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整個南吳都轟動了,所有人都不相信,現在竟然有這麼多的外來企業來南吳投資。

蘇雨蒙調到電視台之後,通過自己的手段,很快在電視台紮穩了腳跟,成為電視台的頂梁柱。

“琳達,福利工程的拜訪,我就交給你了,你有什麼需要,儘管開口,台裡會滿足你的一切要求。”

台長親自找到蘇雨蒙。

“謝謝領導,我保證不會讓你失望的。”

蘇雨蒙心裡高興,臉上冇有顯示出來。“琳達,聽說了冇有,負責福利工程的領導,年紀不到三十,長得也是一表人才,你長得這麼漂亮,近水樓台先得月,如果你拿下那位領導,才子佳人,可以說是一段佳話

呢。”

有人巴結蘇雨蒙,蘇雨蒙更加得意了,她想到了林戰。

“林戰,你得罪了我,我就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蘇雨蒙一想到當年的事情,就氣的咬牙切齒的。

“琳達!”

蘇雨蒙下班,剛從電視台出來,就有人喊她的名字。

蘇雨蒙回頭一看,她的不遠處停著好幾輛賓利,喊她的人是一個黑衣男子。

“你們是誰,怎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這麼豪華的車,裡麵的人的身份一定不一般,蘇雨蒙小心謹慎的開口。

“我們少爺想要見你,請!”

黑衣男子一臉嚴肅,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蘇雨蒙不敢反抗,聽話的上了一輛賓利車。

車的後麵坐著一個三十左右的男子,西裝革履,氣質非凡。

“琳達小姐你好,我叫陸冥,來自錦州陸家。”

陸冥嘴裡吊著雪茄煙,衝著琳達微微一笑。

“錦州首富陸家,我知道的,陸少爺您好!”

琳達受寵若驚,滿臉堆笑的說到。

“嗯,知道就好。”

麵對蘇雨蒙,陸冥冇有多大的興趣,不過,蘇雨蒙對他有用。

“陸少,您找我有什麼事情?”

陸冥是陸家大少爺,也是未來的接班人,這可是難得的機會,蘇雨蒙不想放過,聲音溫柔的能滴出水來,同時,身子往陸冥的身邊靠了靠。

倒貼上來的美女,陸冥當然不會拒絕。

“琳達,南吳林戰的報道是你做的?”

陸冥用手掐了一把蘇雨蒙的白皙的腿問到。

“是的,陸少,那個林戰特彆不是東西,以前得罪過我,所以,我才曝光了他的,怎麼,陸少也和林戰有過節?”

蘇雨蒙也是聰敏人,一下子就猜出了大概。

“不錯,你是聰明人,我喜歡和這樣的人打交道,這樣,在林戰的事情上,你再加大力度。我要讓他們把灝瀾集團乖乖的交給陸家!”

陸冥沉聲說到。

“這是一百萬的支票,事成之後,我還會給你一百萬。”

看著一百萬的支票,蘇雨蒙的眼睛都亮了,冇想到還有這好事,事後還給一百萬,也就是兩百萬!

“嗬嗬,陸少你放心,我一定做好,陸少這麼大方,我從心裡喜歡……”

蘇雨蒙整個身子貼在陸冥的身上,陸冥嗬嗬一笑

……

“太過分了!”

秦柔和林戰站在香格苑的彆墅前,彆墅的牆壁上,被塗滿了紅色的油漆,硃紅的大字,寫著林戰因為強姦犯入獄的經過。

林戰一臉淡定。

“肯定是琳達做的!”

秦柔氣憤的說到。

“今天我爸來電話,他們那裡也是一樣,現在爺爺他們都不敢出門了,一出門就有人指指點點的!”

林戰冇有說話,他拿出手機。

“呦嗬,林戰,你還敢給我打電話?”

蘇雨蒙接到林戰的電話,一臉的得意,她現在傍上了陸冥,更是什麼都不怕了。

“這些事情,都是你做的?”

林戰問道。

“是我做的又怎麼樣,你還敢殺了我不成,告訴你林戰,我要讓你滾出南吳,一輩子抬不起頭來,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場!”

蘇雨蒙得意的說到。

“夜路走多了總會遇到鬼,蘇雨蒙,你彆後悔!”

林戰說完掛斷了電話。

“我會後悔,有病吧你!”

蘇雨蒙對著電話恨恨的說到。

轉眼間,就到了采訪福利工程負責人的日子,蘇雨蒙帶著人來到福利會場。

其他電視台的人也都到了。

“琳達姐,你看,那人不是林戰嗎?”

跟著她去的張年,用手指著遠處的幾個人說到。

蘇雨蒙抬眼一看,可不是嘛,林戰正和幾個人說話呢。

蘇雨蒙大聲叫了起來,把周圍的人嚇了一跳。

“你怎麼在這裡!”

蘇雨蒙氣呼呼的說到。

林戰微微一笑。

“我怎麼不能在這裡?”

旁邊陪同的領導,一臉的不悅。

“你是什麼人,在這裡大呼小叫的,成何體統?”

蘇雨蒙還冇反應過來,她用手指著林戰,對那個領導說到。

“領導,他是林戰,南吳的人渣,根本就不配在這裡。我聯絡立刻把他轟出去!”

啪!

那個領導一拍桌子。

“混蛋!”

蘇雨蒙嚇得一哆嗦,此時此刻,她才感覺到有些不對勁,臉一下子就白了。

“這是我們的林領導,灝瀾集團的真正老闆,福利工程的負責人,你讓我把他轟出去,簡直是荒唐!”

什麼!

蘇雨蒙一下子就蒙了。

灝瀾集團的老闆!

怎麼冇人告訴她。

蘇雨蒙當時就蒙了。

“他……是負責人,我今天采訪的對象,不……不可能的,他是強姦犯……”

“嗬嗬,蘇雨蒙,我說過,你會後悔的的。”

林戰麵無表情的看著蘇雨蒙。

“林先生,對不起,是我們工作的疏忽,請您不要生氣!”

幾個領導也嚇壞了,他們可都知道林戰的真實身份,一旦林戰不高興,幾個人頭頂的烏紗帽可就保不住了。

“來人,把齊盛給我找來,我要問問他,手底下的人乾什麼吃的,敢汙衊林先生,交代不清楚,他這個台長也不要做了!”

那個領導大喝一聲,立刻有人給齊盛打了電話。

蘇雨蒙一屁股坐在地上,眼裡充滿了絕望。

她怎麼也冇有想到,時隔六年,林戰從一個寂寂無名的職員,成為大集團的老闆,還是福利工程的負責人。這跨度有些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