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171章

秦霸天來了

“哎,我想起來了,有一個人可以救治病人!”

主治醫生突然想起一個人來,這人可是醫學泰鬥,可以醫死人治白骨,有在世華佗之稱。

“啊?!”

秦鵬一聽,頓時來了精神。

“醫生,你快說是誰,不論是誰,我們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把他請來,如果能夠治好秦家主,不僅是我們,哪怕是你,也會有大大的獎勵。”

主治醫生看了一眼猴急的秦鵬父子。

“你的這個病人太複雜,整個華國,能夠醫治好的,恐怕隻有大國手宋國忠,不過,他人在京都,而且行蹤不定,為人做事也是另類,他看不上的人,給多少錢也不治。”

秦鵬聽後,一下子就蔫了。

“大國手宋國忠啊。”

他們當然知道宋國忠,可是,自己的身份,要去請宋國忠給治病,恐怕連麵都不會給,不去吧,就一點希望也冇有了。

“爸,我們去!”

秦泰開口了。

“秦家主是秦老爺子的唯一繼承人,如果我們救活了他,你想成為家主,那就是秦老爺子一句話的事,天底下冇有不喜歡錢的人,我們多給他一些錢,宋國忠就是看在錢的份上,也會出診的。”

秦鵬認為秦泰說的有道理,說行動就行動,立刻讓人備了厚禮,乘坐飛機直飛京都。

結果可想而知,他們連宋國忠的麵都冇見到,就連人帶禮物被轟了出來。

他們哪裡知道,宋國忠跟林戰的關係,林戰暴揍秦尊的事情,京都早就知道了,宋國忠當然也就知道了。

聽到秦鵬請他給秦尊治病,宋國忠隻能嗬嗬了。

醫治無門,秦鵬父子愁的差點白了頭髮。

當天下午,浩浩蕩蕩的車隊出現在南吳。

從最後麵的數十輛黑色奔馳中下來百名黑衣男子。

下車後訓練有素的拍成兩排,一臉肅穆。

為首的加長林肯車上,秦叔最先下來,打開車門,低著頭。

“恭請老爺子!”

秦霸天從車上下來,臉上帶著墨鏡,一身唐裝,手裡拄著龍頭柺杖。

他威嚴的看了一眼隊列,然後開口。

“老秦,告訴天煞,地魔,讓他們兩個人不要輕舉妄動,聽後命令!!”

秦叔恭敬的回答。

“是!”

秦叔看了一眼最後麵的一輛車,忍不住打了一個哆嗦,秦家,這回可要倒大黴了。

秦霸天走進醫院,來到秦尊的病房。

“秦老家主駕到,你們還不跪地迎接!”

秦叔威嚴的開口。

噗通!

秦鵬等人嚇得腿一軟,雙膝跪地。

“老祖宗,您可算來了,秦家主被林戰打廢了,秦越一家不理不睬,把人扔在醫院不管了,我們是旁支,心有餘力不足啊,求您做主!”

秦鵬眼淚涕流,痛哭不止。

秦霸天掃了秦鵬等人一眼。

“難得你們有心,林戰那人不容小窺,要不然我噁心尊兒也不會落得這番模樣,此時跟你們無關。”

秦鵬心裡暗喜,不過哭的更傷心了。

“是我們的錯,秦越等人做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我們阻止不了,是我們無能啊,請老祖宗懲罰。”

秦鵬繼續哭著說到。

“滾開!”

秦霸天不耐煩了,大喝一聲。

秦鵬等人一哆嗦,再也不敢說話,從地上爬起來,低著頭不再說話。

看著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的秦尊,秦霸天眼裡閃過悲痛,這是他唯一的兒子了,如今生死不知。

“你叫什麼名字?”

秦霸天看向秦鵬。

“回老祖宗,我叫秦鵬,是省城秦家的旁支。”

秦鵬趕緊回答。

“嗯。”

秦霸天點點頭。

“醫生怎麼說的?”

“回老祖宗,醫生說情況不樂觀,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醒過來了。”

秦霸天麵露悲慼。

“老祖宗,醫生說了,秦家主也不是冇有救治的方法,隻不過這人比較難請,之前我就帶了厚禮和重金聘請,不過被趕了出來。”

秦鵬開口說到。

“是誰?”

秦霸天眼裡的寒芒閃過,厲聲問到。

“大國手宋國忠。”

原來是他!

宋國忠秦霸天當然知道,隻不過冇有交集,不過,不管怎麼,既然有希望救自己的兒子,他讓誰治病,那是給誰臉。

“秦叔,立刻帶人回京都,把宋國忠給我帶來!”

秦叔領命,帶著人匆匆離開。

“老祖宗,那宋國忠性格古怪,脾氣又臭,請他出馬,恐怕有些難度。”

秦鵬添油加醋的說了自己請宋國忠的過程。

“哼,我要誰來,不來就是綁也要綁來!”

秦霸天冷哼一聲。

“老祖宗威武!”

秦鵬拍著馬屁,隨即眼珠一轉。

“老祖宗,這件事情就是那個林戰和秦柔的錯,仗著秦越撐腰,誰都不放在眼裡,要不然,秦家主也不會出事。”

秦霸天勃然大怒。

“林戰,簡直是作死,這件事情,打傷我兒子,我要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這件事情,我來處理,包括秦越一家!”

秦鵬忍不住打了個哆嗦,秦霸天的氣場太強大了,從他出現,病房裡就像冰窖一樣冷。

這回,秦越完蛋了,他們這一脈要翻身了!

“你們表現很好,解決了林戰後,我就讓你來掌管省城的秦家,以後京都罩著你!”

聽了秦霸天的話,秦鵬父子心裡激動了,終於翻身了!

他們憧憬著統領省城的美妙計劃。

秦叔帶著人乘坐專機回到京都,經過打聽,才知道宋國忠今天就要離開京都去國外,立刻馬不停蹄的趕往機場。

宋國忠和他的助理正在京都機場,他要去國外參加一個論壇講論。

他和助理剛到檢票口,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現。

“宋國忠先生,請跟我們走一趟吧!”

秦叔走到宋國忠的麵前,絲毫不客氣,麵無表情的開口。

“你們是什麼人……”

宋國忠的話還冇有說完,剩下的半句便說不出來了,因為他已經被架走了。

秦叔做事也是雷厲風行,他也不給宋國忠說話的機會,一揮手,一群人過來,架著宋國忠就走,等宋國忠反應過來,已經在另一架飛機上了。

“回南吳!”

秦叔一聲令下,飛機起飛,直奔南吳省中心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