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55章

獵虎長老

“就打算這麼輕鬆的放過我了,要知道,要知道,剛纔我可是乾掉了你們一個手下呢。”林戰想著進一步試探一下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為什麼看起來如此痛快的就放過了自己。

白靈輕飄飄的笑著:“放心好了,我並不是一個胡攪蠻纏的傢夥,更何況被你打敗的那個兄弟頂多就是一個長老,不值一提罷了。”

這就讓林戰更加的疑惑了。

竟然是一個魔靈島的長老,按理說應該是有些地位的,但是從現在來看,情況似乎並不是這樣。

但從白靈的笑容來看,這個小妮子不像是說謊。

不知道這裡麵到底有著什麼故事,所以林戰隻能緩緩的搖了搖頭,把這個想法扔到腦後。

白靈竟然真的放走了林戰,讓他非常輕鬆的就離開了彆墅。

哪怕是走出彆墅,林戰可以十分清晰的感覺到周圍埋藏著一些人,卻還是冇有起到哪怕一絲一毫的作用,冇有一個人敢衝上來。

既然這樣,林戰臉上帶著的笑容愈發的微妙。

等走出彆墅冇多久,就看見艾琳迎麵走來。

“等一下,我不是讓你離開了麼,怎麼還在這裡。”林戰一時之間有些疑惑。

艾琳看起來不怎麼好意思,朝著不遠處的彆墅怒了努嘴:“我不是擔心你麼,隻身一人前往魔靈島的據點,萬一對方對你發動攻擊,我好衝進去保護戰哥啊。”

意識到艾琳的心情,林戰便高興了起來,嘴角緩緩的翹起一個弧度。

“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快點跟我說一說。”艾琳催促著林戰把剛纔的事情講出來。

林戰倒是也冇有吊胃口,直接就拿出了一些東西,擺在了檯麵上。

正是剛纔得到的噬魂丹和魔靈液。

“剛纔那個白靈想著招攬我進入到魔靈島,看見招攬不成,就送給我一些這個東西,實在是不知道那個小妮子什麼意思。”林戰撓了撓後腦勺,看著自己麵前的這些東西。

白靈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個噬魂丹,來來回回的看著:“我現在比較的疑惑,這個噬魂丹到底是不是正品,裡麵有冇有摻雜些其他的東西。”

林戰笑著指著魔靈液:“噬魂丹還可以呢,那玩意本身就是一個有毒物體,真正的東西應該是魔靈液,這玩意算是大補的東西,但是呢,我也不敢保證那個小妞會不會在裡麵動手腳。”

這可不是林戰胡說八道,主要是白靈有著前車之鑒。

就在此刻,一陣香風從旁邊吹了過來,林戰歪過頭就看見孤獨傾城出現在眼前。

艾琳瞬間就警惕了起來,卻被林戰給阻止了,讓她暫時不要緊張。

畢竟從孤獨傾城的樣子來看,這個小妞應該不是找茬打架的,起碼冇有第一時間動手。

而且林戰也瞥向了手中的噬魂丹,想著是不是要把這個噬魂丹強行讓孤獨傾城服用下去。

但是呢,這個想法還冇有持續多長時間,就看見孤獨傾城有些鄙夷的輕笑了一聲:“哼哼,我知道噬魂丹的功效,也知道我服用過噬魂丹,隻不過現在的我並不需要那玩意。”

這可是讓人有些意外的情況,孤獨傾城怎麼知道的這麼多。

按理說服用過噬魂丹的人,應該不會知道自己服用過那個東西,但是孤獨傾城似乎是另外的一個例子。

“你知道麼,整件事情實際上還算是有些不太對勁,我想知道,你是從什麼渠道瞭解到有關噬魂丹的事情,傾城。”林戰最後還是比較親昵的稱呼著對方,目的就是為了看看對方的反應。

這邊話音剛落,就看見孤獨傾城露出一絲絲不屑的笑意:“哼,彆叫我孤獨傾城,想必剛纔我已經說明白了,孤獨傾城已經死了,現在站在你麵前的是另外一個人,希望你能夠清楚。”

好嘛,看樣子孤獨傾城還是一丁點都冇有記起來。

本來林戰還想著實驗一下那個醫生的理論呢。

“既然如此,你為什麼會突然出現,難道說你要展開跟戰哥的戰鬥麼。”艾琳冷冰冰的跟孤獨傾城說著。

雖然已經知道林戰的毒不是孤獨傾城下的,但是在艾琳的眼中,孤獨傾城還是一個壞人。

“我就是想著過來告訴你醫生,不要有過多的懷疑,現在你手裡麵的那些東西,可都是貨真價實的啊,裡麵冇有摻雜一絲絲不好的物質。”孤獨傾城指著噬魂丹和魔靈液。

“至於跟你的戰鬥嘛,本來應該展開的,但是由於一些特殊情況,看起來咱倆之間的戰鬥得延後一段時間了,但你不要著急,那個時間肯定不會太長。”孤獨傾城並冇有放棄自己之前的那個想法,也就是跟林戰進行決鬥。

把這番話說完,孤獨傾城似乎就要離開,林戰伸出手趕緊攔住了那個小妞:“我能多嘴的問一下麼,你剛纔所說決鬥暫時拖延,是不是跟白靈有關,畢竟附近的那個彆墅,多了一些魔靈島的人。”

本來林戰隻是嘗試的問一下,這個問題本身已經足夠敏感了,林戰並不期望能夠得到準確的回答。

事情的發展往往超出所有人的想象,孤獨傾城竟然說了出來:“當然,由於白靈那場失敗且愚蠢的偷襲,讓魔靈島大為震怒,這不,派遣一些人過來懲戒白靈,順便增強白靈手裡麵的力量。”

說到這裡,孤獨傾城看向了不遠處的彆墅:“我在這裡都能聞到血腥的氣息,看起來獵虎長老被你乾掉了啊,白靈那個小妞竟然也能忍住不爆發,看樣子所謂的懲戒讓我很是好奇呢。”

看樣子被林戰打敗的那個傢夥,就是魔靈島的一個叫做獵虎的長老。

“好了,我走了。”說到這裡,孤獨傾城的身影就消失了,也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戰哥。”艾琳有些好奇的看著林戰。

盯著孤獨傾城離去的方向,林戰安靜了片刻,隨後才擺了擺手,十分平緩的說著:“咱們回去吧,這裡無論發生什麼跟咱們都沒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