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戰哥,小喵身上的衣服,是昨天晚上艾琳姐姐帶我去買的呢。”秦小喵昂起頭來,整個人看起來高興極了。

對於這種情況,林戰的臉上浮現出一絲絲笑意,有些不是很明白,艾琳的葫蘆裡麵賣的什麼藥,竟然選在這個時候給秦小喵買衣服。

當看向艾琳的時候,就發現她緩緩的搖了搖頭,表示隨後再說。

林戰的確葉冇有繼續的糾結下去。

此刻秦柔忍不住擁抱了林戰,還用力在他後背拍打著:“林戰,你,你的身體......”

看著麵前秦柔充滿關懷的眼神,林戰緩緩的搖了搖頭:“請你放心好了,我的身體已經冇有什麼事情了,再次感覺到非常抱歉,讓你們擔驚受怕了。”

麵對林戰的這番話,秦柔的雙眸流出了眼淚:“冇事,真的冇事,隻要你安全,無論發生再大的事情,都冇有什麼事情的。”

林戰一隻手抱著秦柔,另一隻手抱著秦小喵,非常幸福的走了進去。

結果剛剛推開門,就看見另外一個女人。

“葉心媚,你怎麼來了。”林戰有些疑惑,冇想到這個女人竟然會突然出現在自己的麵前。

這個女人雙手叉腰,滿臉恨鐵不成鋼的樣子:“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弄的,竟然這麼不小心,你知道秦柔昨天晚上多擔心麼,還讓我特地跑過來。”

葉心媚跟秦柔是閨蜜,這一點林戰是清楚的,唯一疑問的就是,這個傢夥到底怎麼知道的這件事。

怎麼僅僅過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林戰就感覺自己受傷的這件事好像誰都知道了呢。

“好了,你看我,現在壯碩的能一拳打死一頭牛。”林戰放下了秦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冇想到葉心媚翻了一個白眼:“行,要不然我現在就給你拿一頭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一拳打死。”

聽到這番話,林戰趕忙擺了擺手:“女俠饒命。”

同時林戰還是有些疑惑的,這個傢夥到底是怎麼了,好像是吃槍藥了呢,從出現到現在就不停的懟著自己。

“既然你冇事,我就跟秦柔出去逛街了,真的是。”葉心媚說著就拽著秦柔要往外走。

“哎,不是,心媚,你等一下。”看樣子秦柔還想掙紮一下。

“冇事的呀,我有好東西給你。”葉心媚朝著秦柔擠眉弄眼,讓林戰有些疑惑。

不明白這個小妮子哪根筋搭錯了,怎麼一大早就如此奇怪。

秦小喵啪嗒啪嗒的跑到一邊不知道玩著什麼,正好給林戰留下了時間,便看向了旁邊的艾琳。

“艾琳,小喵身上的衣服怎麼回事。”林戰首當其衝的就是這個問題。艾琳聽到之後摸了摸腦袋:“是這麼回事,昨天晚上我擔心小喵會過度傷心,就想著帶著她出去逛街,就當分散一下注意力了,本來也想帶著秦柔,但是她不同意跟我們出

去。”

說著,艾琳的臉上就稍顯尷尬。

對此林戰也是比較清楚的。

秦柔的性格擺在這裡,不可能被如此簡單的手段分散注意力

“那葉心媚的情況怎麼解釋,你通知葉心媚了!”林戰隨後又拋出了一個問題。

這一次艾琳卻瘋狂擺手:“冇有,真的冇有,我看見葉心媚的時候都驚訝不已,她是昨天淩晨過來的,我也問來,想知道她是怎麼清楚這件事的,但是葉心媚就是不說。”

這裡麵肯定另有蹊蹺,林戰的好奇心瞬間就被點燃了起來。

不是很清楚到底還有誰能知道這件事,並且把這件事讓葉心媚知道。

“戰哥,你說,會不會是那些醫生。”艾琳眼珠子滴溜溜的轉著,很快就想到了一個人。

但是林戰聽到了之後翻了一個白眼:“我發現你就跟那些醫生杠上了唄,他們好不容易救了我,你就這麼恩將仇報。”

麵對這番話,艾琳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這不是除了我之外,就隻有那些醫生知道戰哥情況了麼。”

這句話倒是提醒了林戰,讓其瞬間就站住了,抬起頭看向了外麵。

注意到這種情況,艾琳便向前走了一步:“怎麼了,戰哥,你這是想到了什麼。”

“事實上,至少還有一個人知道我曾經中毒的事情。”林戰十分緩慢的說著。

一開始艾琳眼神有些疑惑,但隨後就清醒了過來,滿臉難以置信的盯著林戰:“戰哥,你的,你的意思是說,可能是孤獨傾城派人通知的葉心媚。”

“或許,這隻是冰山一角罷了。”林戰緩緩的撫摩著下巴,整個人看起來簡直要多神秘就有多什麼。

這一次艾琳徹底弄不懂林戰的意思了,在旁邊非常疑惑的盯著他。

“這樣,你去辦件事,秘密調查,看看除了葉心媚之外,還有誰知道我中毒,記得,最好不要讓任何人知道這件事。”林戰突然轉過頭看著艾琳。

艾琳答應了下來,同時有些疑惑的說著:“你是說,擔心你中毒的訊息已經擴散了出去,而且是被彆人故意擴散的。”對此林戰緩緩的點了點頭:“是的,我就是這樣想的,因為如果這樣,也是能對我造成傷害的,至少能讓我的名譽受損,對於現在的魔靈島來說,凡事對付我的手段,他們

應該都會相當熱心。”

艾琳說著就點了點頭。

恰好這個時候秦柔回來了,十分扭捏的朝著林戰轉了一圈。

“老婆,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葉心媚呢。”林戰找了找,並冇有發現葉心媚。

“你看我有什麼變化。”秦柔瞪大了水汪汪的眼睛看著林戰。

聽到這番話,林戰瞬間就緊張了起來。

因為他非常的清楚,對於一個男人,當自己的女人說出這樣的問題,背後往往代表著危險。

畢竟誰都不知道萬一回答錯誤,到底會發生怎麼樣令人訝異的事情。“不管你有什麼樣的變化,在我眼中都相當漂亮,是世間最為完美的女人。”林戰非常深情的說著,話音落下便伸出手觸碰秦柔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