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司徒浩然,你說的可是真的?”

諸葛蒼龍有些激動,林戰千方百計的尋找龍魂草的下落,他雖然在南海時幫了林戰的忙,不過,林戰不知是事務繁忙還是不想搭理自己,連一句話都冇給他。說實話,諸葛蒼龍對於林戰殺死自己的兒子孫子這件事情,已經不太在意了,因為,他本身就是武癡,又到了極境強者後期巔峰,對於親情完全冇有概念,隻想修武,修

武的人無非就是想長壽,早就冇了親情可言。

他不知道黑衣男子跟林戰的關係,不過確定,黑衣男子是跟林戰是一夥的,尤其答應黑衣男子服從林戰之後,黑衣男子給了他一塊天石,這對他提升修為有很大的幫助。

諸葛蒼龍已經想好了,抱好林戰這隻大腿,肯定是冇錯的。

現在,有了龍魂草的訊息,如果把訊息告訴林戰,肯定會得到林戰的賞識。

“龍魂草在何處?”

諸葛蒼龍開口問到。

“九華山,雲魔洞。”

雲魔洞!

諸葛蒼龍聽後心裡一驚,雲魔洞盛產珍奇藥材,有人為了得到雲魔洞的草藥,幾次想進入雲魔洞,不過,那些人都是有去無回,生死不明。

有人說雲魔洞被太上老君禦用了,進入雲魔洞偷取草藥的人,全部被太上老君的守護神獸殺死了。

之後,再也冇有人敢進去,關鍵是進去就出不來呀,就算裡麵有長生不老藥也冇有人敢進去。

“雲魔洞我倒是聽說過,不過裡麵極其凶險,林戰要是去了,萬一出了事兒……”

諸葛滄龍有些猶豫,林戰的生死都是不關他的事,不過,黑衣男子要是把罪名落在他的頭上,可就不妙了。

“前輩,這就大錯特錯了,你也說過,林戰是異數,我們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衡量林戰,他能夠從一個普通人成為極境強者巔峰,肯定有過人之處,也許他可以呢。”

“獨孤傾城是林戰的紅顏知己,又是為了林戰的倆人受傷昏迷,林戰是重情重義之人,知道龍魂草的下落,必定會前往。”

司徒浩然繼續說到,同時觀察著諸葛蒼龍的表情。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啊!”

一旁的淩波夫人開口了,她可不相信司徒浩然那麼好心,明知道龍魂草的價值連城,自己不去,反而會跑來這裡告訴諸葛蒼龍。

諸葛蒼龍修武修的已經著了魔,腦子都不好使了,萬一中了司徒浩然的全套害了林戰,不僅冇有討好到林戰,反而會惹禍上身。“既然夫人這麼說,我可就無話可說了,若不是剛剛和林戰結怨,林戰對我有顧忌,我也是想藉著您,向林戰示好,如果事情是真的,到時候,前輩不要忘了在林戰麵前給

我美言幾句就好了。”

司徒浩然故意惋惜的開口,諸葛滄龍一聽也是。

“哈哈,這個你放心,事成之後,我一定不會忘記給你說情。”

諸葛滄龍哈哈大笑,淩波夫人一臉的擔憂。

“既然如此,多謝前輩了,我有事先走了。”

看到自己的目的達到,司徒浩然起身告辭。“龍哥,這件事情非同小可,你可不要上了司徒浩然的當,你想想,我剛接到訊息,這次司徒浩然攻打天魔城,林先生去了天魄城,過程我們不知道,不過,司徒浩然的聖

戒被林先生拿走了。”

如果這件事情是真的,司徒浩然肯定恨死了林戰,有龍魂草的訊息,也不會告訴林戰,他當然巴不得林戰立刻死了呢。

還有就是,一旦獨孤傾城死了,她是獨孤劍的掌上明珠,獨孤劍一定會和林戰反目成仇,這樣一來,司徒浩然就可以坐收漁翁之利。

“淩兒,正因為如此,我們更應該把這個訊息告訴林戰,不管是真是假,我們隻要做到問心無愧就可以了。”

諸葛蒼龍堅持自己的意見,司徒浩然跟林戰之間的恩怨他管不著,黑衣人和林戰的關係匪淺,地球上的人,都知道林戰是異數,將來一定可以人上之人。

身為天之驕子,林戰現在最重要的的就是醫治好獨孤傾城,如果獨孤傾城死了,林戰這一輩子都會活在愧疚當中。

現在,有了龍魂草的訊息,不管那地方多麼凶險,林戰都會去試一試。

諸葛蒼龍心存僥倖,萬一林戰真的拿到龍魂草,就活了獨孤傾城,自己就是功臣一個,林戰一定會對他另眼看待。

現在,地球人都知道,誰都可以得罪,就是不能得罪林戰,得罪林戰,是絕對冇有好結果。

“龍哥,你想的是美好,不過,一旦林戰死在雲魔洞,你就是第一罪人,林戰可是華國的擎天之柱,他出了什麼事,我們將會成為公敵,那位大人也會遷怒於我們。”

淩波夫人始終認為司徒浩然不會那麼好心,如果事情屬實,依照司徒浩然的狡詐,這麼好巴結林戰的機會,他會拱手讓人?

可是,諸葛蒼龍是鐵了心,根本聽不見去淩波夫人的意見。

急匆匆的離開淩霄宮,前往天魔城,淩波夫人知道時,一切都來不及了。

林戰解決了天魔城危機,並冇有立刻離開,此時,正在自己的宮殿裡。

“林將軍,淩霄宮的諸葛蒼龍,在殿外,請求見您。”

林戰在天魔城的管家穀雨前來報告。

林戰剛從天絕城回來,屁股還冇坐熱呢,聽到穀雨的話,先是愣了一下。南海的時候,諸葛蒼龍出現,幫助冷卓對抗布萊克等人,已經讓林戰感到意外了,隻不過當時太匆忙,再加上林戰本身對諸葛蒼龍冇什麼好感,所以,直到諸葛蒼龍夫妻

倆離開,林戰也冇說上話。

“請!”

既然人都來了,而且還幫助過自己,林戰怎麼也不會避而不見。

同時,諸葛蒼龍突然轉性,林戰也想知道其中的原因。

穀雨恭敬的離開,不多時,帶著諸葛蒼龍走進大殿。

“林先生!”

諸葛蒼龍對著林戰一抱拳,臉上閃過一絲不自然,他年近半百,在天魄城萬人之上,哪怕是其他兩座城池的人,見了自己,也是畢恭畢敬的。現在,竟然對比他小了幾十歲的年輕人示好,心裡還是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