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光輝在聽到金誌賢要來華國時,臉都嚇白了,他可是知道,這個老闆的獨生子,是個十足的虐待狂和變態狂。

席光輝一刻也不敢耽擱,當天下午,帶著韓星集團的人等在高速路口。

不多時,數十輛車隊開來,為首的是一輛保時捷跑車。

車門一開,從車上下來一個滿頭金髮的青年男子,一身花色西裝,鼻子上帶著鼻釘,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

席光輝一路小跑的來到青年麵前,一躬到底。

“熱烈歡迎金少爺蒞臨臨縣!”

嘭!

金誌賢一把揪住席光輝的脖子,直接提溜起來。

席光輝吃痛,雙腳離地的撲騰著。

啪!

啪!

金誌賢左右開弓,給了席光輝兩個大嘴巴子,隨後像扔破爛一樣扔了出去。

噗!

席光輝被打的口吐鮮血,趴在地上一動不敢動。

嘭!

嘭!

金誌賢還不解氣,上去又是好幾腳,席光輝頓時被打的血肉模糊,嘴裡不停的哀嚎著。這就是金誌賢的恐怖之處,韓星集團在華國,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要不是席光輝是韓星集團在華國的總代理,有著利用價值,要不然,依照金誌賢的狠戾,早就送席光

輝上閻王爺報道去了。

“王八蛋,蠢貨,窩囊廢!”

金誌賢不停的大罵著。

“我父親花了那麼多的心血攢下來的錢,你們倒是大方,捐贈了數十億,誰他媽的給你們的權利,我打死你們!”

金誌賢還不解氣,連同席光輝帶來的人,都揍了一遍,高速路口傳來一陣陣慘叫聲。

“少爺,少爺饒命啊,是我們辦事不利,您放心,我們一定會把損失找回來的,求少爺大發慈悲,饒了我們這一次。”

席光輝爬著來到金誌賢的腳底下,雙手抱住金誌賢的大腿。

“少爺,您放心,我一定想儘一切辦法,把韓星集團的損失找回來的!”

“還有,為了歡迎少爺的到來,我為您找了好幾個美女,都是當紅明星,保證您滿意。”

席光輝已經查了金誌賢的資料,知道金誌賢是好色之徒,為了討好金誌賢,他把羽佳等幾個女明星全部找來伺候金誌賢。

果然,金誌賢聽到美女的時候,臉色緩和了不少。

“還算你小子有心。”

羽佳幾人怎麼也冇有想到,到了韓星集團,不僅要做免費的奴隸,還要搭上自己的身體,這就是當叛徒的下場。“我想起來了,現在最紅的明星叫做尹佳,不僅演技一流,人長得也漂亮,還有,灝瀾集團的女總裁,聽說還是省城的第一美女,席光輝,我給你一個將功贖罪的機會,我

要最短的時間內讓這兩個女人來陪我!”

席光輝聽後,渾身就是一抖,他哭喪著臉說到。

“少爺……這……這恐怕有這者難度……我做不到啊!”

秦柔是林戰的老婆,而且林戰這人非常厲害,和林戰作對,一個不小心就會丟了命的。

咣!

金誌賢一腳踢開席光輝。

“完犢子玩意,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本少爺還不用你了呢,我親自動手,一定要把這兩個女人搞到手不可!”

金誌賢不把任何人放在眼裡,他來華國隻有一個目的,要讓韓星集團成為南吳的經濟霸主,隻要有韓星集團在,所有人都要靠邊站。

席光輝連連點頭,他知道金誌賢不是說大話,金誌賢和他老子金康躍,都不是省油的燈,實力可以同梁飛虎相提並論。

席光輝也知道,在金康躍的背後,還有一個非常強大的神秘組織支援,隻不過不知道是誰而已。

在金康躍的心裡,南吳是最難啃的骨頭,要不然梁飛虎和秦霸天不會折在南吳,所以,對於南吳,金康躍是勢在必得。

所以,他派了自己的兒子金誌賢打頭戰,先探探了路子,如果金誌賢擺平了更好,如果金誌賢擺不平也沒關係,他再出馬也不遲。

當天晚上,金誌賢留宿的酒店內,羽佳等幾位明星,被金誌賢折磨的死去活來。

有禁不住折磨的,直接被送進了醫院。

席光輝是看在眼裡,驚在心裡。

傳說金誌賢是個虐待狂,特彆變態,被金誌賢折磨致死的人也有不少。

今天他是親眼所見。

毛正男跪在酒店門口,他是被席光輝逼著來的。

聽到裡麵鬼哭狼嚎的聲音,毛正男的魂都嚇冇了。

幾個小時之後,快活夠了的金誌賢纔打開房間的門。

“你就是曾經特彆火的男星毛正男?”

金誌賢上下打量著毛正男。

“是……是的……”

毛正男說都說不利索了,磕磕巴巴的回答。

啪!

金誌賢一巴掌扇了過去。

“你他媽的還好意思承認,我可是聽說了,你現在就像是瘟神一樣,看到你的人都恨不得退避三舍,看你的窩囊樣,拿什麼本事給我賺錢?”

毛正男被打倒在地,捂著臉不敢反抗。

“我可以接劇本,也可以給咱們公司當代言人,這些都是最賺錢的。”

啪!

啪!

金誌賢上前對著毛正男劈頭蓋臉的又是一通打,一邊打一邊罵著。

“去你媽的,你拍的那也是電視劇,像死人一樣,冇有一點吸引觀眾眼球的,就你這逼樣,也隻配給韓星集團當看門狗。”

“來人,給我找條狗鏈子,把他拴在公司門口,冇有我的命令,誰也不準給他鬆綁!”

金誌賢的話,誰敢不聽,立刻有人跑了出去,不多時拿了條狗鏈子,在金誌賢的命令下,毫不留情的拴在了毛正男的脖子上。

“嗚嗚……”

這樣的恥辱,終於讓毛正男崩潰,他放聲痛哭起來。

毛正男是徹底絕望了,在東盟公司的時候,他是眾星捧月的大明星,因為錢,他出賣了東盟公司,當了叛徒。

現如今,落魄到了給人當看門狗。

毛正男是真的後悔了,隻可惜,世上根本就冇有後悔藥。

“正男哥哥……”

羽佳披頭散髮的出現在毛正的麵前,雙腿之間還在不停的流血。

“報應啊!”

噗!毛正男一張口,鮮血噴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