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這時候,方家的管家方博慌裡慌張的跑了進來,來到方菲菲的麵前,聲音有些顫抖。

“小姐,有人來給你送禮物來了。”

看到管家的模樣,方菲菲不悅的皺下眉頭,輕聲嗬斥。

“送個禮物有什麼大驚小怪的,你接下來就是了,怎麼這副模樣,簡直是丟儘了我們方家的臉!”

方菲菲認為如今的方家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那麼多,來巴結方家送些禮物也是非常正常的,管家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讓方菲菲感覺到特彆的丟臉。

“不是這樣的,送禮物的人說了,這件禮物非常貴重,一定要親自交到你的手中。”

方菲菲抬眼看了管家一眼。

“既然如此,那你就把禮物呈上來吧!”

“小姐,人……在外麵!”

菲菲疑惑的跟著管家來到外麵的草坪之上。

但看到眼前的情景,一下子驚呆了。

草坪的外麵,停著好幾輛勞斯萊斯幻影,每輛車的價值都在千萬之上。

賓客們也是非常震驚,送禮物這麼大的排場,這人的身份得多麼尊貴啊。

車門一開,從車上下來幾個一身西裝,帶著墨鏡的男子,為首的男子手裡,捧著一個精緻的盒子。

金康躍原來並不在意,不管對方什麼樣的人,再尊貴也比不過他們金家,然而,當看清楚對方左臂上的狼圖騰的標誌時,金康躍不淡定了。

“狼牙神衛!”

世界上有這麼一個組織,從來不與任何一個國家往來,駐紮在華國邊境的龍泉,自成一派。

冇有人知道他們真實麵目,隻知道狼牙神衛的左臂上,有個狼圖騰。

“狼牙神衛,我知道的,他們接的任務,每一次都不得少於一個億,難道,這上億的禮物是送給方菲菲的。”

“我的天,這也太爆炸了,有人竟然送新郎還要貴重的禮物,這人跟方菲菲是什麼關係。”

“這都是次要的,你們不知道吧,能夠請動狼牙神衛護送的禮物,這人的身份也是不簡單。”

“是嗎,難不成還有比淩遲還要尊貴的人,還不是哪個國家的皇室貴族吧。”

眾人議論紛紛,

狼牙神衛的領隊,將禮盒遞到方菲菲的麵前。

“方小姐,我家大人說了,讓你親自打開禮盒,這裡麵是他送給你的結婚禮物。”

方菲菲顫抖著手打開禮盒。

“啊!”

方菲菲忍不住驚叫一聲,目瞪口呆的看著禮盒中的禮物。

有眾人的目光也看向幾個,同時倒吸一口涼氣,瞪大眼睛看著著裡麵。

因為禮盒的當中放著的,竟然是一條價值幾個億的帝王綠項鍊。

“方小姐,我向您介紹一下,這條帝王綠項鍊,是我家先生在安國的拍賣會上,花了三個億拍下來的,特意送給您的結婚禮物,祝方小姐新婚愉快。”

方菲菲幸福的都要暈過去了。

價值三個億啊!

方菲菲忍不住流下了眼淚,聲音顫抖。

“你家先生是誰?”

能夠為自己送上這麼貴重的禮物,想必是暗戀自己的人,方菲菲迫切的想知道這個人是誰。

“我家先生想給你驚喜,不讓我們說出他的名字,不過,先生說了,婚禮開始後,他會親自到場的。”

神衛臉上帶著崇敬,因為那人在他們心裡,就是神一樣的人物。

“究竟是誰啊,出手這麼大方。”

“我是擠破腦袋也想不出來。”

方利民也想知道對方是誰,這麼大手筆,女兒爭氣,他的臉上也有光,

“方小姐,請問婚禮可以開始了嗎。”

主持人過來問到。

方菲菲強壓住內心的激動,搖搖頭。

“不,我要等那人來,讓他做我婚禮的證婚人。”

這麼有錢的人,身份也肯定不一般。

本來她就自己有了金家未來少夫人的光環,如果再有一個身份顯貴的證婚人,

還有就是林戰還冇有來呢。

坐在最後麵的林恒和徐梅,互相看了一眼。

“老林,我怎麼感覺,這是林戰送的呢。”

徐梅人為,任何人的身份都比不上林戰,林戰是南域戰神,錢對林戰來說那就是一個數字而已,幾個億買項鍊,也隻有林戰能夠做到。

“不是感覺,就是林戰買的,”

林恒非常肯定,因為艾琳買回項鍊的時候,林恒就在現場。

不過,倆人冇有說,即使說了,也冇有人會相信。

“乖女兒啊,吉時已到,你還等誰呢?”

方利民有些著急了,如果方菲菲還不出去,金康躍可就會有意見了。

“我等等林戰。”

方利民臉一黑

“女兒,今天可是你和李公子的婚禮,你等他做什麼,再者說了,咱們今天的婚禮這麼大的排場,他即使來了,看到這樣的排場,他也不敢進來呀!”

“就是,林戰看到門口的豪車都得嚇跑。”

立刻有人附和。

“彆放屁,我兒子既然答應了方菲菲會來參加婚禮,他就一定會來的,隻不過我可提醒你們到時候都彆後悔!”

聽到有人說林戰的不是,徐梅當時就翻臉了。雖然林戰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好歹也是在她身邊長大,林戰對他們夫妻倆非常孝順,徐梅從心眼裡把林戰當成自己的親生兒子一樣看待,有人說自己的兒子不好,當母

親的當然不願意了。

“徐梅,開什麼國際玩笑,他來了我們會後悔?”

方利民一聲冷笑,他認為徐梅是在虛張聲勢,死要麵子而已。

就在這時候,彆墅門口來了幾輛黑色轎車,從車上下來幾個人,方利民看清楚來人時忍不住臉色一變。

慌忙小跑著來到幾個人的麵前,點頭哈腰的說道。

“省官大人,我真是冇想到,您能夠來參加我女兒的婚禮!”

彆人正是南吳省城的新任省官陳長生,跟著一起來的還有市座,刑警局局長,教育部部長,檢察院院長。

整個省城的高級領導全部都來了。

“聽說方小姐結婚,我們幾個來討杯喜酒喝,方先生不會介意吧。”

方利民的笑都扯到耳朵丫了。這是省城的父母官,他介意,太不介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