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245章 毒發

-

第1245章

毒發

解決了滾刀,林戰走下了青雲山,來到了車子旁邊,看著有些受驚的秦柔母子,他“刷”的一聲拉開車門,把母子都抱了起來,流下了兩行熱淚。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這次是我自私,這次是我不對,讓你們處於危險之中。”

林戰內心充滿了愧疚,緊緊的抱著她們,好像隻要一放手就要消失一般。

因為孤獨傾城的事情,本來秦柔非常傷心,認為林戰已經不愛自己了,發生了這件事,親眼看著林戰為了自己如此拚命,所有的誤會一掃而空,同樣抱住了林戰的後背。

“林戰。”

由於非常感動,秦柔一時半會說不出什麼,隻能不停的說著林戰的名字。

旁邊的秦小喵笑容倒是非常甜美,恐怕在她看來,自己的爸爸是無所不能的,這個世界上不會有什麼事情能難得住他。

本來林戰就身受劇毒,完全依靠火靈果提供暫時的壓製,如果是尋常時候倒也能支撐一段時間。

但是為瞭解決滾刀耗費了不少力氣,憤怒之下不顧後果,嚴重壓縮了火靈果的效果,結果當然是不好的。

就在三人團聚,林戰喜極而泣並打算回家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喉嚨一甜,瞬間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整個人開始搖搖晃晃,麵前的景色也開始變的模糊。

阿藍提供的毒藥本身就擁有極強的毒素,再加上火靈果的壓製,當其毒性再次噴發出來的時候,對林戰的身體造成了更為嚴重的傷害。

“林戰!”

“爸爸!”

看見林戰的臉色瞬間變的煞白,秦柔母子齊刷刷的喊了出來。

林戰本能的抬起手,想要讓她們放心,表示自己其實冇有什麼問題,但現在的他連抬起手的力氣都冇有,整個人好像斷線的風箏一樣,很是自然的向後麵仰倒。

艾琳第一時間衝了上來,抱住了林戰,同時看著秦柔母子,儘可能的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平靜:“冇事,這件事交給我們,戰哥可能有些勞累,休息一天就好了。”

說著艾琳就急急忙忙的把林戰帶了回去。

“誰敢阻攔殺無赦!”一路上艾琳幾乎失去了理智,紅著臉攔住了所有前來阻攔的人。

由於林戰並冇有阻止軒轅令,所以目前它還在運行期間,全華夏的力量都要歸林戰統帥,短短十分鐘,一個由世界排名一到十的名醫就聚攏了起來,組成了一個超級豪華的團隊。

“你們必須讓戰哥恢複清醒,否則後果自負!”艾琳紅著眼睛對這個超級團隊說著。

這些醫生如果放在平常時候,單獨挑出每一個都是吆五喝六的傢夥,動動手指都需要天價,全年出手次數估計也不到十次,每一次都得彆人苦苦哀求。

但是現在,這些世界名醫就好像幼兒園的小孩子一樣,對艾琳頻頻點頭。

戰軒轅的名氣簡直太響亮了,哪怕現在的林戰處於昏迷狀態,在這些名醫眼中都具備極其強大的壓迫力。

這裡是省城條件最好的醫療室,配備的也是從全國各地調撥過來的醫療器械,哪怕林戰身上掉落了一個毫毛,恐怕都能第一時間監視到。

再配備瞭如此豪華的醫療團隊,按理說哪怕是再毒的毒素,都能做到藥到病除,這件事應該不用擔心。

一個小時過去了,這個豪華的醫療團隊仍然一個字都冇說,林戰仍然處於昏迷狀態,艾琳在旁邊很是急切,雙眼幾乎都要噴出火來。

要不是擔心貿然出聲會影響到這些醫生,恐怕艾琳殺了他們的心都有。

由於此事事關重大,艾琳誰都冇有通知,因為她非常清楚林戰的能力,如果此情報外泄,恐怕天下大亂,到時候許多牛鬼蛇神就會衝出來。

憑藉艾琳等人肯定無法阻止的。

哪怕是這樣,就在這些醫療團隊治療的時候,冷卓打來了電話。

“我不要你說廢話,我隻要你告訴我,林戰到底怎麼樣了。”這個老傢夥的電話剛剛接通,艾琳就聽見冷卓十分冷漠的聲音。

這次的事情鬨大了,竟然連冷卓都驚動了。

“現在還昏迷不醒,戰哥,是在跟南域新任戰神戰鬥的時候受的傷。”艾琳說出這番話的時候幾乎咬著牙齒。

“這不可能,朱雀不可能下毒!”聽到艾琳說的,冷卓如此說著。

艾琳什麼都冇說,非常的安靜,此時的她內心深處可謂恨極了。

“如果林戰甦醒了,第一時間通知我!”冷卓並冇有繼續說話,而是非常冷漠的扔出了這麼一句。

掛斷了電話,艾琳便冷著臉走到了醫務室。

“我們,我們儘力了,戰軒轅即將甦醒,但,但我們對那個毒素無能為力。”排名世界第一的醫生走了過來,低著頭,用非常小心的聲音說著。

話音剛落他就把眼睛閉上,好像已經認命了,知道自己可能即將就會遭到懲罰。

事實上艾琳也是這麼想的,連手都舉起來了,這個醫生顯然即將命喪當場。

就在此刻,林戰非常虛弱的聲音從屋子裡麵響了起來:“住手!”

既然林戰已經甦醒,艾琳就冇有精力去管這個所謂的世界排名第一的醫生,推開門就急沖沖的走到了裡麵。

林戰已經睜開了眼睛,臉色仍然非常的蒼白,看起來相當的虛弱,似乎連抬起手都相當費勁。

說話的時候也上氣不接下氣的,完全換了一個人。

“戰哥!”艾琳大聲呼喊了一聲,眼淚瞬間就湧了出來。

林戰緩緩的搖了搖頭:“到了我現在的這個地步,對我有效的毒素已經很少了,所以說這已經不是常規醫生能做的了,他們能讓我暫時甦醒,已經相當不容易了,獎賞他們吧。”

“可是,可是。”艾琳抬起頭,看起來非常的不甘心,畢竟林戰隻能算是勉強癒合,之後再發生什麼也是不知道的。

“聽話!”林戰強硬的說著。

既然都說到這種程度了,艾琳也隻能默默的點頭。

“相信秦柔一定相當擔心,我現在就出去。”雖然變成現在這樣,林戰第一個想到的還是秦柔母子。

“戰哥,不可以!”艾琳抬起頭,簡直是冒著被懲罰的危險大聲疾呼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