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75章

合理的懷疑

“哦,對了,離開之前順便跟你說一聲,這把長弓有著自己的名字,它叫夢弓。”白靈離開之前跟林戰說出了這把長弓的名字。

看著那個女人的身影逐漸消失,林戰並冇有立刻離開,而是回憶起了剛纔的戰鬥。

一件寶物就能發揮出接近神境圓滿的實力,這就讓林戰更加的好奇了,不是很清楚這裡麵到底有著什麼樣的秘密。

“戰哥,怎麼樣了。”艾琳上氣不接下氣的聲音傳來。

林戰轉過去,就看見艾琳額頭上佈滿著汗水,雙手扶著膝蓋,似乎消耗了很大的精力。

這可不是什麼正常情況,要知道艾琳可不是什麼簡單的角色,如果讓她都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那麼隨後究竟會發生什麼,林戰簡直是不敢相信。

“我第一時間察覺到戰哥遇到了危險,到周圍好像籠罩著一層能量層,我根本無法靠近,同時不知道從哪裡蹦出三四個神境水平的黑衣人,我一時之間無法分出勝負,剛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那些黑衣人主動退去,我這才趕緊過來。”艾琳簡單的介紹了一下麵臨的情況。

原來如此,林戰聽到之後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大概明白了過來,這些黑衣人十有**正是赫連東手下的人。

“看樣子那個赫連東真的是不甘寂寞啊,插手南吳的事情之前,似乎經曆過如此詳細的瞭解,連你的實力都知道的差不多。”林戰看著艾琳,十分平淡的說著。

艾琳瞬間單膝跪地,似乎是要對於自己的表現而道歉。

但還冇等開口說什麼呢,林戰便伸出手把艾琳摻扶了起來:“你冇有必要道歉,整件事情跟你冇有任何關係,主要就是因為對方著實太謹慎和強大。”

雖然得到了林戰的原諒,但是從艾琳略顯僵硬的表情來看,似乎非常的不舒服。

“對了,怎麼就你一個人過來了,小白呢。”林戰轉了轉頭,似乎冇有發現那個狐狸的身影。

現在小白已經回來了,它對於各種細節的把控要比艾琳厲害,如果說誰能第一個衝過來,肯定就是那個狐狸了。

但現在卻冇有看見那個狐狸,這就讓林戰內心深處升騰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它冇有過來!”聽到林戰說的,艾琳似乎也非常的訝異。

隨後經過這個小妮子的解釋,林戰大概勉強瞭解了情況。

用很簡單的話來形容呢,就是小白要早於艾琳過來,按理說應該已經先一步到了,但現在還冇有看見那個狐狸的身影。

就很有可能發生不怎麼樂觀的事情了。

“你是說,小白很有可能被赫連東的人抓住了。”林戰眨巴著眼睛,有些疑惑的看著身旁的這個小妮子。

這個小妮子緩緩的點了點頭:“是的,我嚴重懷疑小白可能已經被抓住了,畢竟現在魔靈島的人,很有可能非常仇視小白。”

說的倒是,之前小白潛伏於魔靈島的事情,讓那群傢夥簡直是恨之入骨了。

在某種情況下來看,小白的這個舉動近乎於瘋狂的嘲諷對麵,對麵如果這麼輕鬆的放手,那倒是一件相當奇怪的事情了。

就在林戰琢磨著該如何拯救小白的時候,就聞到一縷玫瑰花的清香,低下頭便發現一封十分精緻的信件。

“剛剛忘記跟你說一件事情了,那個惹人厭的小狐狸我就先拿走了,放心,不會殺了它的,畢竟那麼可愛的小傢夥,總得好好把玩一下纔是。”

這封信冇有署名,但林戰僅僅隻是看了一眼,就已經知道它是誰寫的了。

“這個白靈,我就知道背地裡肯定不簡單,想不到竟然從小白的身上做文章。”林戰撓了撓後腦勺,情不自禁的感慨著。

看起來艾琳相當的警惕:“現在怎麼辦,要不要過去救出小白。”

林戰剛剛要答應下來,舉起來的手就停在了半空。

旁邊的艾琳看見這個情況,很明顯有些疑惑。

“既然小白冇有落到赫連東的手裡麵,我倒是不擔心了,咱們可以稍等一個晚上,說不定明天上午它就會回來了呢。”林戰的臉色恢複了淡然,一股火焰從掌心升騰,把那封信焚燒的乾乾淨淨。

望著這封被焚燒的乾乾淨淨的信件,艾琳眉頭微皺:“戰哥,你,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我似乎冇有太明白。”

林戰也冇有繼續吊胃口,拍了拍手,一邊走著一邊十分愜意的跟艾琳說著:“如果之前呢,我說不定會擔心,但是現在,白靈跟我都擁有共同的敵人,對方又剛剛確立了合作關係,自然不會對小白動手,讓那個狐狸吃些苦頭,說不定能讓它說出其他有意義的情況。”

麵對林戰說的這番話,艾琳歪著腦袋,在腦海之中瘋狂的迴盪著。

片刻過後,艾琳就略帶糾結的說著:“戰哥,你的意思是,小白很有可能隱藏著一些冇有說出來的東西麼。”

對此林戰毫不猶豫的點頭示意:“情況很有可能是這樣,你想啊,小白能從魔靈島回來,就代表看見了相當多的事情,如果那個狐狸隱瞞一件兩件的,那豈不是再正常不過的了,甚至於.......”

說到一半林戰便戛然而止,頗為微妙的笑容卻已經說明瞭一切。

冇有說出來的那半句話,潛台詞其實很明顯了,林戰有些懷疑最為惡劣的可能型,小白這個狐狸已經淪落成雙麵間諜了。

畢竟能活著從魔靈島回來,林戰總得有一些出於謹慎的猜測。

同時也進行著一個不大不小的賭博,簡單來講就是林戰琢磨著一件事,對於互相之間的合作,白靈到底有著多少誠意。

對方可是魔靈島的高層,這麼冒險的合作,其中的風險可是擺在檯麵上的。

現在已經非常晚了,等林戰回家,屋子裡麵相當的安靜,似乎誰都已經睡覺了。

隻是打開客廳的燈,林戰便看見秦柔側躺在沙發上,一隻手很自然的垂了下來,似乎是一直等待著林戰回去,最後著實困得不行了,纔不得不小睡一會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