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呂丞坤幾乎是借了兩條腿,當天就出現在林戰的麵前。

林戰是誰,呂丞坤心裡比誰都清楚。

梁飛虎怎麼死的,京都秦家怎麼亡的都是眼前的林戰做的。

得罪了林戰,頭上的烏紗帽不保。

“林……先生,發……發生什麼事情了?”

呂丞坤戰戰兢兢的開口。

啪!

林戰把檔案扔在呂丞坤的麵前。

“呂丞坤,睜大你的狗眼給我好好看一看,然後解釋解釋,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呂丞坤拿起檔案打開一看。

“這……林先生,這件事你聽我解釋。”

呂丞坤可是嚇壞了。

“你不用給我解釋,今天我和我老婆去了慈善總會,冇想到被他們給趕了出來!”

噗通!

聽了林戰的話,呂丞坤一下子癱坐在地上。

天呐!

慈善總會的人是傻子嗎?竟然敢把這尊大佛給趕出來。

“林先生,這當中一定有什麼誤會,你放心,我一定把這件事情處理好!”

呂丞坤滿頭大汗的解釋。

“我也以為是誤會,我親自去查!”

我的媽呀!

呂丞坤差點冇暈過去,林戰要是親自去了,那還不得拆了慈善總會,不過,他不敢攔著,看到林戰已經行動了,隻好爬起來跟在後麵。

一行人來到慈善總會,正好碰上高洋從裡麵出來。

“你怎麼又來了,還帶了這麼多人,來鬨事嗎?”

林戰眯著眼睛看著高洋。

“我隻要事情真相,看你的態度,是以為這慈善總會你們自己說的算了,不要以為你們可以欲蓋彌彰,無法無天!”

高洋一聲冷笑。

“我們就一手遮天了,怎麼了,你還能吃了我們不成!”

高洋耀武揚威的開口,林戰的眉頭皺的更深了。

“誰給您們的狗膽!”

呂丞坤在後麵全部聽到了,忍不住大吼一聲,從後麵竄出來,一巴掌打在高洋的臉上。

啪!

啪!

清脆響亮。

“誰,他媽的……”

高洋怒不可遏,捂著臉,大聲罵著,抬眼看向打他的人。

“呂……領導,怎麼是您?”

高洋的臉刷的一白,再往後看:“劉領導,張領導,你們怎麼都來了!”

看到這麼多大人物到來,高洋頓時冇了囂張跋扈的氣焰,嚇得渾身發抖。

同高洋一起的慈善總會的另外幾個負責人,也都嚇得不輕。

“哼,不要以為,我平時不來這裡,你們就可以無法無天,你們給我聽清楚了,從現在起,你們不再是慈善總會的人,自己去審計組接受檢查!”

轟!

高洋幾人傻眼了,然而,呂丞坤懶得解釋,一擺手,後麵等著的審計的工作人員過來,直接給他們帶上手銬,壓上警車帶走了。

“林先生,這樣您可滿意?”

呂丞坤點頭哈腰的對林戰說到。

林戰微微點點頭。

“韓星集團移花接木,這件事情必須曝光,不能讓他們得了便宜還賣乖!”

同時,林戰還打電話給滄州的白靜棋,當初席光輝不是答應給滄州捐助十個億嗎,光說不練假把式,

很快,各大媒體開始報道,揭露了韓星集團移花接木,沽名釣譽,鼎盛集團捐贈的基金被韓星集團冒名頂替。

“臥槽,韓星集團這老狐狸,一毛不拔還想要美名,太不要臉了!”

“是啊,我們還把他們當觀音菩薩供著,原來是空手套白狼啊,不要臉,以後我再也不買韓星的產品了!”

“對,抵製韓貨,讓他們趕緊滾犢子!”

一聲聲謾罵開來,韓星的行情一落千丈。

席光輝一臉猙獰,把辦公室能砸的全部都砸了,毛正男心驚膽戰的看著。

“你,彆他媽的像死屍在這杵著,都是我花錢買來的,趕緊滾出去工作!”

席光輝指著毛正男的鼻子大罵,毛正男敢怒不敢言,狼狽的跑了出去。

一念天堂一念地獄,此時的毛正男,心裡後悔的要死,在東盟的時候,人人都把他當紅人捧著,自己作死跳槽,跑這來受虐。

席光輝的怒氣還冇消,白靜棋帶著人上門來了。

“席總,你該兌現當時的承諾了,要不然,我要動用法律程式,收回韓星在滄州的所有權利!”

席光輝啞口無言,隻好命令財務,把十個億的資金打到滄州的財政賬號上。

“啊,林戰,秦柔,葉心媚,我饒不了你們!”

席光輝氣的哇哇大叫。

這時候,辦公室的電話響了,席光輝一看電話號碼,又慌了。

“席光輝,你他媽的豬腦子啊,就這麼一件小事,你都辦的一塌糊塗……”

剛接起電話,對麵就傳來怒吼,把席光輝罵的是狗血噴頭。

席光輝敢怒不敢言,隻能是挺著被罵。

“這件事情,你不要管了,主人安排金少爺要去南吳,所有事情都交給金少爺,記住了,把少爺給我伺候好了!”

那邊的人說完便掛了電話。

“主人,我已經安排好了,少爺隨時可以動身。”

潮國,首都韓城,豪華彆墅內。

“知道了!”

一名老者放下手中的電話,滿臉陰沉。

“主人,少爺已準備好了,隨時都可以動身。”

老管家走進來彙報。

“老金,你親自跟著少爺,這一次可不能再出差錯了,否則,金家會有滅頂之災。”

老者麵沉似水的交代著。

“好的,主人。”

管家開口說到,臉上帶著擔憂。

“主人,那個人生氣了?”

聞言,老者抬起頭,韓星在華國出了事,讓他一夜白頭。

“嗯!”

“主人,我聽說,華國的冰島三大城一夜之間被滅,肯定是那人所為,我們……”

啪!

冇等管家的話說完,老者一掌拍在桌子上,冷氣怦然而出,空氣變得恐怖起來。

“老金,注意禍從口出!”

老金一哆嗦。

“老奴知錯了!”

老者一擺手,示意管家下去。

呼!

走出門口,管家長舒了一口氣。

太可怕了,他從來冇看到主人這麼生氣過。不過他能理解主人,外人看來,金家是潮國最大的財團,可是,冇有人知道,再大,也不過是一個白手套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