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煉天地靈氣,萬物血氣……”

神秘的聲音不停的在耳邊響起,林戰趕緊坐下,雙腿盤膝,消化腦海裡出現的符號資訊。

林戰感覺,自己的血脈變得無比堅韌,精神力也是快速的增加。

“這空間竟然有戒靈,怪不得司徒家族的幾代城主都那麼厲害,有仙人指點,武道不上升纔怪呢。”

林戰心中竊喜,他這次是賺了,他也顧不得多想,他現在已經是極境強者後期,擁有精神力,眼看著自己的經脈逐漸變成了紫紅色。

“精純元氣!”

林戰大吃一驚,唰的一下站起來。

“哈哈,天佑我林戰!”

林戰深深吸了一口氣,將經脈之處的元氣集中在手掌之上,掌中心泛起幽幽的藍色光芒。

“怎麼樣,怎麼樣!”

林戰突然消失,狐狸就知道契約成功,林戰已經進入了戒指空間,看到林戰再次出現,迫不及待的開口問到。

轟!

林戰不說話,一拳頭轟向宮殿外麵的石獅子上。

嘭!

石獅子直接被林戰一拳轟碎,變成齏粉散開,整空氣當中濃煙滾滾。

守在宮殿外麵的護衛,也受到波及,東倒西歪的倒在地上。

“他竟然真的成功了!”

狐狸呆呆的看著林戰,心裡不知道什麼滋味,林戰果真是異數,輕易就契約成功乾坤戒。

“快,試試能不能讓其他東西進入空間。”

狐狸開口說到。

“進!”

林戰用手一指茶幾上的茶具,隨後就看到茶具騰空飛起,直奔寫林戰飛了過來,隨後就進入了乾坤戒當中。

“出!”

林戰再次開口說到。

唰!

茶幾便憑空出現,晃晃悠悠的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這都是物品,即使不是乾坤戒,你的戒指空間也可以放置,你試試,能不能把人放進去。”

林戰現在是乾坤戒的主人了,隨意出入空間冇有問題,他是想將獨孤傾城放進去的,萬一放進去之後出不來了,那就糟糕了。

“嗬嗬……”

林戰想想也是,他的目光落在了狐狸的身上,狐狸頓時感覺到不妙,警惕的看著林戰,渾身戒備起來。

“你大爺的林戰,彆想讓我當你的小白鼠!”

它可不想當試驗品,萬一出不來了,就隻能困在裡麵,終生彆想出來,被困在麒麟山一百多年,狐狸生不如死,這樣的事情,它不想再發生。

“狐兄,彆那麼小氣嘛,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裡麵比你想象的要好玩多了。”

林戰誘惑到,狐狸纔不相信林戰的鬼話呢,它冷冷的盯著林戰。

“狐兄……”

林戰見狀,忍不住眉頭緊皺。

“滾蛋吧你,想套路小爺,你想都彆想!”

狐狸冷笑的開口,同時給林戰一個嫌棄的眼神。

“這可由不得你了。”

林戰有些不解,他現在都能操控乾坤戒了,隻要自己啟動意念,狐狸就是不同意,恐怕也來不及了。

“你是蠢嗎。”

狐狸一臉的鄙夷。

“你以為,你契約成功,就可以隨便把人放進空間裡去嗎,那是要對方默認的,就比如說現在,小爺不同意,你想硬塞進去都不可能!”

狐狸的眼裡閃過蔑視,林戰再是異數,終究還是人,不是神,有時候也有犯傻的時候。

“你彆胡說八道,你不同意就拉倒唄!”

林戰哼了一聲,心裡琢磨找誰試一下。

“切!”

狐狸給了林戰一個傲嬌的眼神,扭著屁股離開了。

林戰看到狐狸走了,也冇有阻攔,便找到穀雨。

“大人,我對你可是忠心耿耿啊。”

聽到林戰的想法,穀雨欲哭無淚,他這是招誰惹誰了,林戰不在宮殿的時候,他可是儘心積極的打理宮殿事宜,從來冇有因為林戰不在懈怠過。

“穀雨,我是你的大人,怎麼會害你,隻不過讓你幫我驗證一下,放心吧,進去之後,我會把你放出來的。”

林戰笑嗬嗬的看著穀雨,彷彿鄰家大哥哥一樣。

“嗚嗚……大人,你要記得,萬一我出不來,彆忘了照顧我的父母,他們都幾十歲的人了。”

“好。”

林戰點頭應允。

“屬下還有一個妹妹,年紀還小,等她成人後,您要給她物色一個好人家哦。”

“好。”

“我還有一個相好的,我要是出不來……”

咣!

穀雨眼淚吧差的說著,林戰再也冇有了耐心,抬腿就是一腳。

“進!”

唰!

穀雨整個人飛了起來。

“媽呀!”

穀雨嚇得哇哇大叫,可是,身體根本不受控製,直接飛向林戰,到最後消失。

“穀雨?你能聽見我說話嗎?”

林戰看到穀雨成功進了空間後,對著戒指說到。

戒指隻是泛著藍光,冇有一點聲音。

“出!”

見穀雨冇有反應,林戰嘴裡喝到。

唰!

穀雨憑空出現,迷茫的站在原地。

“成了!”

林戰心裡大喜,有了這戒指,他就可以把獨孤傾城放進去,隨時待在身邊,要不然,獨孤傾城在南吳,人是昏迷的,林戰總是不放心。

這樣,到了九華山雲魔洞,一旦真的找到了龍魂草,第一時間就可以給獨孤傾城服用了。

當天,林戰便離開天魔城返回南吳。

他先是看望了林恒和徐梅,然後去了省城看望一下小喵。

這次去雲魔洞,當中的凶險林戰也是知道的,就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臨走之前,林戰又找到狐狸。

“狐兄,小喵和秦柔,我就交給你了,拜托!”

林戰對狐狸是千叮嚀萬囑咐,所有人對林戰是虎視眈眈,他們對林戰畏懼,自然會把報複轉移到林戰身邊最親近的人身上。

秦柔和秦小喵是他們最大的目標。

“哼,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

對於林戰的態度,狐狸表示很不屑,其實,即使林戰不囑咐,狐狸也會保護好秦小喵的,畢竟,秦小喵是它的朋友。

林戰在狐狸那裡碰了釘子,隻好離開。

“林戰,你要早去早回,我等你回來。”

秦柔知道林戰去九華山的目的,雖然心中不捨,卻冇有阻攔,她也想獨孤傾城儘快醒過來,畢竟,獨孤傾城今天這樣,跟她也有一定的關係。臨走前,林戰又和秦柔溫存了一下,才離開南吳,虛空而行,直奔九華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