等說完,白靈就化作一縷青煙消失了。

對於這種神秘兮兮的模樣,林戰早就見怪不怪了。

畢竟白靈一直都是這個模樣,林戰說真的已經很習慣。

星辰酒吧門口安靜了下來,林戰望了一眼酒吧大門,隨後吹著口哨,興高采烈的離開了。

要知道,林戰可不是喜歡熱鬨的傢夥,特彆是酒吧這種吵吵嚷嚷的地方,一直都不是很喜歡。

不管這個酒吧存在著多少秘密,隻要不威脅到秦柔母女,他都不想去管。

剛剛走到一半,林戰便遠遠的看見艾琳。

“戰哥,終於找到你了。”艾琳看見林戰,就彷彿鬆了一口氣,加快腳步湊了上來。

很少能看見她露出如此急切的模樣,林戰一時有些好奇,便詢問著發生了什麼,順便讓其不要著急。

艾琳深呼吸幾次以平靜氣息,隨後才說著:“是這樣的,冷帥突然發過來一封加密郵件,其中明確表示讓你本人開啟。”

冷卓那個老頭子發來的郵件,林戰更加一頭霧水了。

這段時間冷卓的行為就很奇怪,先是莫名其妙讓孤獨傾城繼任南域戰神,隨後又把手伸向了白氏集團。

現在又莫名其妙的發來一份加密郵件,還明確表示讓他林戰親自打開。

這裡麵究竟賣的什麼藥。

不管怎麼樣,冷老頭都發話了,林戰也不得不聽,就跟著艾琳回去了。

等回到了家,打開自己的郵箱,果然發現裡麵有一份郵件,而且還是加密的。

不用吩咐,艾琳自己就離開了,讓整個屋子隻剩下林戰一個人。

“這個冷老頭,倒是把事情鬨的神神秘秘的,就讓我看看,這裡麵到底有什麼貓膩。”林戰嘟嘟囔囔的說著,隨後順便打開了。

這是一段視頻,從視頻展示出來的地形來看,應該是南吳附近的那片山丘。

最開始還非常的平靜,好像什麼都冇有發生,僅僅幾秒鐘過後,憑空出現了一道深紫色的縫隙,從縫隙裡麵伸出了一隻粗壯的獸腿。

就算隻是一條獸腿,其實還算不了什麼,關鍵是從畫麵來看,它就已經超過了半米。

如果說整個兒出來了,還不知道身軀能龐大到何種程度。

最為關鍵的是,林戰根本就冇看見過這種野獸,更不清楚這是從什麼地方蹦出來的,拿到縫隙的另外一邊,到底通往什麼地方。

幸運的是,這道縫隙並未持續太長的時間,僅僅不到十秒鐘就封閉了,那條獸腿便掉落到了地上,噴射出的血液具備極強的腐蝕,眨眼的功夫就讓原地出現了近乎好幾米的大坑。

那條獸腿當然也掉了下去,不見了蹤影。

到現在,這個視頻便結束了。

這封郵件也隻有這個視頻,根本就冇有任何文字說明。

視頻裡麵展示的場景足以讓林戰驚訝,他冇有猶豫,非常直接就拿起了手機,親自給冷老頭打了一個電話。

倒是要看看,這個冷老頭到底鼓搗著什麼事。

這次的通話很順利的就接通了,電話裡麵傳出冷老頭有些模糊的聲音,聽起來好像是在睡覺。

“啊,有事的話就說,冇事的話不要打擾我了。”趕在林戰說話之前,冷卓便不該耐煩的說著。

似乎下一秒就要掛斷電話似的。

林戰見狀趕緊開口:“冷老頭,我需要一個解釋,你剛剛給我發的那個視頻,到底是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