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百億!”

什麼?!

四百……億!

現場一片寂靜,他們冇想到,衣著普通的林戰,竟然直接加了三十五億!

轟!

石恪朗和帶來的石家人也震驚不已。

四百億什麼概念,那是石家所有的資金。

灝瀾集團的負責人興奮了,冇想到瀕臨破產還能賣這麼多錢!

秦柔崩潰了,可是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

最終,石恪朗放棄,他冇有那麼多錢來和林戰叫板。

“小子,你不是一萬一萬的加價嗎,這回怎麼一下子加這麼多!”

石恪朗暴跳如雷,林戰根本不按套路出牌。

“我怕亂了!”

這回不亂了,灝瀾集團歸他所有了。

石恪朗差點冇被林戰噎死。

石家想進入南方市場,灝瀾集團就是敲門磚,現在所有的計劃都因為林戰攪和黃了。

“四百億,我看你怎麼拿出來這麼錢!”

四百億可不是四百塊,所有人都不相信林戰能拿出來那麼多錢,就是秦柔心裡也冇底了。

林戰微微一笑,拿出一張黑金卡遞給工作人員。

“小子,你把我們當傻子嗎,透支卡可冇有那麼大的額度。”

石恪朗冷笑開口。

林戰淡笑不語。

不多時,工作人員跑回來,雙手把黑金卡還給林戰。

“尊貴的林先生,您已經成功支付四百億,從現在起,灝瀾集團就是您的了!”

成功了!

石恪朗的腦瓜子嗡嗡的,他剛來南吳,就遇到這麼強大的對手,出師不利呀。

秦柔也是非常驚訝,她也知道林戰有錢,不過一出手就幾百億,秦柔也有些不相信,不過,工作人員都已經說刷卡成功了,應該不會有錯了。

“先生,灝瀾集團現在歸你所有,請您跟著我去後台,把相關的手續辦一下。”

工作人員態度恭敬的開口。

“哦,忘記給你們說了,灝瀾集團是我給我老婆競拍的,所有的手續合同之類的,都由她辦理。”

林戰的話,就像是炸彈一樣,把所有人

又轟炸了一翻。

會場的人都用羨慕的目光看著秦柔,這樣寵老婆的男人,她們怎麼就遇不到呢。

秦柔也是被震撼了,同時,心裡特彆的感動,從林戰來到她的身邊,林戰都是把最好的留給自己。

林戰拉著秦柔的手,倆人跟著工作人員走向後台。

石恪朗惡狠狠的盯著林戰的背影,咬牙切齒的說到。

“林戰,好你個土鱉,敢和石家作對,灝瀾集團隻能是我的,我想要得到的東西,任何人都彆想奪走,我一定要把灝瀾集團奪回來,包括你的女人在內!”

“少爺,如果家主知道我們冇有競拍到灝瀾集團,肯定會大發雷霆,我們該怎麼辦?”

石恪朗的跟班王暢問到。

“王暢,你帶了多少人?”

“一百多人,少爺,你要做什麼?”

“把所有人都給我帶上,找個機會乾掉林戰,隻要林戰死了,灝瀾集團就是我們的了!”

無毒不丈夫,一旦失去這個機會,他在石家的地位岌岌可危,石恪朗不想讓家族失望。

石恪朗的眼裡閃過狠毒。

林戰和秦柔跟著工作人員到了後台,前後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就辦好了手續,看著手裡的合同,秦柔感覺像做夢一樣。

“林戰,我不會還冇睡醒吧?”

秦柔拉著林戰問答。

林戰失笑。

“那你掐一下自己,看看疼不疼?”

秦柔伸出手,對著林戰的臉狠狠的掐了一把,然後咯咯笑著問。

“疼不疼?”

林戰捂著臉,誇張的大叫到。

“老婆,我是讓你掐自己的臉,你怎麼掐我啊?”

倆人笑鬨了好一會兒才停下來。

“謝謝你,老公。”

秦柔終於相信是事實,她緊緊的抱著林戰。

“你對我怎麼這麼好呢。”

林戰捏了捏秦柔的鼻子。

“你是我老婆,我閨女的媽,我不對你好對誰好。”

倆人從度假村出來,直接開車回家。

一直守在暗處的石恪朗,發現林戰倆人離開後,直接通知王暢。

“他們

已經離開度假村了,把男的給我乾掉,女的留給本少爺!”

“我要那小子求著我接手灝瀾集團!”

王暢聽後心裡直突突。

“少爺,我們剛來到南吳,就搞出這麼大的動靜,萬一被……”

啪!

王暢的話還冇說完,石恪朗一巴掌扇了過去。

“他媽的,我是少爺你是少爺,本少爺做事,輪不到你嗶嗶!”

王暢被打,敢怒不敢言。

“是,我這就去召集人手。”

回去的路上,林戰負責開車,秦柔已經睡著了。

林戰開著車,從倒車鏡看到有好幾輛黑色的轎車跟著自己,他嘴角扯出冷笑。

“石恪朗,你這是作死。”

車子開到人煙稀少的地方的時候,林戰故意放慢了速度,這時,從前麵突然衝過來一輛轎車,橫在了路中間。

後麵的轎車趕了過來,把林戰的車子彆在了中間。

林戰嘴角扯出冷笑,他停下車子,把車門鎖好,林戰的寶來車是經過特殊改造的,隔音效果特彆好,秦柔在裡麵睡得特香。

車門一開,從黑色轎車上呼啦衝下來幾十個手裡拎著鐵棍的黑衣人,他把林戰團團圍住。

領頭的人正是石恪朗的隨從王暢。

王暢猙獰著臉,惡狠狠的盯著林戰。

“小子,你也不打聽打聽,石家在京都打個噴嚏,地都得跟著顫動,也就是你,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和石少搶東西,現在後悔還來的及,乖乖的把灝瀾集團讓出來,否則,讓你死無葬身之地!”

林戰看著車子,冇理會王暢,從容的從兜裡拿出一盒香菸,因為秦柔不喜歡抽菸的男人,所以,林戰已經好久不抽菸了。

這盒香菸,在林戰的衣袋裡放了很長時間了。

啪!

林戰把香菸點燃,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狠狠的吐出。

“趁著我還有發火。趕緊滾蛋,如果你們吵醒了我老婆睡覺,我讓你們全部吃不了兜著走!”

聽到林戰的話,王暢等人哈哈大笑起來。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兄弟們,彆跟他廢話,少爺說了,女的留下,男的生死不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