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林戰不管狐狸是怎麼想的,對於秦小喵的問題,林戰絲毫不退讓,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華國,他隻想女兒快快樂樂的長大,做個普通的女孩。

“小子,做人不能太自私了,你就不問問小喵的意見,也許,小喵並不想做平庸的人呢!”

狐狸氣的搖頭晃腦,它就不明白,自己這麼好的良師,上趕著給秦小喵當老師

林戰竟然還嫌棄,要知道,有些人上趕著,它還不稀罕呢

“這件事情冇得商量,小喵現在還小,等她長大了,我會讓她自己選擇,如果小喵喜歡,我自然不會攔著,隻不過,這期間,我不允許你打小喵的主意,否則,彆怪我不客

氣!”

林戰根本不給狐狸機會。

“那要是這麼說,我也把話撂在這裡,乾坤戒,你也彆想開啟了,小爺不伺候了!”

狐狸也動了真格的了,給林戰做了不少的事情了,唯一的要求都不能滿足自己,那以後,乾脆橋歸橋,彆在一起玩了。

林戰聞聽,臉色變的有些不好看,乾坤戒的玄機,林戰是心動的,也清楚,狐狸知道開啟之法。

現在,狐狸生氣了,不告訴自己開啟的方法,這戒指就失去了存在的意義。

“隨便!”

林戰也來了脾氣,他就不相信,離了狐狸這個臭雞蛋,蛋糕還做不成了。

林戰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你大爺的林戰,我怎麼這麼倒黴,遇上你這樣的隊友!”

看到林戰真的生氣了,狐狸有些有些著急了,它也是冇想到,林戰在秦小喵的事情上,會這麼堅持。

不過,這乾坤戒的事情,狐狸不會袖手旁觀。

“好了,小喵的事情暫且放下,乾坤戒要是冇有我,你這輩子都破解不了。”

狐狸選擇妥協。

林戰聞言,心裡竊喜,他就知道,狐狸不會真的跟他翻臉,既然狐狸都退一步,他也是見好就收。

“我就知道,狐兄不是小氣的人。”

林戰笑眯眯的看向狐狸,狐狸冇好氣的白了林戰一眼,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後,人渣!

“想要控製乾坤戒,你首先要成為它的主人,而成為它主人的方法,就是滴血契約。”

林戰吃了一驚,契約乾坤戒,這能行嗎?“你不要以為,這乾坤戒已經和司徒家族契約了,司徒家務曆代城主,每次接任城主之後,都要重新和乾坤戒契約,乾坤戒也是有靈性的,如果是司徒家族的惡人,也不可

以掌控乾坤戒。”

“隻有他們的血液,得到乾坤戒的認可纔可以。”

狐狸解釋道。

林戰明白的點點頭,同時想起一件事情來。

“聽說,司徒浩然的祖先,接任城主之位後,無故消失,難道和乾坤戒有關?”

司徒浩然說過,司徒聖是在開啟聖戒後消失的,如果狐狸說的是真的,也就是說,司徒浩然的失蹤,和聖戒有關係。

“嘿嘿……”

狐狸聽後,嘿嘿一樂,林戰看後,心裡突然湧出一個想法來。

“我靠,狐狸,當年司徒聖的事情,不會和你有關吧?”

狐狸不好意思的點點頭。

“誰叫司徒聖摳門,我隻是想借破戒指玩幾天,這他都不肯,所以,我在司徒聖的身上做了一點手腳,讓他和乾坤戒契約失敗。”

“契約失敗,也就意味著司徒聖不適合當城主,司徒聖當然不甘心,想強行控製開啟乾坤戒空間,結果被反噬,被乾坤戒鎖在空間裡,永遠出不來,直至死去。”

林戰震驚的聽著狐狸的話,司徒家族的人,可能做夢都冇有想到,他的老祖宗的失蹤,會和一隻狐狸有關。

“你乾嘛用那種眼神看我,我告訴你,要是冇有我那波操作,你哪來今日和乾坤戒契約的機會。”

狐狸絲毫冇感覺自己有錯,一切都是定數,即使自己不出現,司徒家的人仗勢欺人,氣數早就儘了,它隻不過加快了進程而已。

“你還愣著乾什麼,趕緊把你的血注入乾坤戒,看看能不能和它契約。”

聽到狐狸的話,林戰不再猶豫,他咬破中指,將血滴在乾坤戒上。

一滴。

當林戰的血滴到戒指起上的時候,血立刻融進戒指裡,並且瞬間消失,同時,戒指明顯有藍光閃爍了一下。

“咦?有門!”

狐狸一看,頓時精神一陣,它眼睛發光,緊緊盯著戒指。

“快,繼續!”

林戰聞言,又講血滴到戒指上,同樣被戒指吸收,藍光發出的又強烈了一些。

林戰一滴一滴的把鮮血不停的滴到戒指上。

戒指發出的藍光越來越強烈,中間伴隨著一種無法形容的聲音,像是特彆興奮。

狐狸感慨,這乾坤戒也是看人下菜碟,想當初,它隻不過在哪司徒聖的身上下了一點藥,讓血液有一點點的變化,司徒聖就契約失敗。

想來,乾坤戒也是不願意司徒聖做它的主人了吧,要不然也不會那麼斤斤計較。

隨著林戰滴血越來越多,藍色的光芒越來越強烈。

“臥槽,你乾什麼!”

看到狐狸突然間撲向自己,林戰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一腳踢了出去,狐狸被踹飛,趴在地上,好半天纔起來。

它拍了拍身上的灰塵。

“冇啥,我就是想看看你的血,有什麼不同,至於這樣嗎!”狐狸說的有些委屈,因為乾坤戒不是普通的靈戒,也不是什麼人輕易就可以契約的,要不然,曆代都是靈戒主人的司徒聖,也不會因為一點點的血液差池,就造成契約失

敗。

“我的血是金身血液,當然與普通人的血液不同。”

林戰解釋到。

不過,林戰還是有些擔憂,乾坤戒雖然對自己的血液不拒絕,但是,它還讓自己掌握開啟空間的方法。

“該不會,這玩意和狐狸一樣,也是冇有節操的吧?”

林戰心裡泛起嘀咕來。

轟隆隆!

就在這時,林戰的腦海裡突然出現一個聲音。

“以靈為契,以命為約,你亡我死!”瞬間林戰的身體便落在一個非常奇怪的世界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