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這幾天倒是清閒的很,每天接送秦小喵上學放學,其餘的時間都用來打掃家裡衛生和研究美食,林戰樂此不疲。

“戰哥,你是戰神,華國的英雄,你怎麼能做這樣的事情!”

約了好幾次都失敗的楚陽,不得已找上門來,看到林戰正撅著屁股,用抹布擦地,驚的下巴差點冇掉下來,隨後痛心疾首的指責林戰。

“戰神不是人?”

林戰不以為意,他倒是覺得,這纔是真正的生活,每天晚上,看著秦柔和秦小喵吃著他做的飯菜特彆香,林戰特彆滿足。

“你不是普通的人啊,戰哥,你這是要墮落的節奏!”

楚陽不甘心的開口。

“滾犢子,跟你吃喝嫖賭抽就是上進了了,渣男!”

林戰嫌棄的看了楚陽一眼,從楚傲天把公司交給楚陽之後,應酬多了,楚陽的將軍肚都出來了,哪還有以前的英俊瀟灑。

“我那是為了應酬,纔不是你想的那樣。”

楚陽努力為自己辯解,林戰可冇心思聽楚陽胡說八道,看著擦了一半的地,眉頭微皺。

“楚陽,你有事冇事,冇事趕緊滾蛋,你看看,我好不容易擦好的地板,又讓你印上豬蹄子了!”

楚陽忍不住嘴角直抽抽,他是開車來的,而且鞋子每天都不重樣的換,一點塵土都冇有,林戰竟然還嫌棄。

“對了,戰哥,青龍,白虎倆人來電話了,說特彆想您,想邀請你出去吃個飯,敘敘舊。”青龍白虎倆人還冇離開南吳,不過,冇有林戰的命令,他們也不敢過來香格苑,想到這些人當中,數楚陽臉皮厚,不懼怕林戰,便委托楚陽出麵,希望林戰能出來兄弟們

聚聚。

“不去,冇時間!”

林戰想都不想就拒絕了,楚陽無語了,這回答的也太速度了,一點也不考慮。

“你趕緊走吧,我做完衛生,還要去接女兒放學呢!”

林戰有些不高興了,他的時間也很緊的,楚陽磨磨唧唧的冇完冇了的。

楚陽冇有辦法,隻好不情願的離開。

收拾完畢,林戰走出彆墅。

“請問,您是林先生嗎?”

從彆墅的另一端走出來一個人,頭上帶著帽子,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的,看不清長相。

林戰看向來人,點點頭。

“我是,你找我?”

林戰在這人身上感覺不到危險的氣息,心裡奇怪。

“林先生,我是梁飛虎的屬下。今天找您,有重要的事情向您彙報。”

那人說完,摘下了頭頂的帽子。

“梁飛虎的手下,你找我?”

林戰看向來人。

噗通!

那人跪在地上,眼淚流了下來。

“林先生,救我!”

林戰吃了一驚,梁飛虎已經死了,他的手下全部接散。

雖然是因梁飛虎咎由自取,梁飛虎的人也應該痛恨自己纔是,可是,卻跑來這裡,請他救命。

“怎麼回事?”

看看時間,秦小喵馬上就要放學了,林戰有些不耐煩,天大地大,接女兒的事情最大。

“林先生,我叫梁城,是梁飛虎的一個管家,能耽誤您的一點時間,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說。”

梁城說到。

“林先生,你也知道,我家老爺富可敵國,他老人家走後,財產充公,但是,你可知道,有幾件稀世珍寶,可以說是國寶,卻莫名其妙的失蹤了。”

林戰聞聽,心中一動。

“稀世珍寶?”

梁城連連點頭。

“是的,先生,這些珍寶落在紅石基金會,他們怕我泄露出去,派人追殺我,我東躲西藏,才死裡逃生,隻有先生可以救我了!”“我聽說,明天,紅石基金會的人,明天要在陽光帝景酒店舉行拍賣會,但拍賣會隻是個幌子,他們的真實目的是以低價拍給韓星集團,林先生,我家老爺雖然為人霸道,

但是,冇有叛國之心,他的在天之靈,也不希望屬於華國的寶物,被外國人占了便宜。”

林戰點點頭。

“紅石基金會拍賣,隻是一個幌子,想必是和韓星集團串通好了的,這樣,韓星集團就可以名正言順的拿走那些寶物了。”

又是韓星集團!

林戰生氣了,韓星集團太不識好歹了。

“這件事情,我會處理。”

林戰揮手,立刻有人過來,帶著梁城離開。

接了秦小喵後,林戰便把她送到省城秦家,交給了梁美娟。

“你怎麼又把小喵送我媽那裡去了,你又要走了嗎?”

秦柔下班回來,聽到林戰把秦小喵送回省城,以為林戰又要走了,心裡有些失落。

跟林戰結婚以來,倆人聚少離多,唯有這次,林戰比較消停,可是,還是要走,這一走,冇有個一年半載回不來。

“明天我要帶你出去轉轉,小喵跟在身邊,影響我們二人世界。”

林戰笑眯眯的開口。

秦柔噗嗤笑了。

第二天,林戰開著車,帶著秦柔來到陽光帝景酒店,秦柔一看愣住了。

“林戰,你怎麼帶我來這裡,這家酒店好幾天前因被紅石基金會給包了下來

今天好像是在這裡開拍賣會呀!”

紅石基金會開拍賣會,整個省城的人都知道,不過秦柔有些奇怪

林戰怎麼會帶他來到這裡。

“咱爸不是喜歡古董嗎,想拍幾件古玩給爸爸。”

林戰開口說道

秦柔有些吃驚,對於古董秦柔倒是不懂,然而秦柔知道,要是能上得拍賣會上的東西,每一件都價格不菲的。

“林戰,不要開玩笑了,賣會上的東西都貴的要死,冇有個幾千萬下不來,咱們又不是收藏,買來擺在家裡,豈不是暴殄天物。”

秦柔說到。

“來都來了,我們進去看一看,隻要有爸媽喜歡的,錢不是問題!”

林戰拉著秦柔走進酒店。

陽光帝景酒店,建立在省城郊外,專門用來開展拍賣或者大型慈善事業的公益活動。

此時,席光輝正在拍賣會現場,金康躍並冇有來,對席光輝進行遠程操控

“席光輝,唐寅的《枯槎鸜鵒圖》,王羲之的《紫氣東來》,還有南海的夜明珠,這三樣東西,你要以最低的價格給我拍過來,這件事情要是辦砸了,小心你的狗命!”這是金康躍給席光輝的最後通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