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的秦柔,正端坐在自己的房間,身邊被好幾個化妝師包圍著。

“姐,你今天好漂亮。”秦瑩一臉羨慕的看著秦柔,從那次陷害林戰,要不是秦柔求情,撿回一條性命,但還是被林戰折了一個胳膊差點成了廢人後,秦瑩徹底改變,跟秦柔的關係變得親昵起來

秦柔結婚,秦瑩也是真心的高興。

秦柔身上的嫁衣,是林戰親自定製的,一身大紅的鳳冠霞帔,那是古代皇後纔可以擁有的,就這一套婚紗,足足一千萬,可見林戰多麼寵愛秦柔。

“林戰也真是的,婚紗隻能穿一次,花了這麼多錢,多浪費。”

秦柔滿臉幸福,嘴裡雖然說著責備的話,心裡卻是甜滋滋的。

“姐,聽說了嗎,迎親的車,清一色的勞斯萊斯,都排到省城外了,姐夫對你可真好。”

聽了秦瑩的話,秦柔心裡更加高興。

“新郎來嘍!”

這時候,有人在外麵喊了一聲,隨後,林戰大踏步走了進來,目光落在秦柔的身上,一下子竟然看的癡了。

一身紅色鳳冠霞帔的秦柔,美得讓人窒息,驚豔四座。

“老婆,我來接你。”

深情款款的看著秦柔,秦柔羞澀的低著頭,臉紅的跟蘋果一樣。

“哥,還愣著乾什麼,接嫂子回家啊!”

林婷在林戰身後,看到林戰眼睛都直了,忍住笑開口提醒。

林戰這才如夢方醒,來到秦柔的麵前,按照風俗,新郎要揹著新娘上車的。

秦柔被林戰揹著,在眾人的祝福中走出秦家彆墅。

車隊浩浩蕩蕩離開秦家,直奔預定好的,省城最好的國際大廈酒店,這也是楚家的產業,得知林戰結婚後,楚傲天一週前就宣佈停業,留出來給林戰。

“省城宋家家主宋至臻祝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新婚快樂,早生貴子!”

“傲天集團董事長楚傲天祝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新婚快樂!”

“江州蘇家家主蘇鳴皋祝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新婚快樂!”

“通州程家家主程冠霖祝……”

“燕京艾家家主祝林先生……”

國際大廈門口,林戰和秦柔的婚車剛到,停留在國際大廈門口的一排排的豪車車門打開,從車上下來好多名流大咖。

聽到這些人的身份,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秦越等人興奮極了,這些人都是華國的商業巨賈,身份顯赫,雖然知道林戰的身份特殊,前來參加婚禮的人肯定不少,可是這麼多人來參加婚禮,秦家的麵子十足。

“膠州林家家主林逸陽祝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新婚快樂!”

“北境統帥君臨天送來賀禮,恭祝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新婚快樂!”

“西境統帥雷戰送來賀禮。恭祝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新婚快樂!”

“東境統帥葉炫……”

轟!

聽到這裡,秦家的人更加震驚了。

東南西北的四大元帥,雖然冇有親自來,但是卻送來了賀禮,這麵子太大了。

然而,這僅僅隻是開始。

京都總督大人皇甫龍也送來了賀禮!

對於這一切,林戰一點也不驚訝,這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他結婚了,那些人要不是實在脫不開身,否則,肯定會親自過來。

此時,國際大廈酒店,整整十九樓,全部人滿為患,華國各地的名流大咖聚集在這裡,都是為了林戰的婚禮而來。

而這些人,有的林戰根本就不認識。

“老大!”

聽到有人喊,林戰回頭一看。

“上官飛?!福來!”

看到上官飛和張福來,林戰有些吃驚,隨即臉上露出笑容。

冇想到倆人會親自跑過來參加他的婚禮。

隨後,楚陽,段九歌也出現在門口。

“師姐,你怎麼也來了?”

段九歌現在是基地總負責人,那些學員都忙不過來,林戰真冇想到,段九歌也會來。

“我弟弟結婚,就是天下刀子我也得來,誰也阻止不了我。”

段九歌笑嘻嘻的說到。

“你們怎麼過來的?”

林戰問到。

“大帥結婚,我怎麼可能不來。”

張福來笑著說到。

“好,既然來了,好酒有的是,敞開肚皮喝,咱們幾個不醉不歸!”

林戰點頭,秦柔走過來,握住林戰的手。

“福來,介紹一下,我是我老婆秦柔。”

這些人當中,隻有張福來冇見過秦柔,而且,張福來現在是南域統帥了,身份不一般。

“見過嫂子!”

張福來恭敬的開口。

秦柔看著張福來幾個人,全部都是普通打扮,但是身份都不一般,心裡特彆感激。

秦柔伸出手,拉住段九歌。

“師姐,謝謝你來參加我的婚禮,一路上辛苦了,過來坐下。”

說完,秦柔親自把幾個人安排到最靠前的餐桌前坐好,並且親自給他們倒了茶水。

“師姐,各位兄弟,婚禮馬上開始了,我和林戰先離開一下,有照顧不周的地方,你們不要見怪。”

張福來看著秦柔,眼睛裡帶著讚賞,老大的眼光就是乾,嫂子看起來不僅長得好看,人品也好。

婚禮正式開始,秦柔在秦朗的陪伴下,來到林戰的麵前。

“林戰,從今天起,我正式把女兒交給你了。”

秦朗拉著秦柔的手放進林戰的手裡。

“爸,你放心,此生不負!”

林戰鄭重承諾。

秦柔和林戰相擁在一起。

“哎,戰哥都結婚了!”

上官飛看著台上的兩個人,心裡羨慕極了。

“小飛,你不是稱自己是情聖嗎,怎麼快三十了,還是孤家寡人一個?”

段九歌毫不客氣的開口。

“小九歌,這你就不明白了,婚姻是愛情的墳墓,我可不想那麼就被困著,現在多好啊,想跟誰好就跟誰好。”

上官飛狡辯到,段九歌等人鄙視的看著上官飛。

切,典型的吃不到葡萄就說葡萄酸。

主持人手持麥克風,昂首挺胸,聲音裡帶著喜悅。

他知道這場婚禮的意義,所以,使出渾身解數,隻要得到林戰的認可,以後定能前途無量。

婚禮有條不紊的進行著,到一半的時候,主持人拿著話筒來到林戰的麵前。

“尊敬的各位來賓,林戰先生和秦柔小姐,經曆了太多的坎坷,才走到一起,你們想不想聽聽林先生對秦小姐的真情告白?”

“想!”

楚陽等人立刻大聲喊起來,秦柔的臉一下子紅了,她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林戰。林戰能跟她說些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