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有人同情毛正男,這都是他咎由自取的結果。

因為林戰的幫助,東盟公司轉危為安,葉心媚對林戰特彆感謝,再見麵也就不再打嘴仗。

而且,也不怕路途遙遠,隔三差五的往南吳跑。

“林戰,秦柔,走啊,我們去逛街。”

今天,葉心媚又來了。

“乾媽,你是不是被方叔叔拋棄了?”

秦小喵窩在葉心媚的懷裡,手裡拿著葉心媚給的零食,嘴裡含糊的問到。

葉心媚愣了一下。

“小喵啊,這話是從何說起呢?”

葉心媚了一旁笑得一臉狡詐的林戰,問秦小喵。

“最近,你總來這找媽媽和爸爸,每次你一來,爸爸就咬牙切齒的說,該死的方海濤,那不是證明,方叔叔惹你生氣嘛。”

秦小喵特彆認真的說到。

噗嗤!

一旁的秦柔忍不住笑了,葉心媚惡狠狠的瞪了林戰一眼。

“小喵啊,那你告訴乾媽,你喜不喜歡乾媽來呢?”

林戰的意思葉心媚當然明白,她是耽誤林戰和秦柔的二人世界了,可是天地良心,自己就是想感謝林戰的幫助,犒勞一下林戰而已。

當然了,也正好和秦柔膩歪在一起。

後麵的話,葉心媚是不可能承認的。

“當然喜歡了,乾媽來了,不僅給我帶好吃的,還帶我玩,不像爸爸媽媽,把我扔給外婆,他們過二人世界!”

秦小喵卡巴著大眼睛說到。

“哈哈……”

葉心媚不厚道的大笑起來,秦柔臉都紅了。

“小喵,那是爸媽忙,所以才把你送到外婆家裡,太爺爺和小姨對你多好啊,你不要得了便宜還賣乖好不好。”

秦柔佯怒的說到。

“乾媽……”

秦小喵摟住了葉心媚的脖子不撒手。

葉心媚摟著秦小喵。

“小喵放心,乾媽保護你!”

那護犢子的樣子,彷彿葉心媚纔是秦小喵的親媽。

秦柔和林戰無奈的對望了一眼。

幾人坐上葉心媚的保時捷離開香格苑開往市區。剛到市中心,坐在後排的秦柔,就看到從旁邊衝過來一輛賓利車,車速特彆快,一點也不避讓行人,路過的人尖叫著四處躲避,有的人躲避不及時被撞倒在地,然而,賓

利車也冇有停下來的意思。

“我靠,這人有毛病啊,把車當飛機開呢?”

葉心媚也看到了,一邊踩刹車躲避,一邊開口罵到。

也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賓利車直直的向葉心媚的保時捷衝了過來。

“心媚,小心!”

秦柔嚇得驚叫起來,然而已經來不及了。

嘭!

兩輛車撞到了一起,發出巨大的聲響。

林戰關鍵時刻,用真源護住了三人,要不然肯定會受傷。

“我靠你奶奶的!”

震驚過後,葉心媚氣的哇哇大叫。

對方的賓利是經過特殊改造的,雖然碰撞在一起,然而一點損傷也冇有。

打開安全帶,葉心媚怒氣沖沖的下了車,來到賓利的車麵前,啪啪的拍著車前蓋。

“喂,你怎麼開的車,腳踩油箱裡了啊,給你倆翅膀你都能飛起來!”

砰!

車門一開,從車上走下來一個一身花裡胡哨的青年男子,頭髮染成了火紅色,嘴裡叼著菸捲,正是金誌賢。

賓利後麵還跟著幾輛黑色的奔馳,車門一開,好幾個黑衣人走下來,把葉心媚幾人圍在了中間。

“臭娘們。你他媽的怎麼開的車,看到我家少爺,不知道躲著點!”

為首的黑衣男子惡狠狠的說到。

呦嗬!

見過不講理的,冇見過這麼不講理的。

“你丫講不講理。明明是你們逆行撞了我的車,還倒打一耙,你們是豬八戒轉世嗎!”

葉心媚也來了脾氣,光天化日,還有人強詞奪理,她可不慣著。

這時候秦柔也下了車,站在葉心媚的旁邊。

林戰坐在車裡冇有動,他心裡清楚,撞葉心媚車子就是故意的,他要看看,這些人究竟要做什麼。

“先生,是你們逆行,你們可是全責!”

秦柔冷著臉說到。

“你他媽……”

黑衣男子怒了,張口就罵人。

“金龍!”

金誌賢在後麵開口說到。

“少爺……”

被叫做金龍的男子臉一白,慌忙禁聲,恭敬的躲開位置,金誌賢晃晃悠悠的來到前麵,先是看了看自己的車子。

然後才慢吞吞的看向秦柔和葉心媚。

金誌賢看到秦柔和葉心媚,不禁眼前一亮。

都說南吳出美女,果然是名不虛傳。

他的目光在秦柔和葉心媚的身上上下遊走,一點也不避諱。

秦柔臉上的寒意更深了。

“喂,你眼睛往哪裡看呢,再看我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葉心媚也生氣了,這人一看就是紈絝子弟,看見美女就走不動道,葉心媚厭惡的瞪了金誌賢一眼。

“抱歉啊,隻怪你們長得太美了,一不小心失態了。”

金誌賢收回目光,微笑的說到。

“剛剛是你開的車吧?”

葉心媚問到。

“美女不僅長得美,還有一顆玲瓏心,一下子就看出來,是的,是我開的車,有什麼問題嗎?”

聽了金誌賢的話,葉心媚氣的鼻子都歪了,有什麼問題,問題大了去了。“你腦子冇毛病吧,這是鬨區,你不僅是逆行,而且還開的這麼快,要不是我們躲避及時可就出了大事了,如果你是馬路殺手,麻煩你白天不要不來害人,你活膩味了,我

們還冇活夠呢!”

葉心媚牙尖嘴利,尖酸刻薄,這要是放在彆人,早就急眼了。

金誌賢一點也不生氣,衝著葉心媚微微一笑。

“不好意思,我不是華國人,不知道貴國的交通規則,在我的國家,我出門都是要清道的,從來冇有人阻攔我。”

“我家是跨過大公司,談的生意都是幾十億以上,你撞了我的車,耽誤我的時間,你得賠償我!”

噗!

葉心媚差點吐血。

“有駱駝不說馬,你吹牛都不打草稿吧,不管你家開多大的公司,即使你是皇親國戚到了華國,也要遵守華國的規定,還我賠償你,腦子進水了吧你!”

葉心媚的強勢,完全出乎金誌賢的意料之外,眼前漂亮的不像話的兩個美女,金誌賢的心裡湧起滿滿的佔有慾。他心裡決定,這兩個美人,他勢在必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