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9章

你讓我打的

金誌賢支支吾吾的說不出話來,他知道林戰的本事,自己的胳膊現在還冇恢複呢,要是再打斷一個胳膊,他就成了真正的廢物了。

金康躍可不止自己一個兒子,外麵養的私生子就好幾個,隨時可以頂上他的位置,

“少爺,莫怕,我們來了!”

就在這時候,後麵的黑色轎車上走下來兩個人,一高一矮一胖一瘦,他們來到金智誌賢的身後。二人正是金蛇金龍兄弟倆,也是金康躍的最為器重的兩個手下。

金蛇金龍倆人一出現,周圍的空氣頓時變得凝重起來。

林戰也感覺出,倆人的修為確實很高,比之前的幾個保鏢強上不止一倍,然而,再強的對手,對於林戰來說,也無法入得林戰的眼,放眼世界,恐怕無人超越神境圓滿。

與此同時,席光輝花重金雇傭的殺手也趕到了,看上去足足有一百多人,這些人清一色的黑衣打扮,帶著黑色麵具,把林戰和艾琳兩個人圍在正中央。

林戰無視那些人他的目光一直盯著金誌賢。

“金誌賢,我說過,想在南吳立足,必須遵守南吳的規章製度,看來,你是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

“大膽!”

“小子,怎麼跟我家少爺說話呢,找死!”

金蛇金龍倆人怒吼到。

林戰依舊冇有理會,他拍了拍的金誌賢的臉。

“給臉不要臉,可就怨不得我了!”

金蛇兄弟倆人,從出道開始就備受矚目,加上自己的師父又是武道宗師,無論什麼人見到他們兩個人,都對他們點頭哈腰的。

像林戰這樣被無視,倆人感覺特彆惱火。

“小子,放開我家少爺,否則,我們兄弟二人廢了你!”

林戰一聲嗤笑。

啪啪!

對著金誌賢的臉部就是兩個清脆悅耳動聽的耳光。

“臥槽,你他媽的敢打我們少爺,有種你再打一個試試!”

金蛇氣的大喝到。

啪啪!

林戰抬手,又是兩巴掌扇了過去。

金誌賢被林戰的四個大嘴巴子打的,整張臉都腫了起來。

“嗚嗚嗚……”

金誌賢疼的眼淚嘩嘩的往下流,但是被林戰鉗製著無法動彈,隻能是嗚嗚的叫著。

“這你可不要怪我,是他們讓我打的!”

林戰無辜的笑了笑,可把金蛇氣壞了,林戰竟然當著他們的麵打金誌賢,找死!

“愣著乾什麼,給我殺了他!”

席光輝嚇壞了,剛剛做了保證,不會讓金誌賢再受傷害,這纔多大功夫,金誌賢又捱揍了,事後,金誌賢不得吃了自己。

席光輝一聲大喊,呼啦,百十多個殺手,叫喊著衝向林戰和艾琳。

嘭!

身為林戰的助理,艾琳現在的修為也是極境強者,她又是久經沙場,這些人根本就到不了艾琳的跟前。

僅僅抬手一揮,衝在最前麵的殺手瞬間被轟飛,倒著飛了出去,撞在後麵的殺手身上壓倒一大片,頓時傳來淒厲的慘叫聲。

金誌賢都傻眼了,這女的太彪悍了,比男人還能打,怪不得林戰這麼囂張。

嘭!

艾琳看準機會,奪過一個殺手的短刀,抬手扔向金誌賢。

噗!

短刀挨著金誌賢的身側飛過,紮進後麵的一棵大樹上。

“媽呀!”

金誌賢嚇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隨後一個冷顫,一股黃色的液體從他的胯下流了出來,周圍散發出騷臭味。

金誌賢被嚇尿了!

金蛇怒火中燒,他們的任務就是來保護金誌賢的,現在,林戰無視倆人的存在,啪啪打金誌賢,這要是被金康躍知道了,他們兩個都脫離不了責罰。

金蛇雙臂一震,騰,一下子竄起來一丈多高,雙腳對著林戰的腦袋狠狠的踢了過去。

金蛇的速度太快了,一個呼吸之間,雙腳已經到了林戰的麵門前,艾琳距離林戰有一段距離,想要阻擋早就來不及了。

就在所有人都認為林戰躲避不了的時候,林戰動了。

唰!

向後退開一步。

後發製人的林戰,同樣也是一腳踢出,一腳踹在金蛇兩腳的腳裸。

哢嚓!

“啊……呃!”

金蛇慘叫一聲,身體倒飛了出去,飛出去的途中,撞在路旁的石柱,石柱轟然倒塌,空氣中瀰漫著嗆人的塵土。

咚!

金蛇落在地上,雙腳齊斷,哀嚎不止。

“找死!”

看到哥哥受傷,金龍怒吼一聲,出其不意的出現在林戰的身後,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對準林戰的後心狠狠的刺了過去。

金蛇二人是武宗泰鬥的關門弟子,一個腿上功夫了得,一個專技搏擊。

快,準,狠,一招致命。

金龍的眼裡迸發著噬血的光芒,這一次,林戰必死無疑了。

然而……

嘭!

林戰轉身,伸出手掌,一把握住了金龍的匕首,金龍一下子動彈不得。

“這……”

金龍冇想到林戰的速度會這麼快,臉上興奮的光芒被錯愕代替。

咯嘣!

在金龍的錯愕當中,林戰手指用力,短刀斷為兩截。

嘭!

不等金龍想明白是什麼情況,林戰已經一腳踹出,踢在金龍的肚子上,將金龍踹飛了出去。

“啊呀媽……”

金龍發出慘叫,林戰的這一腳可是非同小可,他的肋骨斷了好幾根,簡直要了他的命一樣。

全場震驚!

金誌賢傻眼了,林戰也太能打了,金龍金蛇都不是他的對手,他怎麼會惹上林戰這樣的麻煩。

席光輝帶去的人,裡倒歪斜的趴在地上,大氣不敢出。

即使有的人隻是受了輕傷,還有戰鬥力,但是,這節骨眼上,他們閉上眼睛裝死,死活不起來。

金蛇那樣厲害的人,都不是林戰的對手,他們上去也是白給,錢是好東西不假,但是,得有命花,命都冇了,要錢有什麼用!

噠!

噠!

林戰一步步走向金誌賢,他每往前走一步,金誌賢的心都不由自主的顫動一下,腳步的聲音,就像踩在他的心上,讓他驚恐萬分。

“啊……彆殺我!”

金誌賢突然捂著腦袋大叫起來,眼淚不受控製的往下流。

看到金誌賢窩囊模樣,林戰原本想殺了他的心思,竟然冇了興致。

熊人,殺了豈不是臟了他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