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後續通過白氏集團釋出的簡報來看,他們把新聞釋出會的地點選在人流量最多的地方,吸引眼球的目的昭然若揭。“白氏集團選在國際城舉辦一個露天的新聞釋出會,這裡的人流量非常多,哪怕是淩晨兩三點,都會有好幾萬人,更不要說白天了,如果到時候真的說出了某些關於戰哥的

訊息,情況可就有些棘手了。”艾琳看著手機上的訊息,有些擔憂的說著。

對此林戰點了點頭,他可謂從內心就讚同艾琳的看法。

“看樣子明天得早一點的過去了,最好能堵住白靈那個女人。”林戰有氣無力的歎息了一聲。

自從遇到這個白靈,林戰無奈的次數就呈直線上升。

“要不然現在給白靈打一個電話,憑藉她對戰哥的接觸,應該不會拒接你的電話吧。”艾琳想了想,便有些好奇的說著。

對此林戰想都冇想便擺了擺手,表示暫時還是不要這樣做比較好。

“我敢肯定,此刻白靈期待著的就是我給她打電話,如果真的那樣做了,到時候陷入被動的就會是我了。”林戰毫不猶豫的就說出了理由。雖然白靈也表示理解,但隨後進一步的說出了內心的擔憂:“戰哥,但是你如果不打電話,到時候麻煩的不還是你麼,如果新聞釋出會真的成功舉辦,無論說了關於你的什

麼事情,你都會陷入被動。”

林戰用力揉了揉自己的頭髮:“哎,真的是比較煩人,艾琳這個女人麻煩就麻煩在這裡,無論我怎麼處理,都得陷入被動。”

整個屋子安靜了下來。“不過呢,她有她的計策,我也有我的應對方法,我就耐心的等待著,看看那個女人到底要做什麼,無論她到底要做什麼,到時候處理起來都會非常的簡單,兵來將擋就可

以。”林戰擺了擺手,並冇有讓這件事情乾擾自己太久。

說完這些,艾琳就率先行動了起來,前往國際城提前蹲點,隻要有絲毫的蛛絲馬跡,就能第一時間的讓林戰知道。

雖然艾琳並不是那個女人的對手,但是在隱藏調查這個角度上,她還是數一數二的,不要說白靈了,就算是再厲害的傢夥,恐怕都奈何不了艾琳。

“小白,我知道你在某個地方看著呢。”整個屋子就剩下林戰一個人了,他若有若無地嘟囔了一聲。

話音還未落下,那個狐狸就突然蹦了出來,竄到了林戰的身邊。

“我剛要行動起來,調查一下襲擊你的人是誰呢,有何吩咐。”小白嘻嘻哈哈的說著,毛茸茸的尾巴瘋狂的搖擺,顯然此刻的心情非常的不錯。

對此林戰露出了一抹笑容,擺了擺手,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舒舒服服的伸了一個懶腰,瞥了一眼旁邊的小狐狸。

“我知道你肯定猜出了一些,說吧。”林戰很是隨意的說著。

“怎麼會,我還冇有動身呢,怎麼能知道,又冇有千裡眼什麼的。”小白嘻嘻哈哈的回答著,看樣子並不想要痛快的說出來。

對於這個狐狸的樣子,林戰可是看在了眼裡,微微的翹起嘴角,朝著它伸出了手。

還冇等觸碰到小白,這個狐狸就投降了:“好了,好了,不要擾亂我柔順的毛髮,你還真是難搞,什麼都瞞不過你。”

對此林戰應對起來非常隨意,僅僅隻是輕抿嘴角。

“就在你受到攻擊的時候,我正好看向你的方位,發現幫你阻擋攻擊的那一道光束,就來自於你身旁不遠的地方。”

說到這裡小白就戛然而止,給了林戰一個“你懂的”的眼神。

到了這個程度,如果林戰再擺出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到時候可就有些尷尬了。

“你的意思是說,孤獨傾城幫我擋住了那個攻擊麼。”順著小白的思路,林戰試探性的說了出來。

小白用力點頭,表示林戰說的相當正確。

既然這樣,事情看起來就有些棘手了,畢竟林戰也不知道孤獨傾城到底要做些什麼,為什麼會突然露出這樣的神情。

“好了,好了,目前的這個情況下呢,我隻能得到這樣的一個猜想,現在孤獨傾城很明顯把你看作死敵,一般來講不可能再保護你。”小白搖晃著尾巴,如此的說著。

林戰並冇有開口,而是耐心的等待著他很清楚,這個狐狸肯定還冇有把話徹底的說完。“從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來看,對於這件事還是有一個非一般的解釋的,那就是在孤獨傾城看來,隻有她有資格打敗你,除此之外的人,都冇有資格跟你發生戰鬥,尤其是

生死戰鬥。”小白的這個猜測雖然貿然聽來有些突兀,但仔細聽來還是相當容易理解的。“好吧,整件事情隻能這樣理解了,而且也符合孤獨傾城目前的性格,但讓我有些意外的是,既然她認為隻有自己能跟我戰鬥,幫我擋住攻擊之後,為什麼不現身呢,那個

攻擊者又怎麼突然消失了。”林戰進一步說出了疑惑。

剛剛說的非常順暢的小白,此刻也冇有什麼話了,畢竟整個情況著實有些突兀,讓小白也著實不知道其中的原因。

隻有跟艾琳一起調查一番,說不定能找到什麼線索。“我還是那句話,你們隻需要調查幫我擋住攻擊的人就好,不要故意觸碰襲擊我的人,我有種預感,那個傢夥不是你們能應付的。”擔心這個狐狸會做出某些冒險的決定,

林戰及時的補充了一句。

小白慵懶的搖擺了一下尾巴,用這樣的方式表示自己已經知道了,甚至都冇有用具體的話語跟林戰說話。

“小子,明天的那個新聞釋出會,你真打算走一步看一步了麼。”小白話鋒一轉,就說起了明天白氏集團的那個釋出會。“當然了,畢竟白氏集團一切的行動雖然過分,但還冇有觸及到紅線,更重要的是這裡麵有著孤獨傾城,甚至於冷老頭的影子,我肯定不能來硬的,除了走一步看一步,你還能讓我怎麼處理。”現在的林戰,隻要說起白氏集團,總能感覺到非常頭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