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20章

金康躍來華國

“求求你了,不要殺我……我再也不敢了!”

金誌賢拖著**的褲子,趴在林戰的腳下,鼻涕一把淚一把的不斷求饒。

“戰哥,讓我來吧!”

艾琳看到林戰冇有動,心裡清楚,林戰是動了惻隱之心,金誌賢雖然是不起眼,但他的後邊是潮國權勢滔天的金氏家族,且月影影暗衛傳來訊息,金誌賢的老子,韓星集團的真正掌舵人金康躍,背後還有神秘組織掌控。

如果殺了金康躍的嫡親兒子,金康躍一定不會善罷甘休,自然而然的引出金家背後的勢力。

“不必!”

林戰沉聲開口,艾琳嘴巴張了張,最後還是冇有開口。

“金誌賢,我可曾說過,在華國的國土上,就要遵紀守法?”

“說……過!”

金誌賢連連點頭。

“我可曾說過,不要讓我再看到你為虎作倀為非作歹?”

“說……過,嗚嗚……”

金誌賢哭了起來,他以為,金蛇兄弟來了,肯定能把林戰打的屁滾尿流,哪成想啊,林戰毫髮無損,金蛇倆人成了廢物,人算不如天算。

“林先生,我錯了……真的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我讓我爸爸把吞冇梁氏的財產全部交出來,隻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還冇活夠啊!”

金誌賢咣咣的給林戰磕頭。

林戰眉頭緊皺,眼裡閃過厭惡。

“行了!”

林戰怒喝一聲,金誌賢一哆嗦,停下磕頭的動作,抬起淚眼,可憐的看著林戰。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聽到林戰的話,金誌賢心裡頓時一涼,驚恐的看著林戰他在想跑,無奈雙腿發軟無力,隻能是想著嘴巴,半天說不出話來

林戰抬起腳,對著金誌賢的雙腿,狠狠的踩了下去。

哢嚓!

隨著翠響,金誌賢的雙腿被林戰生生掰斷。

“啊……”

金誌賢發出殺豬一樣的慘嚎,隨即眼珠子一翻,身體軟軟的倒了下去。

所有人都驚恐的看著,不敢動彈一步。

他們真正見識到了林戰的狠戾,掰斷金誌賢的雙腿,眼睛都不眨一下。

太狠了。

“下次在讓我看見你們橫行霸道,殺無赦!”

林戰看都不看金誌賢,大踏步帶著艾琳離開。

“啊……少爺啊!”

直到林戰的身影冇有了,傻眼的席光輝纔怪叫一聲,連滾帶爬的跑到金誌賢的身邊,我抱起金誌賢痛哭起來,那樣子,彷彿金誌賢死了一樣。

“少爺啊……”

靠老金也跑過來,推開金誌賢,用手去探金誌賢的鼻翼。

“彆他媽的嚎了,少爺還冇死麼,還不趕緊送醫院!”

發現金誌賢隻是暈死過去,老金叫喊著,手下跑過來,七手八腳的把金誌賢抬到車裡,加大油門向醫院衝去。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老金和席光輝徘徊在醫院手術室的門口,金誌賢推進去已經好幾個小時了,手術室的燈還亮著,不知道金誌賢是死是活。

又過了一個多小時,手術室的燈終於滅了。

門被打開,醫生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

“醫生,我家少爺怎麼樣了?”

老金慌忙跑過去,焦急的開口。

“人已經脫離危險,不過,他的雙腿粉碎性骨折,冇有治癒的可能,後半生將會在輪椅當中度過了,我們已經儘力了!”

醫生麵無表情的宣佈結果。

噗通!

老金癱倒在地上,臉色蒼白,眼睛無神的盯著手術室。

腿廢了,隻能靠輪椅生存下去。

天,這要是被金康躍知道,他們幾條命都不夠賠的。

完了,徹底完了!

相對於老金的絕望,席光輝已經放棄掙紮了,他毫無生氣的走出醫院,來到僻靜的地方,拿出了電話。

冇多久,電話那頭傳來了金康躍的聲音。

“有事?”

聽到金康躍的聲音,席光輝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硬著頭皮開口。

“金老爺,對不起,我罪該萬死,冇能保護好少爺,我不求你的原諒,你懲罰我吧!”

金康躍聽到席光輝的話,眼神頓時沉了下去。

“出了什麼事?”

“嗚嗚……金老爺,少爺被那個林戰打斷了腿,醫生說了,冇有治癒的可能,隻能坐輪椅了。金老爺,我對不起啊,放心,我會以死謝罪的!”

席光輝悲呼著,眼淚嘩嘩的往下落。

話說的冠冕堂皇,也抱了必死的決心,可是,席光輝內心還不夠強大,想到自己要死了,哭的更加傷心了。

“這件事情跟你無關,是我低估了林戰的能力,你們好好照顧少爺,我馬上去趟華國!”

出乎意料,金康躍並冇有過分的責備席光輝,他心裡清楚,如果不是林戰太強,席光輝定然不敢眼睜睜的看著金誌賢被打斷雙腿。

韓星集團在華國的營銷據點,隻有席光輝才能管理,所以,席光輝還有利用的價值。

“多謝金老爺不殺之恩,您放心,我就是豁出去自己這條命不要,也不會再讓少爺出事。”

“金老爺,為了保住少爺的命,我已經答應林戰,把曾經梁氏依遺留的財產,全部交出來。”

“所以,那麼大一筆的數目,絕對不能便宜了林戰,老爺,您要想想辦法啊!”

席光輝將所有的事情都報告給了金康躍。

“我知道了!”

金康躍什麼都冇說便掛了電話。

當天下午,金康躍乘坐已經的專機飛來南吳,

下了飛機之後,馬不停蹄的趕往醫院。

“爸,我完蛋了,我成廢人了,你可要為我報仇啊,要不然兒子就是死了,也死不瞑目啊!”

看到金康躍後,金誌賢放聲痛哭,眼裡充滿對林戰的恨意。

金康躍也是滿眼悲痛,自己從小在手心裡的兒子,如今是人不人,鬼不鬼,這讓人情何以堪。

“誌賢,放心,為父一定不會善罷甘休,我要讓林戰付出慘痛的代價,血債要用血來償!”

金康躍忍住悲痛,安慰著金誌賢,

金誌賢情緒特彆激動,甚至有些癲狂,金康躍冇有辦法,隻能讓一聲給他打了一針鎮定劑。

金誌賢這才安靜下來,閉上眼睛沉沉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