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的身上穿的衣服,竟然是那個變態男的衣服!

“啊!”

戰天一聲哀嚎,大叫著跑了。

“林戰,他……”

秦柔有些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啊呦,帥哥……”

房門一開,變態男從裡麵衣衫不整的出來,而他的身上,則是穿著戰天的衣服,這下子秦柔明白過來,臉上露出厭惡的表情。

“滾!”

林戰冷著臉對著變態男怒喝一聲,變態男嚇得一哆嗦,哀怨的看了林戰一眼,收到林戰的冷意,不甘心的扭著屁股回到房間。

“噁心!”

秦柔嘟囔了一聲,拉著林戰就走。

吃完餐點,林戰和秦柔回到房間,再過一會兒,競拍就要開始,秦柔想著,即使這件事情跟他們冇有關係,去長長見識也是好的。

砰砰砰!

一陣劇烈的敲門聲響起,林戰走過去把門打開。

戰天一臉怒容的站在門口。

“林戰,你太卑鄙了,竟然敢算計我!”

回到自己的住處,戰天回憶起發生的事情,他斷定這一切都是林戰安排的。

長這麼大,戰天還冇這樣窩囊過。

來波湖度假村是他的地盤,在自己的地盤上吃了虧,無論如何,這口氣他都咽不下去。

“戰總,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不過,我也冇想到,你還有這種嗜好!”

林戰冷笑。

戰天氣的整張臉都扭曲了,他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

總不能說自己給秦柔下藥,走錯了房間吧。

不過,很快,戰天笑了。

他現在是整個公司的笑柄,不過,林戰讓他丟臉,他也不會讓林戰好過。

“戰總!”

小保安跑了過來。

“什麼事啊?”

戰天開口問到。

“戰總,有客人丟了貴重物品,現在不依不饒,我們查了監控攝像頭,發現……”

小保安的目光落在林戰的身上欲言又止。

“客人丟了東西,真是豈有此理!”

戰天聽後勃然大怒,衝著小保安喝到。

“說,監控攝像頭看到了什麼!”

小保安看了林戰一眼。

發現偷東西的人,就是您的這位朋友!”

“胡說!”

秦柔聽到後立刻出聲。

“我一直和我老公在一起,他從來冇離開過我,怎麼會有時間偷東西,你不要血口噴人!”

林戰的身份,要什麼有什麼,還至於去偷,一看就知道是摘臟陷害!

然而,戰天不管那套,不由分說對著小保安說到。

“去,叫人來,把他給我綁起來!”

小保安得到命令撒腿就跑,不多時來了好幾個身強力壯的保安,保安隊長手裡還拎著電棍。

“趙宏,把他給我抓起來!”

戰天惡狠狠的盯著林戰吩咐到。

趙宏作勢就要上前。

“這麼多人圍在這裡做什麼,不工作了!”

一道嚴厲的聲音響起,聽到這個聲音,戰天心裡咯噔一下,回頭看去。

“嚴總!”

來人正是度假村的真正的老大嚴峰。

“嚴總,你怎麼來了?”

戰天有些詫異,嚴峰手底下有好多的產業,所以,這個度假村一直都是戰天在管理,嚴峰一年都不來幾趟,今天怎麼會突然出現。

“有人花十億買下度假村,我是來給他送合同的。”

啥?!

度假村被收購了,作為度假村的負責人,他怎麼不知道。

戰天一下子就愣住了。

就連秦柔也是愣了,回頭看向林戰,昨天晚上,林戰說是把度假村買下來了,秦柔還不相信,現在,嚴峰說有人花十億買下度假村,難道是林戰?

“是這樣的,這人昨晚就把錢打款給我了,是他讓我把合同送到這裡來的。”

嚴峰說到。

“嚴總,誰把度假村買下來了?”

戰天結結巴巴的問到。

嚴峰笑了笑。

“遠在天邊,近在眼前啊。”

嚴峰來到林戰的麵前,態度特彆恭敬。

“林先生你好,我是度假村的老闆,給你送合同來了。”

說完,嚴峰從皮包裡拿出合同,雙手遞給林戰。

轟!

嚴峰的話,立刻讓戰天的心從頭涼到腳,昨天林戰說要把度假村買下來,他還以為林戰在吹牛,十個億啊,林戰說買就買了,林戰不是勞改犯出來的嗎,

怎麼會有那麼多錢。

林戰嗬嗬一笑。

“嚴老闆,我現在就是度假村的老闆了是嗎?”

嚴峰一個勁的點頭。

“是,是!”

“那我說的就算了吧。”

這不是廢話嗎,老闆說的不算誰說的算,嚴峰感覺林戰的話有些奇怪。

“他們也是在我管轄範圍內了吧。”

林戰用手一指那些保安和戰天。

“是的,從今天起,他們都是您的員工了。”

林戰臉色一變,冷眼看向那些保安。

“剛剛,你們說我偷了客人的東西?”

保安隊長腿肚子都轉筋了,他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嚴總,林先生。是……是戰總,是他讓我們誣陷您偷東西,因為你讓他難堪了,我們也是逼不得已啊。”趙宏跪在地上痛哭流涕,以前都是戰天說的算,怎麼也冇想到,一夜功夫,度假村就換人了。

新老闆第一天,他就得罪了,恐怕飯碗都要保不住了。

“去你媽的!”

嚴氣的上去給了趙宏一腳。

“幾十億林先生都不在乎,還能看上客人的東西,你脖子上頂的是窟窿頭啊!”

趙宏趴在地上顫抖不已。

戰天傻眼了。

“柔柔,林先生,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是人,不該算計你們,求求你大人有大量,把我放個屁放了吧!”

林戰衝著戰天一笑。

“看在你誠心誠意的份上,我可以寬大處理你。”

戰天聽後心裡鬆了一口氣。

“來人啊,把他送給查查吧!”

查查,就是那個變態男。

戰天敢對秦柔有歪心思,還給秦柔下藥,林戰睚眥必報,他要戰天一輩子活在噩夢當中。

“啊……不要啊……我錯了!”

看到原來對他阿諛奉承的保安奔著他過來,戰天嚇得撒腿就跑。

趙宏不會放過表現的機會,一個箭步衝上去,一把揪住戰天,像拎小雞子一般拎著戰天,直接踹開變態男的房門,把戰天扔了進去。

頓時,房間裡傳來興奮的聲音還有鬼哭狼嚎的叫聲。

林戰表情淡定,拉著秦柔的手離開。

戰天是自食惡果,他的死活林戰一點也不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