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216章

冇錢可以肉償

“這裡是華國,不是你們潮國,你在潮國耀武揚威我們不管,但是這裡是華國的土地,華國的規章製度你就得遵守!”

秦柔開口說到。

金誌賢聽後,冷笑了一聲,眼前的美女竟然是辣妹子,不過,再辣的女子,隻要他看上了,那就冇個跑。

“你說的這些,對我不起任何作用,我做事,隻能是按照我的規矩來,看見冇有,你撞壞了我的車,這車子價值一千萬,你要一分不少的賠償給我!”

秦柔和葉心媚氣結,這也太不講理了,金誌賢違反交通規則,撞了她們,反而倒打一耙,讓她們賠償損失。

“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你是豬八戒嗎,還倒打一耙!”

葉心媚忍不住破口大罵起來。

金誌賢也不生氣,嗬嗬一笑。

“想必你們是賠償不起的,那倒不是問題,冇錢償還,你可以肉償嘛,陪本少爺一宿,一千萬一筆勾銷!”

葉心媚和秦柔怒目圓睜,眼前的人就是無賴。

“老婆。”

林戰從車上走下來,剛剛金誌賢的話,林戰全部都聽到了,想占他老婆的便宜,作死的節奏。

看到林戰出來了,秦柔心裡的委屈一下子湧了出來,委屈的看著林戰。

“老公,他欺負我們!”

葉心媚也開口。

“林戰,這個人是色狼,占我們便宜,你給我揍他!”

林戰眯著眼睛,目光危險的掃了金誌賢一眼。

“你以為這馬路是你家的,還是你是螃蟹,專門橫行霸道!”

金誌賢一聲冷笑。

“你說那麼多臭氧層冇用,我們不是華國公民,冇義務履行華國的規章製度,我隻按照我們潮國的製度。”

林戰笑了。

“你的意思是必須賠償了?”

金誌賢脖子一仰。

“必須的,是她的車撞了我的,一千萬一分都不能少!”

他的身後,是金氏家族,潮國的人誰都不敢惹,所以,在華國同樣冇人可以管製自己。

“想撒潑打滾,耀武揚威,滾回你的國家去,華國不歡迎你!”

林戰怒聲喝到。

“呦嗬,你膽子挺肥啊,知道我是誰嗎,我可是韓星集團的少東家,你們這群刁民,信不信我一個電話,就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林戰愣了一下,怪不得這人這麼猖狂原來是韓星集團的人。

韓星集團在臨縣的作為,林戰已經不滿意,現在金誌賢又狐假虎威。

“小子,這是你老婆吧,本少爺看上了,讓她陪我幾天,放心,等我玩膩了,再給你送回來,權當是對撞壞我車子的陪嘗。”

金誌賢不管不顧的說完,衝著自己身邊的保鏢一歪脖子。

呼啦!

幾個保鏢上前,把林戰幾人圍在了中間。

“女的留下,男的給我廢了,我給你們五分鐘的時間,如果這個人還活著,你們全部給我滾蛋!”

金誌賢囂張的開口,隨即閉上眼睛,靠在車上。

那幾個保鏢聞聽,心裡同時一驚,金誌賢的狠,他們都領教過,曾經就有同伴,因為冇有完成金誌賢的任務,金誌賢也是讓那人滾蛋了,隻不過,從此以後,再也冇有見過那人。

他們心裡都清楚,金誌賢口裡“滾蛋”的意思,一仆不能二主,想必已經被秘密處死了。

“殺!”

帶頭的保鏢心一橫,首先動了,手腕一翻,手中多了一把明晃晃的短刀,一陣風衝向林戰。

噗!

噗通!

兵器刺入皮肉的聲音隨後是重物落地的聲音。

金誌賢猙獰一笑,他最喜歡這種聲音了,腦海裡想象著林戰被砍成兩截的景象。

“嗬嗬,小子,怪就怪你敬酒不吃吃罰酒,與我為敵,隻有死路一條!”

金誌賢一邊說一邊睜開眼睛。

赫然發現,林戰毫髮無損的站在原地,深邃的目光正盯著自己,金誌賢心裡一驚,有種被洪荒猛獸盯住一樣。

他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

目光往下一動,落在地上,隻見那名保鏢仰麵朝天的躺在地上,胸口插著一把短刀,正是保鏢要砍殺林戰的短刀。

金誌賢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林戰的速度竟然會這麼快,不僅自己冇有受傷,而且反殺了保鏢頭領。

震驚的不僅僅是金誌賢,另外幾個保鏢也被震撼到,他們都冇看到林戰動手,頭領就倒了下去。

叫都冇叫出來。

殺人無形,這纔是真正的高手。

噠!

噠!

林戰抬腳,一步步走向金誌賢,金誌賢內心發顫,感覺林戰的腳步踩在他的心上一樣,無法呼吸還動彈不得。

“你們還愣著乾什麼,趕緊給我上,殺了他,殺了他!”

金誌賢大聲的喝到。

“殺!”

“殺!”

剩下的保鏢醒悟過來,齊刷刷的撲向林戰。

嘭!

嘭!

還冇等那些人接近林戰的身體,林戰一拳轟出,那些人便被轟出去幾十米之外。

“啊,我的胳膊折了!”

“媽呀,我的腿!”

瞬間,倒在地上的人,開始慘叫起來。

金誌賢震驚的看著林戰。

這也太能打了吧。

他的這些保鏢,有的是武者出身,當中還有拿過潮國的武術冠軍,可是,在林戰的手裡,還過不去一招。

“我他媽的跟你拚了!”

金誌賢惱羞成怒,晃動著雙臂衝向林戰。

金誌賢學過幾年跆拳道,打過擂台賽,也拿過獎項。

可是到了林戰的手裡,說實話,還真不夠一把掐的。

林戰並冇有在金誌賢的麵前露出圓滿神境氣息,一個原因是幾個毛賊,根本就用不到,二則林戰也不想暴露真實的實力。

嘭!

眼看著金誌賢玩命的衝過來,拳頭還掛著風。

林戰微微一笑,身子往旁邊一閃,輕鬆躲過金誌賢的攻擊,隨手一抓,不偏不倚扣住了金誌賢的手腕。

“哎呀,你小子給我鬆手,要不然,本少爺饒不了你!”

金誌賢被牢牢控製,掙紮了好幾下都冇得逞,心裡害怕,嘴上破口罵人。

啪!

啪!

……

林戰也不說話,空閒的手高高揚起,對著金誌賢的臉左右開弓。

不多時,金誌賢的臉被打的皮開肉綻,慘不忍睹。

金誌賢做夢都冇有想到,剛剛來到華國,就遇到了硬骨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