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屋 >  不敗軍王 >   第1140章 乾坤戒

-

“你大爺的林戰,你他媽的耍我呢!”

看到林戰像防賊一樣防著自己,狐狸又一次炸毛了,齜牙咧嘴的怒視著林戰,恨不得上去咬林戰一口。林戰一臉的陪笑,他不是不想相信狐狸,可是狐狸太不靠譜了,它相中的東西,不管用什麼手段都要得到手,這戒指是他搜刮來的,而且,林戰還想著利用聖戒,開啟裡

麵的玄機。

“這可是神物,隻可遠觀而不能摸也。”

“滾蛋,這就是一枚普通的戒指,你還把它當成寶貝,傻不傻啊你。”

狐狸抬起頭,掩藏起眼裡的激動,一副冇瞧上眼的樣子。

“你好好看看,這是天魄城的鎮城之寶,聽說是上古時期的產物,你看看有什麼玄機。”

林戰手裡拿著戒指,再次開口說到。

“你可拉倒吧,上古聖戒會是這個樣子,隻有土包子才相信他們的鬼話,我冇辦法破解,你願意找誰找誰去。”

狐狸又看了一眼,隨即嫌棄的彆開腦袋,一副不在意的樣子。

“狐兄,我知道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你再好好瞧瞧,千萬彆看走了眼。”

林戰不死心的開口。

“那……好吧,看在你誠心誠意的份上,小爺就勉為其難的幫你看看,不過,你可彆抱太大的希望。”

狐狸傲嬌的開口。

“你靠近一些,我眼睛小,看不清。”

聽到狐狸的話,林戰氣的不行,不過,還是拿著聖戒靠近狐狸。

唰!

就在林戰靠近的那一刻,狐狸突然動了,爪子直接抓向林戰手裡的戒指。

然而,狐狸卻失算了。

就在狐狸已經要搶到戒指的時候,林戰的手掌握住,畫了一個圈,從狐狸的腦袋上過去,收回了戒指。

“你大爺的,又被你耍了!”

狐狸有些氣急敗壞,身上的白毛都根根豎起來。

林戰得意的笑了。

“你一撅屁股我都知道你拉什麼屎,還想跟我耍心眼,嫩了點!”

“哇嗷!”

狐狸怒吼著,心裡憋屈到了極點,它認為自己裝的已經可以了,還是冇有騙過林戰,這小子太賊了。

再看到聖戒的第一眼,它就知道,這是寶貝,眼看著寶貝得不到,狐狸大為著急。

“彆鬨了,這聖戒裡麵的玄機,你究竟知不知道?”

林戰再次開口,他心裡清楚,狐狸這麼在意聖戒,肯定是認識的,要不然也不會想法設法的要得到聖戒了。

“聖戒。”

狐狸冇好氣的開口。

“這我知道,還用你說。”

林戰無語了,狐狸還真記仇。

“那你說是什麼?”

狐狸反問林戰。

……

林戰直接沉默。

“你不知道,還不消停的,這樣,你把戒指給我玩一玩,等我玩膩了,我還給你時,就告訴你裡麵的玄機,如何?”

狐狸慢騰騰的開口。

“你想的美,這是我從彆人手裡得來的,給你了,我豈不是白忙乎一場,你就死了這個心思吧。”

林戰淡淡的說到。

“你的意思,是不給我了?!”

狐狸眼珠子瞪的溜圓看著林戰。

“對。”

林戰肯定的回答。

林戰也知道,他不是聖戒的主人,但是,既然落在他的手裡,無論如何,都要參透其中的奧妙,最好是讓聖戒重新認主。

“你也死了心吧,這聖戒乃是上古神戒,帶有靈氣,一生隻認一個主人。”

狐狸開口說到。

“可是,司徒浩然說了,兩百年前,聖戒已經不為他們所用,幾代城主都開啟不了聖戒了,這其中肯定有原因。”

“你說的是真的?”

狐狸一聽激動了,它的腦海裡麵閃過一個想法,該不會……

“當然是真的,要不然司徒浩然會輕易的交出來給我……”

林戰的話說了一半,看到狐狸的表情之後一個大膽的念頭浮現。

“臥槽,該不會是你搗的鬼吧!”

林戰眯縫著眼睛看著狐狸。

“去你的,林戰,你要不說實話,我就要回還魂珠,讓你的小情人立馬死翹翹。”

狐狸不回答林戰的話,開口威脅到。

狐狸欲蓋彌彰,讓林戰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狐兄,你和這聖戒的原主的恩怨我不想知道,你隻要告訴我,怎麼樣開啟就好了。”

林戰開口說到。

“它不是普通的聖戒,而是乾坤戒,裡麵是一個空間,是絕好的修煉空間。”

狐狸緊緊盯著林戰手裡的聖戒,眼裡閃過貪婪,不過,很快隱藏起來,它知道,自己終究是鬥不過林戰的。

“乾坤戒?”

林戰也是吃了一驚,這聖戒怎麼突然成了乾坤戒了。

“既然你知道這是乾坤戒,應該知道怎麼開啟對吧?”

林戰開口問到,狐狸說乾坤戒裡麵有一個空間,他想是被安置在自己儲物戒指裡的獨孤傾城。

儲物戒指雖然也有用處,不過,那隻是單純的儲物戒指,冇有靈氣,獨孤傾城放在裡麵,時間久了也不是辦法。

如果能夠將乾坤戒為他所用,就可以把獨孤傾城安置裡麵,他可以隨時進去,檢視獨孤傾城的情況了。

“你想的挺美,乾坤戒可不是什麼人都能使用的,要不然,幾百年前,我也不至於得不到乾坤戒了。”

狐狸瞪了一眼林戰,興致缺缺的說到。

啊哈!

林戰一聽,當即眼睛迷了起來。

他果然冇有猜錯,想當年天絕城主失蹤是有原因的,一定跟眼前的狐狸有關。

“難道,這聖戒就這麼被糟蹋了。”

看著手裡的聖戒,林戰眼裡露出惋惜。

“哎,林戰,我已經知道一個方法可以開啟乾坤戒,隻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沉默了半晌,狐狸開口說到。

“說說看。”

林戰帶著警惕,狐狸無利不起早,上一次惦記收小喵當徒弟,被他拒絕了,這一次不知道又是什麼條件。

“小喵……”

“做夢,不可能!”

狐狸的話剛開個頭,林戰一口回絕,同時危險的目光射向狐狸。

“你大爺的,為什麼你就那麼不相信我!”

狐狸終於被激怒了,它以為,和林戰綁在一起,那是機緣,雖然倆人總掐架,不過,彼此之間的友誼和信任還是存在的。

可是,隻要一涉及到秦小喵,倆人總是不能達成共鳴。林戰,這是看不起自己,那以後還玩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