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雖然白氏集團始終冇有透漏新聞釋出會的開始時間,但由於艾琳出色發揮,讓林戰還是有把握避免麻煩事的。

到了第二天差不多早上七點,林戰就已經得到了艾琳的訊息,表示國際城已經有了一些異樣,白氏集團很有可能隨時舉辦新聞釋出會。

正是這樣,林戰便興奮了起來,認為這是目前需要處理的事情裡麵最為重要的,所以說十分迅速的就處理好了手頭的事情,以最快速度趕往國際城。

等趕往國際城,林戰發現這裡果然人山人海,幾乎可以說是摩肩擦踵,艾琳也很快找到了他。

“戰哥,你看國際城的人,差不多有好幾萬了,如果在這個地方舉辦新聞釋出會,真的是一個相當好的決定,也不知道白氏集團怎麼搞定的。”艾琳有些憤恨的說著。

但是林戰卻相當的平靜。注意到艾琳有些疑惑的眼神,林戰便緩緩的擺了擺手:“其實整件事情相當正常,你不要忘了,孤獨傾城現在已經是南域戰神了,雖然地位上冇法跟我相比,但說話已經存

在著相當力度了。”

被林戰提醒了的艾琳點了點頭:“你是說,這裡麵有著孤獨傾城的建議。”對於這番話,林戰倒是緩緩的搖了搖頭:“不,不,不,這件事不能如此簡單的就下判斷,這樣的事情對於一個戰神來說,可以說相當的簡單,甚至都不用露麵,隻需要讓

人轉述一句話,事情自然而然的就會得到解決。”

這個解釋或許更貼合現實,孤獨傾城的確冇有主動的參與到整件事情裡麵,完全是白靈借用了她的名聲。

哪怕讓國際城變成新聞釋出會的現場,都隻是孤獨傾城的一句話罷了。

“來了。”就在此刻,艾琳壓低了自己的聲音,十分謹慎的說著。

林戰側過頭,就遠遠的看見穿著黑色西裝的白靈走了過來,整個人看起來相當文靜,似乎冇有任何意外的情緒。

身後帶著一大幫人,林戰可以很清晰的認出來,其中存在著相當數量的當地媒體。

“無論這個女人要做什麼,看樣子都打算把事情給鬨大了。”林戰幾乎算是咬著後槽牙說著話。

白靈已經開始摩拳擦掌了:“戰哥,我應不應該站出來,趁著新聞釋出會還冇有開始,就強行中斷。”

估計隻要林戰點頭,整件事情就會自然而然的進行下去。

但是呢,林戰想了想卻搖了搖頭,否認了白靈的這番說法。

當然,這個態度也引起了白靈的好奇。

“還是先看看白靈究竟要做什麼吧。”林戰說到這裡,就朝著前麵走去:“你可以離開了,去處理一下有關昨天幫我擋住襲擊那個人的事情。”

林戰的目的已經相當明確,就是不想讓白靈加入到這件事情裡麵。

畢竟整件事情看起來非常的危險,誰都不知道會發生怎樣的意外,而且林戰如果單獨行動,有些事情就會順利一些。

看起來艾琳還是有些不怎麼放心,但還是乖乖的離開了。

現在就剩下林戰一個人了,他非常耐心的走在路上,整個人看起來簡直可以說是相當的愜意。

他並冇有故意隱匿自己的行蹤,所以說白靈相當順利的就看見了林戰。

就在那一瞬間,可以相當清楚的注意到白靈有些驚訝,似乎冇想到林戰的訊息竟然這麼靈敏。

“想不到戰軒轅竟然如此厲害,早早的就來到這裡等候了,你可是今天的主角啊。”白靈冷靜下來後就朝著林戰走了過來。

這也證明瞭艾琳的猜測,白氏集團的釋出會的主題就是有關林戰的一些事情。

“既然我這個主角過來了,是否可以讓我知道,你們的釋出會要說的是什麼,難道要說你要嫁給我。”林戰肆意的跟白靈打趣。

聽到林戰說的,白靈露出了一絲絲得意的笑容:“這個提議相當不錯,如果可以的話,我或許能加入到這次的議題裡麵。”

這個女人用這樣的方式跟林戰說,這次釋出會的議題還算是比較正常。

“其實也冇有什麼,我也就是宣佈,你會成為我們白氏集團的名譽顧問。”迴應了一番玩笑之後,白靈就說了出來。

這著實讓林戰有些意外:“什麼,如果我冇記錯的話,根本冇有答應過成為你的顧問吧。”似乎早就想到林戰會這樣問,白靈翹起嘴角:“當然,你冇有答應過要成為我的顧問,但是這是必要的措施,隻有這樣,才能暫時讓襲擊你的人放棄想法,或者是有所顧慮

說到最後,白靈的嘴巴貼到了林戰的臉頰旁邊,用十分魅惑的語氣說著。

對此林戰絲毫不為所動,即使已經感受到了白靈嘴角流轉出來的氣息。

“難道說,昨天襲擊我的人來自魔靈島麼。”林戰反問了出來。

白靈翹起嘴角,十分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你當然可以這樣說,但是裡麵還存在著相當複雜的事情,穩妥起見,我建議還是私底下討論吧。”

如果在不知情的人看來,林戰跟白靈之間應該存在著相當密切的關係,正是那種相互之間根本就分不開的那種關係。

正是這種情況,林戰也意識到整件事情相當的複雜,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最後還是勉強同意了白靈的建議。

“我怎麼冇看見孤獨傾城呢。”林戰左右的掃了一眼,冇有發現另外一個人的身影。

白靈緩緩的點了點頭:“你當然冇看見孤獨傾城了,因為今天她有些事情,當然,你放心,完全能處理的過來,不會讓你的老情人有危險的。”

白靈最後還補充了那樣的一句。

但是呢,對此林戰卻有了彆樣的想法,大概意識到整個情況十有**存在著一些貓膩。

“難道說,昨天幫我擋住攻擊的,正是孤獨傾城。”都說到這裡了,林戰便進一步的問著。

隻不過這一次白靈卻笑而不語,似乎根本就不想跟林戰說些什麼。這可不是什麼正常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