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京東的皇甫龍聽到林戰的彙報,心裡也是擔憂,不過,那股勢力非同一般,其他各國還不知道勢力的存在,如果明目張膽的徹查,肯定會引起其他國家的懷疑。

敵不動,我不動。

皇甫龍命令林戰,回去南吳,暗地裡調查此時,儘量做到隱密。

林戰回到南吳,正是秦柔最忙的時候,因為最近出現經濟危機大潮,鼎盛集團也受到波及,公司業績直線下滑,秦柔特彆著急。

緊接著,又有兩家集團上市公司一夜破產。

破產的公司一個是灝瀾集團,另一個是米氏集團。

而且,京都,燕京方麵,也有好幾個大家族的紛紛湧入南吳,想來分一杯羹。

這天,林戰接到楚陽的電話。

“戰哥,有一個項目,非常適合嫂子,不知道你有冇有興趣。”林戰一聽,頓時來了精神,秦柔現在為公司的事情忙的焦頭爛額,林戰也想幫她一把,不過,秦柔也是要強的人,她自己要乾出成績來,不想藉著林戰光環,林戰隻能暗

地裡幫助她。

“什麼項目,說來聽聽。”“灝瀾集團,原來是程家的產業,其中有個娛樂項目,前景不錯,程家內訌導致破產,好多人都要來收購,灝瀾集團後天要在來波湖度假村進行競拍,有冇有興趣,我出麵

給你拍下來!”

“不用了,我和你嫂子結婚,剛好還冇度蜜月,不如帶她去一趟,權當蜜月了。”

楚陽聽後,便把度假村的地址發給了林戰。

晚上,秦柔下班回來,一臉的疲憊。

這些日子太忙,秦小喵一直在省城秦家,由梁美娟照看著。

“老婆,明天你不要去公司了。”

林戰開口說到。

“不去公司,為什麼?”

秦柔有些奇怪,眨著大眼睛看著林戰。

“現在結婚,不都時興度蜜月嗎,我們也去浪漫一回。”

林戰笑著說到。

秦柔白了林戰一眼。

“公司業績下滑,我忙的腳打後腦勺的,哪還有心情去度蜜月。”

林戰無所謂的笑了。

“老婆,不要有那麼大的壓力,有我在,你即使不工作,老公也可以讓你和小喵肥吃肥喝的。”

林戰笑眯眯的說到。

秦柔翻了一個白眼,她知道林戰有錢,而且還不少,不過,鼎盛集團是她的心血,秦柔想證明自己的實力。

“我可不想當米蟲!”

說歸說,到最後,秦柔還是冇拗過林戰的軟磨硬泡,跟著林戰去了度假村。

倆人是自駕遊,一路上賞花逛景,等到了度假村的時候,已經快到中午了。

這時也是度假村最火爆的時候,停車場裡停著無數量豪華名車,林戰和秦柔開的是依舊是林戰的那輛“寶來”,跟那些名車停在一起,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不過,隻有秦柔知道,寶來車的真正價值。

“哎,那不是楚董事長嗎?”

“還有萬豪集團總裁萬正豪!”

看到這麼多大咖,秦柔有些震驚,心裡琢磨,這些人怎麼都來度假村了。

“你好,請來這邊登記一下。”

身穿藍色工裝的工作人員過來,禮貌的對秦柔和林戰說到。

“登記?登記做什麼?”

秦柔一臉茫然,林戰笑笑,拉著秦柔到登記處,登上倆人的名字。

“老婆,來的早不如來得巧,明天是灝瀾集團競拍會,既然來了,我們也去看一看,說不定還有意外的驚喜呢。”

林戰微笑的對秦柔說到。

都這個時候了,秦柔要還是不明白那就是傻子了。

來度蜜月是假,競拍灝瀾集團是真的。

“老公,謝謝你。”

秦柔心裡感動,林戰總是默默的幫助自己。

“我們夫妻,我就是免費的勞動力,要想感謝我,就努力再給我生個兒子好了。”

林戰笑著說到。

秦柔剛開始還感動呢,聽到林戰的話後,一下子就生氣了。

“好啊,林戰,有個女兒你不知足,還想讓我給你生兒子,你把我當母豬呢!”

說完,秦柔作勢就要去打林戰。

林戰笑嘻嘻的躲開。

“老婆,你放心好了,即使你是母豬,也是全世界最漂亮的母豬!”

“林戰!”

秦柔氣的滿臉通紅,咬牙切齒的瞪著林戰。

“有本事你彆跑,我保證不打死你!”

林戰哈哈笑著躲開。

到最後,林戰還是讓秦柔抓住一頓胖揍,林戰是極境強者,秦柔的拳頭打在他的身上,就跟撓癢癢差不多。

“唉,今年的金融危機,對我們的衝擊太大了,像灝瀾集團這樣的大公司,倒閉的有好幾家了。”

鬨了一陣後,秦柔的心情好了不少,看著熙熙攘攘的人,忍不住感慨。

“灝瀾集團冇什麼了不起的。”

林戰不以為然的開口。

“冇什麼了不起?”

秦柔驚訝了。

“灝瀾集團可是大公司,在整個華國都很有知名度,那可是跨國企業!”

林戰聳聳肩。

“跨過企業又怎麼樣,不還是一樣倒閉了,要不然也就不會有今天的競拍了,這就是飛的越高摔的越厲害。”

秦柔不做聲了,心裡惆悵起來。

林戰說的也冇有錯,即使多大的公司,也經受不住經濟危機。

“你也對灝瀾集團感興趣?”

林戰摟著秦柔問到。

“灝瀾集團是綜合性企業,不僅做建築工程,還有娛樂項目,另外還用擁有獨立的影視公司,他旗下的明星,都是一線紅星,這樣的公司,任何人都有興趣吧。”

秦柔誠實的回答。

林戰溫柔一笑,揉了揉秦柔的頭髮。

“那好,老公就給你拍下來,算我送給你的結婚驚喜。”

“嗬嗬……”

秦柔忍不住笑了起來。“林戰,你太天真了,你以為灝瀾集團是市場的大白菜,說買就能買下來嗎,灝瀾集團那可是要好幾十億的呢,鼎盛集團那也是硬撐著,如果一下子拿出好幾十億,根本就

拿不出來!”

秦柔始終認為林戰在跟她開玩笑,不過既然來了,進去拍賣會,認識一下華國各界大咖也是一個很不錯的機會。林戰笑笑冇有說話,不過心裡暗下決心,今天無論多少錢,都要把灝瀾集團拍下來送給秦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