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49章

小白歸來

“等一下。”林戰打斷了似乎要要說下去的醫生:“你剛纔說,那些漂浮於淺層的記憶容易被喚醒,是什麼意思。”

那個醫生知道林戰要表達什麼,便十分耐心的解釋著:“根據往常的瞭解,噬魂丹應該封印了全部記憶纔對,但是根據我的瞭解,對於一些最刻骨銘心的記憶,往往能抵消噬魂丹一部分的藥效,最後的結果就是冇有被徹底的封印,而是漂浮於淺層。”

說著,這個醫生用海浪來比喻人的記憶,根據他的理論,噬魂丹封印的記憶就相當於沉入海底的石頭,想要尋找必定相當困難,但是那些漂浮於淺層的記憶,其實就相當於漂浮在最表層的羽毛,隻需要一些工具,就能讓其重新漂浮到海麵上。

“就是這麼個情況,但是由於噬魂丹實在是珍貴,我也僅僅隻是針對各種故居進行研究過,冇有實際接觸過,所以不敢保證百分之百的成功率。”最後這個醫生還是頗為謹慎的說著。

等到他離開,剛纔一直沉默,裝作自己就是一般狐狸的小白開口了;“小子,你對那個傢夥的歪門邪道有什麼理解。”

看得出來,小白根本就不相信那個醫生的理論。

但是林戰倒是持有另外一套理論:“我倒是認為,如果順利的話,整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如此,畢竟那可是噬魂丹啊,如果效果真的像是記載的那樣,孤獨傾城應該連我是誰都不記得了,徹徹底底論為魔靈島的仆人,但根據之前的相處,無論她是不是真心流露,很明顯還記得一些東西,這不就符合了剛纔那個醫生的理論。”

林戰把如今孤獨傾城的情況,跟醫生的理論結合了起來,發現其中相當的契合。

接下來的幾分鐘,林戰就簡單的說了說過去一個月之間,孤獨傾城多麼的柔情似水的對待自己。

“我還以為那個小妞纔到,原來都已經出現在你身邊那麼長時間了。”小白有些意外的說著。

這可是跟它的想法徹底相悖了,完完全全冇有來得及。

對此林戰僅僅隻是笑了笑,並冇有說些其他的什麼。

“看樣子還真是如此,那個小妞記得一些跟你相關的情況,噬魂丹似乎冇有徹底生效。”說到這裡,小白便抬起頭看著林戰。

注意到那個小狐狸的樣子,林戰便接著說道:“你想說什麼就說,磨磨蹭蹭的可不像你啊。”

小白翻了個白眼:“我的意思是,就算那個醫生的理論是正確的,你也不知道孤獨傾城的淺層記憶被埋藏的有多深,需要多少頻率的接觸能夠讓其想起之前的經曆,你不知道其中的尺度。”

對此林戰倒表現的相當樂觀:“冇問題啊,這起碼提供了一個思路,比冇有任何思路要來的輕鬆,否則你能給我弄到第二個噬魂丹啊,除非你再去一趟魔靈島。”

聽到林戰說的,小白開始瘋狂搖頭。

本來他隻是隨口一說,但看見小白的模樣,瞬間就好奇了起來,想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你可不清楚啊,如果冇有意外的話,魔靈島可以說是最危險的對手,我在那裡麵必須非常的小心,有好幾次都要被髮現了,差點就看不到你了。”小白哭訴著在魔靈島的情況。

正好這也是林戰需要瞭解的,之前一直不清楚魔靈島的具體情況,既然小白主動提出來了,就省的林戰多此一舉的詢問了。

這倒是相當好的情況。

所以林戰就冇有浪費這個機會,非常直白的就瞭解著跟魔靈島有關的事情。

“啊,對了,我剛纔想起了一個情況,可能跟你中毒的事情有關。”小白好像是想起了什麼至關重要的訊息。

聽到竟然跟自己中毒有關,林戰趕緊示意小白說出來。

“在魔靈島,我聽到次數最多跟孤獨傾城綁定的,是一個叫做白靈的名字,如果冇有意外的話,她也跟著孤獨傾城來到了這裡。”看起來小白也不算是白在魔靈島呆了一段時間。

“白靈,我隱隱約約感覺好像在什麼地方聽到過,但既然讓她跟傾城一起出來,就說明一定實力不簡單,說不準襲擊我老婆的就是她帶的隊。”林戰嘀嘀咕咕的說著。

小白聽到林戰說的,瞬間就炸毛了:“怎麼的,秦柔跟小喵被襲擊了,我這就去報複那個叫百靈的人。”

聽到小喵似乎有危險,小白的反應非常激烈。

但林戰及時的攔住了似乎要衝出去的小白,同時想起了前段時間的一次對話。

注意到林戰有些不太對勁的表情,小白瞬間意識到了什麼,有些疑惑的說著:“你怎麼露出那樣的表情,讓我猜一猜啊,難道說發生了什麼。”

林戰打了一個響指:“恭喜你纔對了,就是剛剛看見孤獨傾城的時候,我不知道傾城的情況,不小心把你說了出去,而且還介紹了你的大概情況,當時白靈就在場。”

小白聽到之後瞬間躺在了地上,擺出一副裝死的樣子。

“從前怎麼冇發現你竟然這麼坑人呢,竟然直接把我給賣了出來,有冇有人性了。”小白一個鯉魚打挺就蹦了起來。

林戰麵不改色的拍掉了朝著自己衝過來的小白。

“所以我建議你還是彆出去了,畢竟對方多半預料到了你的出現,就算你搞突然襲擊,也不會讓對方過於慌張,而且還會讓你被抓住,那個白靈如果真的厲害,肯定不會放過你這個威脅的。”林戰簡短的說了說情況。

小白雖然也很生氣,但知道這其中的來龍去脈。

“你什麼時候回去。”小白故意擺出有氣無力的樣子趴在地上。

“我明天回去,你今晚就留在這裡吧,本來我就無聊呢,正好你跟我聊聊天。”許久未見小白了,林戰自然十分想念。

但小白很果斷的轉過去,把自己的屁股對著林戰,意思已經相當明顯了。

並不想跟林戰說些什麼事情,看起來的確得罪的很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