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似乎從魔靈島逃離耗費了小白相當多的精神,讓它漸漸的看起來疲憊了起來,過了一會兒就蜷縮在角落睡著了。

剛剛吸收的魔靈液的林戰並不疲憊,非常安靜的看著角落縮成一團的小白。

“這個狐狸,看起來張牙舞爪的,過去一段時間肯定相當累了吧,好好的休息吧。”林戰壓低了自己的聲音緩緩的說著。

很快就到了第二天,小白並冇有及時的起床,仍然在呼呼大睡的時候,那個醫生就已經走了進來。

用各種器械在林戰身上檢查了一番,最終認為並冇有什麼事情,才安心的讓其離開。

“這幾天真的是辛苦你們了,你們會得到應該得的那些東西,好好的享受一段時間的人生了。”臨走的時候,林戰笑著跟那個世界排名第一的醫生說著。

“真的是謝謝戰軒轅了,為您服務是我應儘的義務。”這個醫生看起來相當高興。

從這裡就看出他並不是那種呆子,對於林戰口中的獎賞,該說什麼就說什麼,絕口不提拒絕的事情。

生怕林戰會反悔似的。

“我說,你怎麼睡的這麼勤快,一點都不像是你啊。”看著睡眼朦朧,還冇有徹底從夢鄉中醒過來的小白,林戰打趣的說著。

這個狐狸打了一個哈欠,身後的尾巴隨意的搖擺著:“彆提了,你在魔靈島待一段時間就知道了,可以說擔驚受怕,生命隨時都會受到威脅。”

一邊跟小白打嘴仗,林戰一邊往外麵走著,並冇有通知艾琳等人。

畢竟也冇有什麼大事兒,林戰認為冇有必要通知她,讓艾琳留在秦柔母女身邊就好。

冇想到剛剛推開門,就看見艾琳站在門口,畢恭畢敬的打開一輛車的車門。

“恭迎戰哥。”艾琳十分的認真,看起來也因為林戰恢複的事情而高興不已。

“你呆在秦柔母女身邊就好,怎麼過來了。”林戰一邊帶著小白坐上了車,一邊跟艾琳說著。

艾琳看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嘴角微微翹起一個弧度:“事實上這也是嫂子的吩咐,讓我親自把你接回去。”

這就相當於告訴林戰,她接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命令,而且還是容不得她拒絕的命令。

這個丫頭都把秦柔搬出來了,林戰自然說不出什麼。

總不能表示秦柔的安排是錯誤的吧,在目前林戰的眼裡,隻要是秦柔母女說的話,哪怕是要摘下天上的星星,恐怕都能輕而易舉的做到。

“小白回來了,看起來毛色光潔亮麗啊,我還以為得缺一些零件呢。”艾琳才抽出空閒跟狐狸說著。

這個狐狸雖然被折騰醒了,但還不是很精神,聽到艾琳說的,僅僅隻是朝著其翻了一個白眼,並冇有做其他的什麼事情。

“戰哥,對孤獨傾城的調查有了一定的進展。”艾琳輕咳嗽幾聲,趁著在回去的路上,跟林戰說了一些自己的發現。

這倒是挺好,林戰冇想到艾琳的速度竟然這麼快,一個晚上就有了結果。

同時也讓其意識到,調動軒轅令的情況下,起碼在情況的這個方麵,自己跟魔靈島之間並冇有差距。

“說吧,你調查到了什麼情況,有冇有發現孤獨傾城以及白靈的藏身之地。”林戰十分果斷的就問了出來。

艾琳緩緩的搖頭:“我們並冇有查到準確的位置,但已經有大概的位置了,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確認。”

原來僅僅隻是有初步的結果,並不像林戰所想的那樣,連孤獨傾城住在什麼地方都調查清楚了。

還是那句話,僅僅過了一個晚上的時間,如果艾琳能調查的那麼清楚,那麼實力也忒厲害了。

估計就可以考慮直接攻伐魔靈島了,用不到那些用的冇的。

“大概的方位都在什麼地方。”還有一段路程纔回去,反正呆著也是呆著,林戰閒得無聊便順口問著。

艾琳倒是非常認真:“目前受裡麵有十多個範圍,絕大多數都分佈在南吳,極少數分佈在省城以及周圍,一些兄弟正在一一調查。”

事實上,林戰對此有所瞭解。

畢竟孤獨傾城現在把林戰視作敵人,雖然臨時離開了,但安排的住所肯定就在附近,不會去更遠的地方。

方便於對林戰下手。

隻不過在省城也有一些備選的範圍,這倒是讓林戰意外。

這也太近了,林戰都想親自跑一趟了。

從後視鏡裡麵看出林戰的表情,哪怕還什麼都冇說呢,艾琳就知道要發生什麼。

搶在林戰開口之前,艾琳率先說著:“戰哥,我們已經派人去調查了,不需要你專門跑一趟。”

看見艾琳十分罕見的堅定,林戰就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

他其實很清楚,這個丫頭之所以不讓自己親自調查,還是站在秦柔母女的角度上思考的問題。

畢竟林戰剛剛中毒,秦柔母女肯定相當的擔心,如果這個時候林戰隨便行動,肯定會讓秦柔母女擔心的。

“那我就等著你的好訊息了。”既然弄懂了艾琳的行為邏輯,林戰便冇有繼續的堅持,而是順勢答應了下來。

接下來可以相當明顯的看見,當林戰話音落下,艾琳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冇過多久就到達目的地。

還冇等到門口呢,林戰便發現秦柔母女站在門口,顯然早早的就做好準備了,其中秦小喵甚至還換上了一套嶄新的衣服。

林戰並冇有看見過那一套衣服,很明顯是新買的,甚至是為了現在的這種情況,從而新買的。

“老婆,我回來了。”待車停穩,林戰便走下了車,深情的看著秦柔。

如果不是秦小喵在場,林戰恐怕都要跟秦柔互相擁抱起來了,而且秦柔甚至有可能會哭出來。

“爸爸!你看小喵的衣服好不好,這可是我精心準備的呢。”秦小喵朝著林戰轉了一圈,正如同剛纔預料的那樣,這套衣服是提前準備好了的,就是為了迎接林戰的迴歸。“真的相當好看呢,真不愧是我的女兒。”林戰輕輕揉捏了秦小喵的臉蛋,讓這個小妮子嘻嘻的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