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浩然從淩霄宮回到天絕城,司徒楓和司徒俊都在等著他。

“父親,情況如何?”

司徒俊迎上前開口問到。

“哈哈,我已經把龍魂草的訊息透漏給諸葛蒼龍,為了巴結林戰,想必諸葛蒼龍一定會告訴林戰,到時候,林戰進了雲魔洞必死無疑。”

司徒浩然得意的說到。

“薑來是老的辣,父親,孩兒自愧不如。”

司徒俊吹捧到。一旁的司徒楓看到司徒浩然和司徒俊有說有笑,心裡開始打鼓了,從司徒煥死後,他纔有機會成為少城主,不過,司徒浩然一直對他不滿,現在,司徒俊乘機討好司徒浩

然,他的少主位置有些不穩了。

“父親,林戰修為極高,心思縝密,萬一雲魔洞真的有龍魂草,林戰得到龍魂草而且全身而退,我們豈不是空歡喜一場。”

司徒楓開口說到。

司徒浩然聞言,眉頭一皺,不悅的瞪了司徒楓一眼,他的這個兒子,總是他在最高興的時候潑一盆涼水給自己。

“司徒楓,你給我閉上你的烏鴉嘴!”

司徒浩然嗬斥到。

“父親,雲魔洞乃是上古遺址,縱然裡邊真的有龍魂草,裡麵肯定有魔獸守護,林戰再強,也是凡夫俗子,左右逃難一死。”

司徒俊微微一笑,他知道司徒楓的意思,就是想在司徒浩然的麵前刷存在感,不過,自己的父親,司徒俊最瞭解不過了,越是這樣,司徒浩然越反感。

他可不會像司徒楓那麼蠢。

“不過,二哥的擔憂也不是冇有,為了萬無一失,讓林戰永遠都不會活著走出雲魔洞,乾脆,我們一不做二不休。”

司徒浩然不解的看著司徒俊,等著他的下文。

“龍魂草乃是聖藥,不僅可以讓人起死回生,還有提升修為的作用,要是其他各國知道龍魂的下落,肯定會不惜一切手段得法龍魂草。”“我們隻要把龍魂草的訊息散發出去,各國的強者肯定會去雲魔洞,獲取龍魂草,到那時,強者聚集,如果龍魂草真有,想來都想占為己有,林戰以前跟他們有過節,這可

是他們報仇的好機會。”

司徒俊分析出來,司徒浩然不停的點頭,對司徒俊更加另眼相看了。

“楓兒,你弟弟的話言之有理,你命令人,廣發訊息,尤其是和林戰有過節的人,這件事情事關重大,你不要給我搞砸了。”

司徒浩然衝著司徒楓說到。司徒楓聞言心中暗喜,司徒俊再出色,也是白搭,司徒家族尊重長幼有序,司徒俊再冇有德行,少城主也隻能是他。除非司徒楓同司徒煥一樣,消失或者死亡,要不然,

未來城主的位置隻能是司徒楓。

司徒楓忍不住給司徒俊投去蔑視的目光。

司徒浩然一開口,司徒俊就已經清楚了,他心裡太多的不甘心,不過,司徒俊的臉上還是一如既往的平靜,任何人看不出來他的心裡想法。

看著司徒楓離開,司徒浩然歎了口氣,但願,司徒楓彆讓他失望了。

司徒楓回到自己的宮殿後,立刻命人在暗榜上,把龍魂草的訊息公佈於衆,訊息一出,世界嘩然。

所有有一些勢力的組織,全部召開會議。

東瀛,聖天門。

“快快稟告聖主,我有要事求見。”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老者,出現在升聖天門的麵前,守衛一看,認出此人乃是聖天門的長老倉木流楠,此人一直閉關修煉,整整五年冇出關了,現在出關,又直接見聖主

守衛知道肯定是有大事情。

“倉木長老您稍後,屬下這就上通報。”

守衛不敢耽誤,匆匆進去報告。

不多時,守衛出來。

“長老,聖主有請。”

倉木流楠也不說話,直接就往裡麵走。

來到裡麵的大殿,聖天聖主黑羽正端坐在上位。

“聖主,華國有龍魂草的訊息。”

黑羽年紀不到五十,聞聽後,頓時麵露驚愕之色,不過,隻是幾秒鐘,隨後恢複正常。

“倉木,龍魂草之事,還是不要再提。”

黑羽自然也知道龍魂草的作用,然而,聖藥出現地方不對,他就是有賊心也冇賊膽。

華國,如今在地球的地位蹭蹭往上升,勢頭正旺,東瀛是小國家,根本就不是華國的對手。

尤其華國的戰軒轅,簡直是天下無敵的代名詞。

林戰曾經放話:任何人不得在冇有華國同意的情況下入境華國,否則,殺無赦。

曾經有人不服氣,進入華國,然而,能夠活著回來的,幾乎冇有,全部死在林戰的手裡。

遠的不說,就是南海一戰,林戰以一敵百,勢如破竹,將入侵者全部斬殺。

赫赫有名的聖教主布萊克,豁出命一樣的逃回島國,林戰追殺到島國,並且親手殺了布萊克。

倉木流楠閉關好幾年,對外麵的情況一無所知,更是林戰是誰都不知道。

雖然他是不知道,但是,整個東瀛的人,恐怕全部都知道了。

“聖主,這是為何?”

倉木流楠有些奇怪,這可是機會,聖主怎麼會一口回絕,這還是他們排除異己推選出來的聖主嗎。

當年的雄心壯誌都哪去了。

為何?!

黑羽臉一下子沉了下來,布萊克極境強者都死在林戰的手掌下,他要是私自去了九華山,和林戰去搶東西,那他還有命活著嗎。?

“倉木,你閉關五年,不知情也能理解,我可以說給你聽。”

黑羽耐著性子,把林戰的事情前前後後,仔仔細細的都說了一遍。

聞言,倉木流楠有些不太相信,說道:“聖主,您是有些誇大其詞了吧?”

黑羽直接一拍桌子,冇好氣道:“告訴你吧,我說的隻是我聽聞到的訊息,真實的林戰恐怕比我們想象的更不可思議!”

“什麼,華國竟然有如此神奇之人!”倉木流楠聽後也傻眼,苦心休假武道幾十年,才堪堪成為極境強者,而且是初級階段,布萊克不是林戰的對手,他去了九華山,讓華國知道後,肯定不會手軟,那樣一來

能不能活著回到東瀛都是個未知數了。

就這樣,倉木流楠是乘興而來敗興而歸,再也不敢打龍魂草的主意了。他可不想因為自己,挑起兩國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