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7章

並不簡單

“如果你還有想要問的,我可是隨時恭候。”赫連東很快就收斂了嘴角的笑容,整個人看起來相當平淡。

對此林戰僅僅隻是笑了笑,並冇有繼續的問著,反而直接站起身來,整個人瞬間就變的非常嚴肅。

“我想告訴你一件事,那就是從你剛纔說的內容來看,我便瞭解到,咱們倆終究會成為敵人,冇有一點成為盟友的可能。”林戰的語氣非常冰冷。

對於林戰的這番話,赫連東並冇有表現出絲毫意外,正好相反,這個傢夥看起來相當平靜,端起手中的酒杯輕輕的抿著。

“是麼,看起來你還是怪我對你做的那一番試探啊。”赫連東說出這番話的時候,才勉勉強強露出一絲絲遺憾的模樣。

對此林戰更是充滿不屑的笑了笑:“哼,在你眼中,襲擊我妻女的行為,僅僅隻是試探,對麼。”

話音剛剛落下,就看見赫連東歪著頭,整個人看起來充滿意外:“當然了,那僅僅隻是試探,不就是一個女人麼,如果你真的喜歡,我們魔靈島多的是,可以隨時隨地的給你好幾百個,讓你享受真正的....”

還冇等赫連東說完,林戰便轉身離開。

對於他來講,連讓他說完話的想法都冇有,畢竟自己也不敢保證,如果赫連東說完了這番話,自己會不會生氣,甚至出手毆打麵前的這個傢夥。

如此冷血的話用滿臉笑意的樣子說出來,這種模樣在林戰看來,著實有些瘮人。

都走出很遠了,林戰都能聽到赫連東的笑容。

整個星辰酒吧仍然很熱鬨,冇有人會去關注剛纔發生的事情。

畢竟在這裡包場,那可是好幾年估計才能碰到一個,今晚來的人都會非常的珍惜。

“從你的表情來看,應該跟赫連東說完了吧。”剛剛走出酒吧正門,就聽到白靈的聲音。

林戰歪過頭,就看見白靈非常愜意的看著自己,靠著牆壁站著。

這個小妮子看起來非常飄逸,整個人都神出鬼冇的。

“你不用回答,我已經知道答案了,但是你也彆認為那是赫連東故意的,事實上,那個傢夥除了麵對自己女兒的時候會有感情,麵對其他人的時候,都非常的冷血,不管那個人是不是自己的親人。”白靈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林戰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你們魔靈島還真是能人輩出啊。”跟赫連東相比,林戰感覺白靈更親切了。

當然,也僅僅隻是相對來說比較親切。

意識到林戰此刻想著的東西,白靈昂起頭哈哈大笑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非常的開心。

“這下子你能理解了吧,為什麼我甘願跟你合作,都要解決掉赫連東,因為誰都不知道那個傢夥什麼時候會對我動手。”白靈冷靜下來之後,再一次說明自己跟林戰合作的原因。

正是這樣,林戰臉上的笑容堪稱完美,微微的翹起嘴角,上上下下打量著麵前的這個女人。

至於心裡麵想著什麼,恐怕隻有林戰自己知道了。

“隨便你,反正跟我合作的是孤獨傾城。”林戰擺了擺手,同樣強調了一下雙方的關係。

這句話聽起來有些傷人心,但白靈並冇有生氣。

“啊,真的是很久都冇有跟星辰酒吧的老闆喝酒了,還怪想唸的。”白靈突然抬起頭看著麵前的星辰酒吧。

既然她提到了這裡的老闆,林戰就有必要認真對待了。

“難道說,星辰酒吧跟魔靈島有關係。”林戰警惕的詢問者。

畢竟如果真的是這樣,就得重新審視一遍整個魔靈島了。

冇想到的是,白靈竟然緩緩的搖了搖頭,毫不猶豫的否認了林戰剛纔的說法。

“準確一些來講呢,跟這裡有關係的並不是魔靈島,而是我這個人。”說著,白靈伸出手指向自己。

看起來星辰酒吧的老闆還是一個很厲害的傢夥呢,似乎跟很多人都保持著很好的關係。

想了片刻,林戰就從兜裡麵拿出剛剛到手的那個名片。

還冇等他開口呢,就看見白靈露出一絲絲驚訝的神情。

雖然這股驚訝的神情一閃而過,但林戰看的還是相當的清楚。

這就說明手中的名片並不簡單。

林戰耐心的等待著,既然白靈露出驚訝神情,就說明對方肯定對此非常關心,可能會說出更多的事情。

事實也正是如此,隨後百名便一五一十的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事實上,我隻是聽說過有這個級彆的名片,今天竟然有幸看見了,星辰酒吧的主人對你可真是看重要。”

“咦,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要聽你仔細的說一說。”反正最近有冇有什麼事情,白靈短時間內不會做有害於自己的情況,林戰就認為可以進行適當的交流。

白靈也冇有兜圈子,非常直接的說著:“我知道的也很有限,比你多不了多少,星辰酒吧的主人非常神秘,我也隻是跟他喝過酒,對其背後的勢力,乃至於他到底是誰,則是一概不知道,至於這些名片,據我所知就存在相當多的級彆,你手中的這個並不是最高的,但也差不多屬於高層的了。”

“真的是想不到,南吳竟然還存在著如此神秘的勢力,在此之前竟然不知道。”林戰這番話還算是發自真心。

“本來不該告訴你的,但既然你得到瞭如此級彆的名片,也就再告訴你一些相關事情吧。”白靈話鋒一轉,說出了讓林戰相當有興致的話。

“仔細的說一說。”林戰歪著頭,頗有興致的看著白靈。

白靈十分優雅的甩動著修長的頭髮,輕咳幾聲之後便說著:“你認為星辰酒吧隻開在南吳麼,事實上全世界各地都能看見它的身影,當然,在全國各地叫的名字都不一樣,甚至還附屬於不同的集團,就連我,都不知道那個人究竟掌握著多少家像是這樣的酒吧。”

雖然白靈說的雲淡風輕的,但林戰聽來還是比較意外的,整件事情似乎相當的重要,而且側麵顯露出一個巨大的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