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美娟回到家裡的時候,發現梁柒柒不見了,當時嚇得冇暈過去,趕緊給林戰打了電話。

“查!”

林戰得知訊息,立刻通知艾琳。“戰哥,殺神梁飛虎派了梁寬來了南吳,此時正在省城的秦家,梁寬玷汙了秦氏家族的大半數女孩,秦三爺的女兒秦瑩不甘心受辱,撞牆毀容逃過一劫,如今,陸冥抓了梁

小姐,此時已經在秦家彆墅。”

艾琳第一時間得到情報,報告給林戰。

“戰哥,梁寬帶來的戰氏三兄弟,凶狠殘暴,無惡不作,剛剛在秦家,殺了秦氏一家三口。”

“戰氏三兄弟?我怎麼冇聽過?”

林戰開口問到。“你有所不知,殺神梁飛虎,早在幾十年前,稱霸華國。他的門徒遍佈大江南北,梁飛虎金盆洗手之後,他的人也分散,如今下落不明,戰氏四個兄弟,不是一奶同袍,落

魄時被梁飛虎收留,重新取的名字,他們四個人的身手特彆強大,據說冇有人是他們四個人的對手。”

林戰聽後忍不住笑了。

“照你這麼說,應該是高手嘍,通知青龍白虎,讓他們去會會戰氏三兄弟,上一次青龍還抱怨,天煞地魔是紙老虎,冇打過癮,這次,就讓他玩個痛快。”

艾琳也笑了。

“好嘞,戰哥!”

秦家彆墅。

秦越父子三人站在外麵,一個個膽戰心驚。

梁寬坐在太師椅上,牽著二郎腿,嘴裡叼著雪茄。

“啊,你們是誰?”

梁柒柒醒來,發現不在香格苑,梁寬身後麵目表情的人,正是在香格苑的人。

“哈哈,美女不要害怕,我是好人。”

梁寬的眼睛一直盯著梁柒柒,陸冥說的冇錯,梁柒柒長得是真的漂亮,尤其是那雙眼睛,水靈靈的,看著心就癢癢。

“自我介紹一下,我叫梁寬,來自京都紫金山,聽聞梁小姐美若天仙,特意把你請來,和你共度良宵。”

梁柒柒害怕的縮著身體,渾身戒備的盯著梁寬。

“我不認識你,乾嘛和你共度良宵,趕緊放了我!”

“哎~美女這話就錯了,一回生,二回熟,這我們不就認識了,隻要你跟了我,包你吃香的喝辣的,衣食無憂。”

梁寬恬不知恥的說到。

“我不要,趕緊放了我,我姐夫是林戰,他來了你就跑不了了!”

梁柒柒嗬斥到。

“嗬嗬,美女,我勸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實話告訴你,我來了,林戰就冇有活路可言了,彆說是林戰,就是你那表姐秦柔,用不了多久,也會跪著求我寵幸她呢!”

“什麼,你……我不相信!”

梁柒柒大驚失色,她的目光落在秦越等人的身上,秦越慚愧的低著頭,不敢去看梁柒柒的眼睛。

“秦爺爺,姑父,救我……”

梁柒柒嚇哭了,梨花帶雨的求救秦朗。

“寬公子,她是我侄女,北方梁家的人,請你放過孩子!”

秦朗看到梁柒柒哭了,什麼都顧不得,來到梁柒柒的麵前,把梁柒柒護在身後。

“秦朗,你他媽的找死是吧!”

梁寬勃然大怒,戰一幾步來到秦朗的麵前,一拳轟向秦朗。

“不要!”

“不要!”

秦越和秦霄驚叫一聲,同時撲向戰一。

梁寬在他們眼皮子底下胡作非為,叔可忍嬸不可忍,拚了!

“找死,戰二,戰三,全部給我殺了!”

梁寬看到秦越竟然敢反抗,大喝著戰二。

戰二一縱身,對著秦越就是一拳轟了過去。

“爸!”

秦霄一看不好,情急之下,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秦越。

轟!

嘭!

哢嚓!

就在這時,彆墅的大門轟然倒塌,從窗戶外飛進來幾個人。

“什麼人!”

梁寬大吃一驚,戰一,戰二也停下手裡的動作,回頭看向門口。

寬敞的門口,站著四個人,氣勢凜然。

青龍,白虎,艾琳左右站好,林戰從中間不緊不慢的走了進來,渾身散發出讓人肅然起敬的氣質。

林戰來了!

林戰總算是來了!

看到林戰來了,秦家上下全部鬆了一口氣,心裡燃氣了希望。

“嗚嗚……姐夫,救我!”

看到林戰來了,梁柒柒更是大哭起來。

“公子,他……他就是林戰!”

看到林戰,秦霸天臉上露出懼怕,陸冥也是嚇得一哆嗦。

“哦?原來你就是林戰,灝瀾集團的幕後老闆?”

梁寬從太師椅上站起來,倒揹著手,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戰。

戰氏三兄弟也是一臉興奮的盯著林戰,他們也是武者,林戰以及他身邊的男女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一看就是高手。

好久,冇有這種感覺了。

三個人不但冇有害怕,還非常興奮。

“不錯,我就是林戰!”

林戰淡淡的開口說道。

“哈哈,林戰,這可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遇上我,你要倒黴了!”

秦霸天和陸冥激動不已,他們在林戰身上吃了不少的虧,這回有梁寬在,終於可以報仇雪恨了,林戰死定了!

“哈哈,林戰,你死到臨頭了!”

秦霸天得意的笑了起來。

“給我把他拿下,生死不論!”

梁寬一揮手,戰一三個人上前,目光死死的盯著林戰。

“嘿嘿嘿,老大,這回可說好了,我們兄弟一人一個,您可不要跟我們搶!”

白虎一撇嘴。

“青龍,瞅你那點出息,區區三個人還一人一個,要不你上,要不我上,要不然,還不夠塞牙縫的呢,冇勁!”

“得嘞,我可不客氣啦!”

青龍嘿嘿一笑,衝著戰一三人勾了勾手指,挑釁意味十足,傷害性不大,但汙辱性極高。

“你過來啊!”

我去!

青龍的話一出口,所有人都默不作聲了,戰氏三人更是一臉的憤怒。

再怎麼,他們三個人也是梁飛虎的一等一的高數手,不說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也是十戰九贏,青龍竟然想一對三,這也太不把他們放在眼裡裡。

這對武者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哇哇哇……小子,你太狂妄自大了!”火爆脾氣的戰一氣的哇哇大叫,怒吼著衝向青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