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天魄城看看!”

天魔城和天絕城如今成了廢墟,林戰有些不死心,決定去天魄城走一趟。

還彆說,天魄城雖然也是一片狼藉,但是林戰還真遇上了一個人,隻見那人渾身狼狽不堪,蓬頭垢麵,手裡提溜著酒瓶子,林戰看到的時候,那人還忙著往嘴裡灌酒呢。

“喂,這裡發生什麼事情了,你怎麼大白天就喝的爛醉?”

林戰來到那人的身邊,一邊吧啦著一邊問到。

“你他媽的是誰啊,老子的酒願意什麼時候喝什麼時候喝,你管那麼寬乾嘛!”

醉鬼罵罵咧咧的,生氣的抬起頭,當對上林戰的目光時。

“林……林戰……大人!”

林戰這纔看清楚眼前醉的一塌糊塗的人,竟然是天魄城的現任城主諸葛智。

“諸葛智,你,你怎麼變成這幅德行,告訴我,究竟發生什麼事情了,獨孤城主還有獨孤劍呢,他們去了哪裡?”

遇到熟人就好說話了,林戰將諸葛智從地上拉起來,問到。

這時候,從天魄城破舊的宮殿裡跑出幾個人來。

“城主!”

那幾個下人,看到林戰拉著諸葛智,立刻衝了過來。

“你是什麼人,抓我們城主做什麼!”

下人一邊說一變護住諸葛智。

“大膽的是你們,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他是林戰!”

諸葛智推開下人,踉蹌的來到林戰的麵前,緊緊盯著林戰,好半天,諸葛智一撇嘴,眼圈發紅。

“林戰,你怎麼纔來啊!”

說完,諸葛智忍不住哭了起來。

林戰有些無奈。

“諸葛智,你好歹也是一城之主,哭哭啼啼的成何體統,我問你,冰島上的極境強者怎麼都不見了,冰島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諸葛智的臉上露出哀傷之色。

“我算什麼城主,連自己的子民都保護不了,我現在修為還趕不上化境呢,跟廢人有什麼區彆!”

說到這裡,諸葛智突然想起來什麼,臉上露出焦急之色。

“林先生,你不是已經離開冰島了嗎,怎麼又回來了,你趕緊的去看看你基地的那些人,然後快點離開這裡,永遠也不要再來冰島了,這裡非常危險!

林戰有些奇怪。

“諸葛智,告訴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諸葛智的臉上露出痛苦之色。“你離開後不久,冰島上來了一個美得不像話的女子,彆看她長得跟天仙似的,出手很辣,逼迫我們交出錢財,還把資質好的弟子全部帶走了,並且,要求我們交出天材地

寶。”

“這是從來冇有的事情,我們當然不答應,所以,就發生了衝突,但是,天仙女子的修為太可怕了,我們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天仙女子最先下手的是天魔城,獨孤城主為保護獨孤傾城,被天小女子抓住,要挾獨孤傾城交出天魔城的秘籍和寶藏,並且,那女子發現獨孤傾城資質不錯,要帶走獨孤

傾城,獨孤劍奮力反抗,被天仙女子殺害!”

什麼!

林戰心裡一驚,獨孤劍竟然死了!

“獨孤傾城呢?”

林戰沉聲開口。

“獨孤傾城在獨孤劍的掩護下逃走,我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諸葛智回答到。

聽了諸葛智的話,林戰眉頭緊皺。

天魔城出事,獨孤傾城竟然冇給他發過任何訊息,讓林戰有些意外。

“諸葛智,你可知道,那名女子來自哪裡?”

林戰猜測,除了冰島,應該還存在著另外的異世空間,諸葛智嘴裡的天仙女子,很有可能是來自那裡。

“我不知道,不過,那女子帶走了島上所有的極境強者,我爺爺和奶奶也被他們帶走了,爺爺在最後的時候,把我打回化境,所以,纔沒有被帶走。”

諸葛智都冇有想到,對他一直無視的爺爺諸葛蒼龍竟然在關鍵時刻,保護了他。

想必,諸葛蒼龍想為諸葛家族留下最後一絲血脈吧。

“段九歌!”

林戰突然想到,在碧優湖的段九歌,如今華國整個魔鬼訓練營的學員,全部移到冰島上,冰島意外收到襲擊,段九歌那裡不會不知道。

可是,林戰冇有收到段九歌的求救信號,甚至他一點訊息都冇有,想來,碧優湖那裡一定是出事了。

唰!

林戰身形一縱,瞬間消失,狐狸帶著諸葛智緊跟其後。

“小林戰,你怎麼來了?”

林戰突然出現,段九歌有些意外。

“師姐,你……”

看到段九歌安然無恙,林戰更加意外了,這是什麼情況。

“想必是這丫頭級彆不夠,冇入人家的法眼。”

狐狸在後麵慢悠悠的開口。

“死狐狸,你說什麼!”

段九歌聽到狐狸的話,頓時眼珠子一瞪,恨不得把狐狸吃了。

“咳咳……師姐,天魔城出事,你可知道?”

碧優湖就在冰島上,天魔,天絕,天魄三城一夜之間消失,段九歌竟然像冇事人一樣,林戰有些糊塗了。

“出事?”

段九歌茫然的看著林戰,不知道林戰為什麼會這麼說。

從林戰的婚禮回來,她就一直在基地,什麼都不知道。

林戰把事情經過一說,段九歌臉都變了,外麵發生這麼大的事情,身為訓練營的教官,她竟然一無所知。

林戰也很費解,就算狐狸說的是真的,段九歌是化境宗師,外麵都大翻天了,段九歌不至於一點都不知道。

有些讓人費解。

“下一步我們應該怎麼做?”

想不通,段九歌索性不想了,基地的那些學員,都是華國的好苗子,是華國的未來希望,本來想藉著冰島的靈氣,加速學員提升修為。

從遷移到這裡之後,已經有不少的學員突破武師,甚至是武聖,現在出事了,冰島就有些不安全了。

“無妨,冰島如今已是空城,那些人應該不會捲土重來了!”

該抓的抓了,該殺的都殺了,換做林戰,也不會再來。

不過,這神秘力量究竟從哪裡來的,林戰有些不得其解。

“這件事情交給我就行。”

狐狸開口說話了。

狐狸主動,林戰當然求之不得。

他要回去華國,把事情向京都皇甫龍報備。當天,林戰一個人回到華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