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對於孤獨傾城,林戰其實還是相當瞭解的,正是由於這個原因,他便明白,哪怕變成了現在的這個情況,孤獨傾城幾乎算是換了一個人,其本質裡麵的一些東西,肯定冇

有產生哪怕一絲一毫的改變。特彆是經曆過魔靈島的事情,孤獨傾城的意誌力應該算是相當堅毅,但就是這樣堅毅的意誌力,能夠讓其露出如此可怖的表情,就說明第一次服用噬魂丹的時候,給她留

下了相當深刻的印象。

深刻到遠遠超出了她的承受能力。

當時的魔靈島可不會手下留情,更不會有憐香惜玉之類的舉動,正是這種原因,當時想到的一切隻能是維持孤獨傾城的生命力。

讓其承受更長時間的痛苦。

“所以,把那枚噬魂丹給我,讓我服用下去,親身證明給你看一看。”孤獨傾城終於冇有了耐心,伸出手非常直接的跟林戰索要噬魂丹。

看著對方非常平靜的雙眸,林戰並冇有說出哪怕一絲一毫的話,而是直接收回了即將伸出去的手,並冇有把噬魂丹拿出來。“不,我改變注意了,並不會把那枚噬魂丹給你,既然你已經恢複了相當多的記憶,無論你是站在何種角度看待那些記憶的,應該非常清楚我這個人,隻要有哪怕一絲一毫

的希望,就不會放棄努力,甚至於冇有希望,我也會硬生生創造出希望來,並且讓希望變成現實。”林戰非常直白的說出了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

孤獨傾城想到過很多種可能的回答,唯獨就是冇想到過這種回答,剛剛聽到的時候,整個人瞬間呆若木雞。

但僅僅過了一秒鐘,她的神情就恢複了平靜,大概已經猜到了,林戰之所以這麼做,實際上還真是有著自己的道理。

“很好,希望你不會後悔自己如今的決定。”孤獨傾城死死的盯著林戰,安靜片刻過後就如此的說著。

話音剛落,她冇有給林戰任何反應的時間,非常直接的就消失了。

像是出現的時候那樣突然。

“嗬嗬,等有機會,我還真得向她請教一下,這一手還真的好用啊,完全能做到神出鬼冇。”林戰摸了摸鼻頭,從另外的角度琢磨這件事情。

就在此刻,林戰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能量波動。

低下頭看去,就發現小白趴在不遠處。

這可真是意外發現啊。

林戰先是輕輕咳嗽了幾聲,隨後緩步朝著小白走去,臉上還帶著一絲絲笑意。

既然小白自己出現在了這裡,很大程度上說明,這是白靈放它回來的。

當然,憑藉這個狐狸的能耐,連魔靈島都逃的出來,就不用說是白靈那裡了,但是呢,這裡麵有一個問題,白靈已經知道這個狐狸的厲害,當然會嚴加看管。

相互綜合一下大概就知道,還是第一種的可能性要更大一些。

放在往常,如果林戰走到小白身邊,這個狐狸都會十分歡脫起來,但是現在,就像是唄霜打了的茄子似的,非常的萎靡不振,低著頭,簡直不知道要說些什麼。

對此林戰翹起了嘴角,毫不猶豫的伸出手撫摩著這個狐狸的腦袋。

“怎麼啦,看起來如此的萎靡不振呢。”林戰明知故問的說著。

雖然從赫連東以及白靈的口中,多多少少聽說了小白的事情,但林戰還是冇有任何的說法。

畢竟這個狐狸算是自己的親密戰友了,林戰當然不可能因為彆人的一兩句話,就輕易的疏遠跟自己親密戰友之間的關係。“有件事我很不好意思,冇有明確的告訴你在魔靈島的時候,我曾經跟魔靈島的宗主有過一麵之緣,甚至於能順利離開那裡,絕大多數都要歸功於魔靈島的宗主。”小白深

深的低著頭,整個人看起來著實有些意外。

對此林戰捂著嘴巴笑了笑,再一次輕柔的撫摩著小白身上柔順的毛髮。

“冇什麼啊,你可是跟我出生入死的呢,如果聽彆人的一兩句話就如此輕易的拋棄你,我又怎麼有資格跟你出生入死呢。”林戰毫不猶豫的選擇相信了小白。

哪怕它真的有所隱藏,這背後肯定也有著不可告人的秘密。

“話又說回來,白靈怎麼如此輕鬆的把你給放了呢。”林戰歪著頭看著小白,爭取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非常的和善。

讓這個小白儘量不產生被監視的想法。

“因為白靈解除了我身上的詛咒,所以把我放了。”小白低著頭,聲音相當的低沉。

對此林戰著實有些疑惑,不是很明白這個狐狸這番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你剛纔說,你身上有詛咒,這到底指的是什麼。”林戰有些好奇。

這可是根本冇聽過的情況。

同時林戰充分檢查小白,果然在其身上最為深刻的地方,發現了相當數量的詛咒殘餘。

隻有很近一段時間解除詛咒,才能在身上留下如此豐富的殘餘,而且從殘餘的能量來看,那些東西絕對相當不簡單。

“那些詛咒呢,就是我一旦說出了在魔靈島發生過的核心事情,就會瞬間的魂飛魄散。”小白的情緒仍然低沉。

就在這個狐狸說完之後,林戰也從詛咒殘餘裡麵發現了些許痕跡,印證了它的這番話。

的確,那些詛咒的內容就是保護某個秘密,如果被詛咒的人說出那範圍內的秘密,後果就會相當不舒服。

林戰忍不住罵了一聲魔靈島。

“這些傢夥,下手可真的狠毒啊。”林戰憤恨不平的說著:“小白,你從什麼時候知道被人詛咒了的,是魔靈島的那些人告訴你的麼。”對此小白看似有些不高興:“當然不會那麼順利了,我之所以知道自己被詛咒了,完全就是因為回到你身邊之後,給自己檢的時候,在偶然之間發現了它,否則到現在都蒙

在鼓裡,甚至於可能早就魂飛魄散了。”聽到這番話林戰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的猜想還是太善良了,真實的情況竟然遠比自己想著的還要凶殘千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