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迦南雙腳狠狠的一跺地,借力發力,一下子飛起來一丈多高,以雷霆萬鈞之力,對著艾琳的腦袋,狠狠的踢了過去。

在場的人,都感到一股勁風吹過,狂風大作,睜不開眼睛。

“哈哈,迦南必勝,那個女的必死無疑!”

金誌龍看到眼前的事情,忍不住興奮的叫了起來。

哢嚓!

耳鳴中一聲翠響。

“啊呃!”

一聲慘叫響徹當空

不對啊,這不是女人的聲音。

聽到慘叫,方菲菲首先感到不對勁,聲音根本就不是艾琳,難道……

壞了!

方菲菲臉色一變,看向聲音來源。

“迦……南……”

迦南的雙腿彎曲,直挺挺的跪在艾琳的麵前,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嘭!

艾琳抬腿就是一腳。

“啊……”

伴隨著一聲慘叫,迦南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飛了出去。

咚的一聲摔在地上,地麵上塵煙滾滾。

噗噗!

倒在地上的迦南,口裡不停的吐著鮮血,整個人身體抽搐成一團。

“這……這……”

所有人都驚住了。

方菲菲不可思議的瞪著眼睛,不相信自己看到的是真的。

迦南是潮國最頂尖的跆拳道高手,他參加的國際跆拳道比賽,至今都無人超越他的記錄。

艾琳再強,也不過是女子,迦南眾然不是對手,充其量打個平手,可是,卻在艾琳的一招之下,直接乾廢了!

什麼時候開始,女人也這麼強了。

“親愛的,你告訴我,被打趴下的是那個女人,不是迦南對不對?”

方菲菲拉著金誌龍費胳膊搖晃著,這節骨眼,她寧願自己眼睛不好使看錯了。

呼嚕!

金誌龍艱難的嚥了一下口水,此時此刻的他,腦袋瓜子嗡嗡的。

“老……老婆,迦南……廢了!”

金誌龍說的有氣無力。

……

方菲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艾琳打完迦南,也不管他的死活,拉開車門,林戰一腳油門,倆人是揚長而去。

迦南倒在地上一動不動,生死不知。

“快……快送醫院啊。”

最後反應過來的金誌龍大喝一聲,立刻有人跑過來,七手八腳的把迦南抬上車,一路狂奔去醫院。

在省城的金康躍,第一時間得到了訊息,他都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迦南被一個女人打進了醫院,到現在還冇脫離危險。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金康躍有些不相信,一個電話打給了金誌龍。

“爸,林戰的手下艾琳,把迦南打的吐血,至今昏迷不醒,聽說即使是醒過來也是廢人一個了!”

吧嗒!

金康樂聽了金誌龍的報告之後,手一抖手機直接落在地上。

金誌龍便把林戰在談判上說的話,一句不落的告訴給了金康躍。

“豈有此理!”

淩遲氣得一拍桌子,這個林戰也太狂妄了,仗著自己有功夫在身,居然出口出狂言,要把韓星集團趕出華夏。

“大師,息怒啊!”

看到淩遲這麼生氣,金康躍趕緊開口安撫。

他也氣惱林戰的狂妄自大,現如今迦南都已經廢了,看來也隻有淩遲親自出馬,要不然,韓星集團以後不會安生。

“大師,你是宗師,主人對您都另眼相看,林戰的事情,恐怕隻有您親自出馬,韓星集團能不能立威華夏,就看您的了!”

金康躍對淩遲一躬到底,態度誠懇。

幾句話,淩遲感覺非常受用,他點點頭。

“我來,就是給你解決問題的,你去安排,我隨時可以出手。”

淩遲眼睛露出凶狠的光芒,兩個徒弟被打,迦南也算是自己的門生,如今也落得個廢人,此仇不報非君子。

得到淩遲的同意,金康躍心裡雀躍不已,淩遲出山林戰是必死無疑。

還想把韓星集團趕出華夏,做他的春秋大夢去吧。

“大師,一週之後,就是犬子的婚禮,到時候,我想請整個省城有頭有臉的人都來參加,您先忍忍等到婚禮過後,我會給您安排時間,你再教訓林戰也不遲。”

金康躍有心提拔金誌龍,作為下一任金家家主,雖然方菲菲冇有家庭背景,然而,方菲菲的經營頭腦,讓金康躍特彆滿意。

有方菲菲扶持金誌龍,將來韓星集團完全可以再上一層樓。

淩遲覺得有道理,林戰就在南吳,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大師,犬子結婚,我想請您參加,希望您能給我這個麵子。”

金康躍雖然是潮國頂一頂二的家族,又是潮國經濟的中流支柱,然而,隻有他心裡清楚,外人看到的輝煌金家,不過是提他人做嫁妝罷了。

金家的身份,終究不過是白手套

“完全可以。”

淩遲冇有猶豫的答應下來,金誌龍的婚禮在南吳舉行,婚禮一結束,他就直接挑戰林戰,一雪前恥。

淩遲答應,金康躍受寵若驚,把好訊息告訴金誌龍,金誌龍又告訴給了方菲菲。

“親愛的,我不是在做夢吧,潮國的頂級的宗師聖手,也來參加咱們的婚禮?”

方菲菲激動壞了,因為林戰引起的所有不愉快頓時一掃而光。

“你不是在做夢,都是真的,我爸說了,林戰的話不用放在心上,讓我們全心全意的準備婚禮。”

金誌龍寵溺的颳了刮方菲菲的鼻子,他是真心喜歡方菲菲,經過三年的戀愛長跑他們終於結婚了

“就知道你最好了。”

方菲菲感動的抱著金誌龍,她對金誌龍,冇有投入太多的感情,隻不過到了結婚的年齡,金誌龍正好出現。

為了彰顯金家對方菲菲的重視方菲菲和金誌龍的婚禮,金康躍以韓星集團的名義,邀請省城以及南吳的新聞媒體參加,同時,淩遲參加婚禮的訊息也散發出去。

省城,方菲菲的家裡。

“哈哈,菲菲,真是太好了,你嫁入豪門,給我們方家爭光了。”

方菲菲的父親方利民,高興的合不攏嘴,女兒正氣,餘生,他就擎等著享清福了

要是當年女兒嫁給林戰,可能現在還在為碎銀幾兩,早出晚歸的忙碌著。

有福之人不用忙,無福之人跑斷腸。

這還要感謝林家的小子。當初的對我們愛理不理,現如今的我們,給我們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