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諸葛前輩客氣了,快快請坐。”

伸手不打笑臉人,人都已經來了,林戰也是麵帶微笑的站了起來。

穀雨讓下人搬來椅子,諸葛蒼龍坐下。

“諸葛前輩,南海一戰,幸有您出手相助,當日匆忙,冇來得感謝,今日,林戰在此多謝諸葛宮主仗義相助。”

林戰起身,對諸葛蒼龍一抱拳。

“林先生客氣了,我也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出手相助自然是應該的。”

諸葛蒼龍也是實話實說,單獨是林戰,他不足為懼,但是黑衣男子,讓他有所顧忌。

忠人之事?

林戰愣了一下,諸葛蒼龍的意思,是有人讓諸葛蒼龍幫助自己,可是,在冰島,林戰除了在天魔城混的還算可以之外,剩下的人,不和他為敵就不錯了。

“諸葛宮主,不知你受何人所托

忠何人之事?”

林戰麵色平淡,他的腦海裡浮現出林炫的影子,能讓諸葛蒼龍畏懼的人,也就隻有林炫了。

“那位大人不方便透漏,不過,老夫可以保證,以後林先生有事,知會淩霄宮一聲,淩霄宮上下,願意聽從林先生的派遣。”

諸葛蒼龍態度誠懇,讓林戰有些意外。

看到諸葛蒼龍不肯透漏,林戰也不追問。

“大恩不言謝,林戰心領了。”

林戰客氣的開口。

有人進來,給林戰和諸葛蒼龍倒上茶水。

“林先生,我聽說天魔城的傾城公主受傷昏迷,可有此事?”

茶過五味後,諸葛蒼龍這纔開口詢問,林戰也不避諱,點了點頭。

“確有此事。”

諸葛蒼龍臉上露出惋惜,早些年間,他見過獨孤傾城,是個粉雕玉琢的女娃,要不然,諸葛允怎麼會非獨孤傾城不娶,執念太深,反而搭上了性命。

“聽聞龍魂草能夠救公主的性命,不知是否真假?”

諸葛蒼龍繼續問到,林戰又點點頭。

“諸葛宮主問的如此詳細,莫不是你有龍魂草的下落?”

林戰目光盯著諸葛蒼龍,這些日子以來,他一直都在尋找龍魂草,結果一無所獲,諸葛蒼龍突然來了,又問起獨孤傾城的病情,林戰猜想,也許諸葛蒼龍知道一些什麼。

“不瞞林先生,對於龍魂草,我真有一些線索。”

聽到諸葛蒼龍的話,林戰眼裡閃過光芒,他看向諸葛蒼龍,等著他的下文。

“林先生可聽說過雲魔洞?”

雲魔洞?

林戰挑了挑眉毛,雲魔洞地處九華山一帶,早在十多億年前,為上元古界地層塌陷而成,他當然知道。

“你是說,龍魂草在九華山的雲魔洞中?”

林戰開口問到,如果諸葛蒼龍說的是真的,獨孤傾城就有救了。

“我也是聽說而已,不過,雲魔洞地勢險惡,而且有聖獸看守,即使真有龍魂草,要想得到,也是有些難度,這也是我擔心的地方。”

諸葛蒼龍冇有說出司徒浩,林戰和司徒浩然剛剛結怨,要是知道是司徒浩然告訴自己,一定會誤會自己和司徒浩然聯合加害林戰。

“多謝宮主直言相告,林戰情領了。”

對於諸葛蒼龍的話,林戰帶著防備,不過,龍魂草的訊息不管真假,林戰都不想錯過。

“我也是將功折罪,希望能夠和林先生化乾戈為玉帛。”

諸葛蒼龍真誠的說到。

該做的他都做了,剩下的就是獨孤傾城的造化了。

“狐兄,你幫我分析一下,諸葛蒼龍的訊息,可信度多少?”

送走諸葛蒼龍以後,林戰火速把狐狸找了來,狐狸雖然在南吳陪著秦小喵,倆人之間互相使用了精神力,隻要對方有事,會第一時間感覺到。

林戰從冰島回去南吳需要一段時間,但是,狐狸可以一個呼吸之間就可以穿越千裡,所以,林戰一召喚,狐狸瞬間就來到了天魔城。

“雲魔洞為上元古界,群仙修煉的地方,有龍魂草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太危險了。”

狐狸分析道。

“不管有多危險,我都要試上一試。”

有訊息總比冇有訊息要好,所以,林戰打算動身去九華山。

“小子,你可要想清楚了,龍魂草是神草,擁有龍魂草,可以提升修為,諸葛蒼龍知道龍魂草的下落,不去尋找,反過來卻告訴給了你,你可不要被他利用了。”

狐狸看向林戰的目光裡帶著嫌棄,紅顏禍水啊,林戰為了小情人,連命都不要了。

“你那是什麼表情,我和傾城隻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樣。”

林戰知道狐狸又開始胡思亂想了,開口解釋道。

“我想的哪樣?”

狐狸咧嘴一笑。

“解釋就是掩飾,小子,如果小喵的媽媽知道,你為了小情人連命都不要,會多傷心,男人啊,果然都是人渣,吃著碗裡的望著鍋裡的,不要臉!”

狐狸搖頭晃腦的數落林戰。

林戰被狐狸氣的臉色鐵青,瞪著狐狸。

“死狐狸,我是不是三天冇揍你了,滿嘴跑火車,我說了n遍,我和傾城的關係就是朋友,和艾琳一樣。”

麵對林戰的解釋,狐狸原則忽略。

“傾城?叫的可真親切,就是你的小情人,你還死鴨子嘴硬,渣男!”

轟!

林戰直接一拳轟出,狐狸嚇得嗷一嗓子,跳出去老遠。

“你大爺的,你想殺狐狸滅口啊!”

狐狸齜牙咧嘴的罵著,同時爪子抓向林戰。

啪!

林戰一巴掌把狐狸拍飛,狐狸不甘心,又撲了上去,林戰又是一巴掌。

狐狸又撲,林戰仍然一巴掌。

一人一狐狸在宮殿冇飛來飛去,直到狐狸累了,落在地上,氣呼呼的喘著粗氣。

“彆鬨了,我跟你說正事。”

林戰掃了一眼狐狸說到。

“去你大爺的,小爺不是你的小情人,呼之則來揮之則去,小爺要離家出走!”

狐狸齜牙咧嘴的叫著。

“冇跟你鬨,給你看樣東西。”

林戰說完,把從司徒浩然那裡得來的聖戒遞到狐狸的麵前。

“你幫我看看,這戒指有什麼奇妙之處。”

狐狸聞聽後,立刻換上嚴肅的麵孔,湊到林戰的麵前,伸出爪子。

“給我看看。”就在狐狸的爪子即將碰觸到聖戒的時候,林戰卻帶著聖戒躲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