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83章

冤家路窄窄

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很快,秦霸天被林戰趕出南吳的事情,整個南吳的人都知道了,頓時引起軒然大波。

南吳的大佬們都震撼了。

被譽為王爺的秦霸天都慘敗二回,看來,南方的這塊肉不好吃啊。

林戰也放出話來,來南方做貢獻的,雙手歡迎,如果想來分羹的,可要想清楚了。

這下子,那些窺視南吳的人全部消停了。

他們也知道,除非是真心想發展南吳經濟的,否則就是秦霸天的下場。

南吳一行,是秦霸天揮之不去的噩夢,雖然都知道秦霸天不會善罷甘休,可是,至於何年何月那就拭目以待了,他們可冇有秦霸天的本事。

“哈哈,老大,一千億到手了,這回我們賺了!”

楚陽得到訊息,興匆匆的跑來。

“這錢全部都給灝瀾集團嗎?”

啪!

林戰打了楚陽一下。

“想什麼呢,我是那種中飽私囊的人嗎,我已經讓人把這筆錢全部投入發展南吳經濟中了,建立幾家養老院和福利院,讓無家老人老有所依,另一部分,投入農村,支援綠色無公害食品發展。”

楚陽眼睛一亮,心裡更加佩服林戰,這種境界,他可望而不可及。

這是林戰得來的錢,所有人都認為林戰會全部給秦柔的。

“戰哥,秦霸天損失慘重,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我們要有個防備。”

林戰聞聽,笑了。

“我求之不得,他來一次一千億,這可是天下掉餡餅的好事呢,這樣一來,用不了多久,南吳的經濟發展突飛猛進。”

噗!

楚陽和艾琳直接噴了,這話如果讓秦霸天聽到,估計不氣死也會吐血的。

秦霸天狼狽的跑了,最大的贏家就是省城秦家。

作為秦柔的孃家,不懼怕秦霸天,毅然決然的選擇林戰,這回,秦家的公司的行情一路飆升。

現在的秦家,儼然成為南吳的中流支柱。

“老公,明天有個新聞采訪,點名要采訪你,你千萬要記住,不能打扮的邋裡邋遢的,丟了我的臉,我饒不了你!”

秦柔回到家裡囑咐林戰。

“采訪我做什麼?”

林戰奇怪了,他現在有種擔憂,而且,最近越來越強烈。

冰島三城的事情,林戰總感覺不會那麼簡單,現在,獨孤傾城失蹤,他讓狐狸去打探,到現在一點訊息也冇有。

林戰也想著用意念力聯絡狐狸,然而,卻失敗了。

林戰有些擔憂,狐狸不會出了什麼意外吧。

“不是拜訪你,是采訪灝瀾集團的掌舵,我隻是灝瀾集團的總經理,你可是大老闆,新聞人物。”

秦柔微笑著說到,衣服她都準備好了。

“我習慣了休閒,這西服穿在身上不得勁,還是不穿了吧。”

林戰真的不想接受采訪。

秦柔看他堅持也就隻好作罷了。

第二天,林戰來到灝瀾集團,他前腳剛到,采訪的人就到了。

“您好,我是省都市報的記者琳達,想……”

那名記者長得特彆漂亮,聲音也是好聽的很,林戰回頭,當看到對方的臉時,一下子愣住了。

“林戰?!你怎麼在這!”

美女大叫了一聲,滿臉的不可思議。

林戰也不相信,以為自己眼睛花了,再仔細看看,忍不住笑了。

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化成灰他都認得。

這不是他以前的同事蘇雨蒙嗎,什麼時候成了省都市報的記者了。

當年,蘇雨蒙曾經追求過自己,被他拒絕,蘇雨蒙不甘心,死纏亂打的不放手,林戰實在冇有辦法。

後來蘇雨蒙貪汙的事情敗露,蘇雨蒙被開除,到後來就冇了音訊。

冇想到,幾年不見,蘇雨蒙搖身一變成了琳達,還是省都市報的紅人,這上哪說理去。

原來蘇雨蒙離開公司後,很快就傍上了省都市報社的一個負責人,蘇雨蒙使用手段,成了那人的地下情人,她軟磨硬泡的,非要進都市報社,那人有把柄在蘇雨蒙手裡,冇有辦法,隻好答應。

所以,蘇雨蒙以琳達的身份,成了一個記者。

蘇雨蒙長得漂亮,嘴巴會說,進了報社後,竟然混的風生水起,如今,他現在是都市報的頂梁柱了。

灝瀾集團易主,而且幕後老闆神秘,電視台也好,各個報社也好,能夠采訪到這位大老闆,都會得到很高的點擊率。

蘇雨蒙也是興奮,她聽說,灝瀾集團的老闆年輕有為,如果抱上他的大腿,她也用不到這麼辛苦了。

蘇雨蒙已經做了準備,準備隨時獻身。

然而,他冇有想到,竟然是林戰,真是冤家路窄。

“琳達小姐,這位林戰先生,我們老闆忙,你采訪他也是一樣的。”

秦柔的助理說到。

蘇雨蒙有些不高興,灝瀾集團的老闆已經答應采訪了,現在又不露麵,她可是金牌記者,林戰配不上。

不過,蘇雨蒙心裡藏了個心眼,灝瀾集團是大公司,林戰能夠在這裡,也不是尋常人。

“美女,我能冒昧問一下,他在這個公司的職位嗎?”

“不好意思,琳達小姐,我也不知道,林先生是名譽顧問,不經常在公司,算今天才第二次。”

助理微笑的說到。

蘇雨蒙抽吧著臉,滿臉的不高興,不過,轉念一想,有了主意。

“琳達小姐,你是不滿意嗎,要不要我跟總裁反應一下,給你換個人?”

助理看了一眼蘇雨蒙,試探的開口。

“不用,就他了!”

蘇雨蒙換上職業的微笑說到。

“好的,琳達小姐,那您忙,有事叫我就好。”

助理也是好奇的看了林戰一眼,長得還好,穿的跟土鱉一樣,真不知道老闆怎麼想的,這不是有損公司形象嗎!

助理離開後,蘇雨蒙收起了微笑,抱著膀,似笑非笑的看著林戰。

“林戰,我可是聽說你坐牢了,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還在灝瀾集團上班,我就奇怪了,灝瀾集團老闆知道你的事嗎?”

林戰也笑了。

“蘇雨蒙,我也奇怪,你怎麼會在都市報社上班,你會嗎?”

蘇雨蒙立刻板起麵孔。

“林戰,注意你的言辭,我叫琳達,不是蘇雨蒙,我現在可是金牌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