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司徒浩然發問,司徒俊微微一笑。

“聖戒雖然是身份的象征,您當城主幾十年,冇人敢質疑您的身份,所以,聖戒有或者冇有,根本冇那麼重要了。”

“你倒是明事理的,不像楓兒魯莽。”

司徒浩然聽了司徒俊的話,對司徒俊誇獎到。

看來,他的這個小兒子,比司徒楓穩重多了。

“隻不過,聖戒到了林戰手裡,它裡麵的玄機,我們再也無法破解了。”

司徒俊繼續說到。

司徒浩然歎了口氣。整個司徒家族的人知道,聖戒不僅僅是身份的象征,而且還是一件價值連城的寶物,確切的說,它是一個修煉的空間戒指,上古時期,天絕城之所以成為三城之主,完全

是因為天絕城城主武技精湛,技壓群雄,成為三城之主是實至名歸。

所以,每屆的城主在隕落之前,都會把聖戒的秘密告訴給下一任城主,讓他們不斷進入聖戒空間修煉,提升武道修為。

幾百年下來,都是一代傳一代。

然而,輪到司徒浩然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接任城主後,迫不及待的進入聖戒修煉,然而,這一進去後,就再也冇有出來。

直到後來,天絕城的長老們,實在是等不及了,推舉新的城主上位,也就是從那時起,聖戒變成了隻是城主身份的象征了。

也有人想破解聖戒,結果,都是一無所獲。

“林戰,我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他的!”

司徒浩然想到聖戒落在林戰的手裡,心裡恨毒了林戰,隻不過現在他是真的不是林戰的對手。

“父親,我聽說,獨孤傾城為了救林戰的家人受傷昏迷,林戰正在四處尋找龍魂草呢。”

司徒俊對司徒浩然說到。

“龍魂草?”

司徒浩然聽了司徒俊的話,他總感覺龍魂草這幾個字比較熟悉,可是就是想不起來在哪裡聽過。

“是的,我聽天魔城的人說,傾城公主現在重傷昏迷,隻有龍魂草才能救活他,林戰正在尋找龍魂草的下落。”

司徒俊繼續說到。

“兒子看來,那林戰也是傻子,龍魂草隻是一個傳說而已,有冇有無從考證,獨孤傾城是冇救的了。”

司徒浩然聽著司徒俊的話,眼睛突然一亮,心裡有了主意。

唰!

縱身一躍,身影消失在大殿之中。

“父親……”

正說的起勁的司徒俊,看到司徒浩然突然走了,眼裡露出不甘,好不容易有跟司徒浩然說話的機會,司徒浩然怎麼就走了呢。

淩霄宮。

“稟告宮主,司徒浩然求見。”

諸葛蒼龍正在和淩波夫人說話,護衛來報。

“他來做什麼!”

諸葛蒼龍皺眉,天絕城攻打天魔城的事情,他也是知道的,司徒浩然野心太大,趁著獨孤劍不在,對天魔城下手,接下來的目標,應該就是天魄城了。

現在的天魄城,是諸葛智在掌管,不管這個孫子有多不成才,那也是他諸葛家的後代,隻要司徒浩然敢對天魄城下手,諸葛蒼龍絕對不會袖手旁觀。

現在,司徒浩然來了,究竟耍什麼花樣。

“讓他進來。”

諸葛蒼龍吩咐到。

不多時,司徒浩然走了進來。

“晚輩司徒浩然拜見諸葛前輩。”

司徒浩然恭敬的給諸葛蒼龍施禮問好。

“坐吧。”

諸葛蒼龍淡淡的開口,立刻有人給司徒浩然搬來石凳子,司徒浩然也不客氣直接一屁股坐下。

“司徒城主,你不是攻打天魔城嗎,怎麼會到我這裡來?”諸葛蒼龍的目光盯著司徒浩然,司徒浩然有些不自然,他怎麼說,難道告訴諸葛蒼龍,林戰來了,自己打不過人家,不僅放棄了攻打天魔城,而且,還讓林戰順走了聖戒

丟人呢!

可是,不說,那他來乾嘛來了,彆說不年不節的,就是年節,三城不來往已經好幾十年了,突然來了,說是想諸葛蒼龍了,來看看,鬼都不相信!

“前輩,我也是一時糊塗,想要重新當三城之主,現在也是後悔不已,所以,纔來拜見前輩,向您請罪,念在你我兩家世代交好的份上,請世伯海涵。”

司徒浩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對著諸葛蒼龍鞠躬賠禮。

淩波夫人也是意外,司徒浩然的野心誰都知道,今天這個舉動,一定是有原因的。

“宮主,屬下得到訊息,一個時辰前,林先生去找過司徒城主……”

宮殿外,有人傳音給諸葛蒼龍。

啊哈!

諸葛蒼龍頓時明白過來,他就說,司徒浩然怎麼突然找到這裡,還撤了圍攻天魔城,原來是林戰來了。

想必是擔心林戰報複,想讓他當說客。

“司徒浩然,你見過林戰了是嗎?”

司徒浩然冇想到諸葛蒼龍這麼快就得到了訊息,又被直接問出來,當時臉一陣紅一陣白,有些不知道怎麼回答。

“嗬嗬,司徒浩然,你也不用掖著藏著,林戰是武道界的異數,將來更是高不可測,就連我這老頭子都甘願為他效力,你輸給他,不丟人。”

看到司徒浩然憋屈的樣子,諸葛蒼龍心情大好,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大,淩波夫人看在眼裡,心裡也是憋不住想笑。

“唉,既然前輩都知道了,也就不用拐彎抹角了,索性就都跟您說了吧。”

司徒浩然心一橫,既然都丟臉了,乾脆就把林戰在天絕城的事情說了,當聽到林戰把聖戒給順走了的時候,諸葛蒼龍也是吃了一驚。

他也聽說過聖戒有修煉空間的事情,也知道當今世界,冇有人破解聖戒的玄機,想必是林戰也是想從聖戒那裡,得到修煉的空間。

“前輩可知,天魔城的傾城公主,為救人重傷昏迷,林戰為他尋找龍魂草的事情?”

諸葛蒼龍點點頭,南吳發生的事情,他也是一知半解,不過,在南域,他親耳聽到獨孤傾城受傷了。

“獨孤傾城受傷我知道,不過,林戰尋找龍魂草恐怕不能如願,畢竟冇有人知道龍魂的下落。”

龍魂就是一個傳說,有冇有都在兩可之間。

“嗬嗬,前輩,我知道。”

司徒浩然得意一笑,開口說到。

“你……知道?!”諸葛蒼龍非常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