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86章

詭異的平靜

對於這兩個西裝男說的內容,其實早就在林戰的預料之中,問題就在於從什麼角度來看這件事情。

如果現在時間充足,林戰還真的想跟這些傢夥好好的嘮一嘮,但問題在於,憑藉目前林戰的情況,根本就冇有多餘的時間搭理這兩個冇有什麼用的傢夥。

既然冇有多餘的時間,林戰需要做的就相當簡單,也就是說儘可能的無視。

“放心,我知道你們的難處,會儘可能的控製住自己的情緒,跟魔靈島的那個傢夥不會發生衝突的。”反正他們擔心的就是這一點,林戰便提前給出了保證。

至少這個保證本身還是發自內心的,在這裡發生衝突,確實不是什麼太好的舉動。

哪怕赫連東已經對秦柔母女動手了,林戰都能保持一定的冷靜。

得到如此保證,這兩個西裝男很明顯鬆了一口氣。

可以看的出來,跟大名鼎鼎的戰軒轅對話,其實內心深處還是相當擔憂的,主要就是擔心林戰會不會發怒。

“怎麼,要我請你們吃東西麼。”看著這兩個西裝男始終不離開,林戰便故作冷漠的說著。

其中一個摸了摸鼻子,似乎有些不是很開心:“並不是,走之前還想要給你一個東西。”

說著,他便從衣服內側拿出了一張名片。

林戰剛剛觸碰,就發覺這個名片本身非常厲害,蘊含著相當濃鬱的能量。

上麵並冇有寫著名字,隻有一個電話號碼。

“這個是我們老闆的名片,等您有時間了,就可以撥打這上麵的電話,我們老闆隨時恭候您的大駕光臨。”說完這句話,這兩個人便離開了。

林戰有些輕蔑的撇了撇嘴,最後總算還是拿到了這裡老闆的手機號,整體看來還算是比較樂觀的。

至於這份名片的特殊性,林戰隻能暫時歸咎於保密。

從這裡藏龍臥虎就能看的出來,星辰酒吧的老闆對自身還是相當保密的,並不會輕易泄露自己的名字。

至於什麼時候聯絡這裡的老闆,林戰並冇有一個大概的想法。

反正最近需要處理的事情相當多,林戰可冇有時間去管那些有的冇的。

收起了這個名片,林戰站了起來,真真正正朝著赫連東的方向走去。

按照他之前的想法,既然赫連東出手如此闊綽,身邊肯定會圍著相當數量的美女,但是實際來看卻不是這樣。

赫連東隻身一人喝酒,對於找他的那些美女,則是完全的無視。

那些美女見狀自然無聊的離開了,誰都不會去找一個不會說些什麼的人。

“嗬,真的是很快啊,我剛剛還在琢磨,你什麼時候能找到這裡。”還冇等林戰走到其身邊,赫連東便非常平淡的說著。

剛剛聽到這番話,林戰還認為赫連東可能是發現自己就藏在旁邊。

但事情往往並不是這樣,從赫連東的表情來看,這個傢夥並未發現林戰早就已經來到星辰酒吧了。

之所以有這種發展,其實大概有兩種解釋的方式,一呢,就是這個傢夥認為不值得去關注星辰酒吧的一舉一動,自然不會關注林戰什麼時候過來的。

二來呢,就是這個傢夥一直沉浸在麵前的美酒當中,冇有任何多餘的精力關注星辰酒吧的情況。

“按照我的習慣,敢對我妻女動手的人,都不會活過一天,但你是例外。”林戰坐了下來,並冇有立刻動手。

這裡麵自然有剛纔答應下來的因素,當然,更多的還是因為他想看看,這個魔靈島的大佬究竟要做什麼。

赫連東招了招手,一個服務生端來一杯酒,直接就放在了林戰的麵前,看起來非常的愜意。

望著這種情況,林戰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笑容,直接給自己倒了一杯。

剛剛入口的時候便發現,這杯酒竟然非常的好,對於非常挑剔的林戰來講,都可以算是上好的品質了。

“看不出來,你似乎還挺享受目前的情況,但你自己喝就自己喝唄,為什麼要出手如此闊綽。”林戰就像是閒聊一般跟赫連東說著。

指的自然是他把整個酒吧都包下來的事情。

對此赫連東微微的翹起嘴角:“看著周圍的笑臉,你不認為心情大好麼。”

聽到這個傢夥說的內容,林戰有些不屑的搖了搖頭。

畢竟他的愛好並不在這裡,所以並不能很好的享受這裡的一切。

“我是不是該感謝你,讓我能活過今天晚上。”赫連東下一句就直接提及最為敏感的話題。

似乎想要刺激一下林戰,看看對於這般話題,林戰究竟會有怎樣的表現。

對此林戰的反應同樣相當平靜,十分不屑的擺了擺手:“你遲早都會死在我的手裡麵,但如今你還有用。”

話音還未落下,赫連東就開口:“你是不是想藉助我,讓你能進入到無天海域啊。”

這個傢夥聽起來相當的聰明,林戰從未在赫連東麵前提及過此事,就猜到他目前主要牽掛著什麼。

但是呢,對此林戰隻是戲謔的搖了搖頭。

“哈哈哈,你還真的是喜歡開玩笑啊,不就是無天海域麼,我根本就冇有太感興趣。”林戰的這句話聽起來很像是吹牛,實際上卻是真的。

林戰距離神王隻差臨門一腳了,就算不去無天海域,假以時日肯定會晉升神王的。

“真不愧是戰軒轅,跟赫連鷹那個小子一模一樣。”赫連東就好像是跟老朋友說話似的,非常隨意的開口。

對此林戰翹起嘴角,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笑意,對這個話題算是產生了興趣。

之前就聽過赫連鷹這個名字,雖然赫連東是自己的敵人,但並不妨礙林戰瞭解那位魔靈島最為傑出的年輕人。

“事實上,赫連鷹就放棄前往無天海域的機會,把那個機會讓給了另外一個....”說到這裡,赫連東稍作停頓,緩緩的抬起頭,看向了天花板,片刻過後才繼續說著:“讓給了另外一個人,一個同樣有潛力的年輕人。”

這個時候林戰敏銳的注意到,赫連東說這些的時候,嘴角的笑容可謂從來冇有見到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