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過,現在說什麼都晚了,林戰隻能忍,不能和狐狸翻臉,要不然,狐狸跑了,他更得不到天書裡麵的功法了。

“如果我練成天書裡麵的功法,是不是就可以天下無敵了?”

林戰問到。

他突破極境強者已經好久了,按照進程,早就應該突破大圓滿,進入真神境界。

也不知道什麼原因,無論林戰怎麼努力,都是無法突破,他的體內,有一股本源阻擋,以至於他一到關鍵時刻,就氣血逆流,差點走火入魔。

“做你的春秋大夢吧,天下掉餡餅的好事,能輪到你頭上?”

狐狸一臉的嫌棄。

“不過,你雖然得不到天書裡麵的功法,然而這天書本身的能量,可以為你所用,你再轉換成本源,這是完全可以的。”

狐狸說到。

林戰連連點頭,現在想要天書裡麵的功法是不可能了,退而求其次,得到點能量也不錯,總比什麼都得不到要好的多。最終,林戰帶著狐狸離開天魔城,他要親自送秦柔和秦小喵回去華國,同時,林戰還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把獨孤傾城帶著,一旦找到龍魂草,他可以立刻救治獨孤傾城,

讓獨孤傾城早一點醒來。

然而問題出現了,怎麼帶著,總不能開著車走,太不方便了,還是最後狐狸的提醒,林戰不是有儲物戒指嘛,要林戰啟動意念力,把獨孤傾城放進了空間裡。

接下來的幾天,林戰翻遍了上古書籍,希望能夠得到龍魂草的線索,結果還是一無所獲。

為此,林戰有些焦躁,狐狸安慰林戰,龍魂草乃是神藥,自然需要機緣,隻能靠天意。

林戰隻能暫時作罷,安安穩穩的在家裡陪老婆孩。

“戰哥,師姐來訊息了。”

這一天,艾琳前來報告,從獨孤劍父女離開天魔城,天魄城的諸葛恪父子也被林戰斬殺,一直躲在暗處冇動的天絕城開始蠢蠢欲動起來。

冰島上最大的三座城池就是天絕,天魄,天魔。

最開始的時候,天絕城就是三城之首,隻不過隨著司徒震天的死,逐漸退居二線,後來天魄城撅起,成為老大。

曾經是龍頭,如今被天魄城壓製,現任的天絕城城主司徒浩然自然是不甘心。

他也打過獨孤傾城的主意,希望兒子司徒煥能夠娶獨孤傾城為妻,那樣,天魔,天絕聯手,必定會打敗諸葛家族,重新奪回大權。

人算不如天算,偏偏司徒煥出事了,落得個屍骨無存,還賠上了他的管家福伯。

天魔城有諸葛蒼龍背後支援,司徒浩然也隻能選擇隱忍,等待機會。

功夫不負有心人,這一天還真的來了。

林戰出現,殺了諸葛恪父子,又拐走了獨孤傾城父女,這回可就冇有人能夠跟天絕城抗衡了。

於是,司徒浩然動了。

司徒浩然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天魔城,因為,獨孤劍和獨孤傾城不在,群龍無首。

五虎將雖然厲害,不過是化境宗師,不足為懼。

剩下的就是天魄城了,諸葛允死後,諸葛智被推上城主的位置,諸葛智冇有野心,而且,修為一般,拿下也是輕鬆的事情,所以,司徒浩然直接對天魔城開戰。

嶽鵬程是五虎將大將軍,知道硬碰硬不是司徒浩然的對手,隻能是求助在忘優穀的段九歌,希望段九歌和莊雨晴能夠相助。

段九歌自己幾斤幾兩心裡清楚,她的修為,根本不是司徒浩然的對手,於是,便聯絡到艾琳希望林戰出手相助。

“作死!”

林戰知道來龍去脈後勃然大怒,在和諸葛恪父子交戰的時候,天絕城按兵未動,林戰也就冇去找天絕城的麻煩。

他向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現在不同了,司徒浩然要動天魔城,林戰當然不答應。

林戰直接禦空而行,冇用多久就到了天絕城的城門口,並且,直接來到司徒浩然居住的宮殿之外。

身為天絕城城主,他的寢宮自然是整個天絕城最大的地方。

“站住,你是什麼人。”

林戰的出現,立刻引起宮殿外隱藏的隱衛的注意,現身阻攔。

他們用警惕的目光看著一身普通打扮的林戰。

林戰冷眼看了那些隱衛一眼,全部都是化境宗師,看來,司徒浩然也是小心謹慎之人,放了高手保護自己。

“我是林戰,煩請各位大哥通秉司徒城主,林戰前來拜會!”

林戰溫和的開口,但是說話間動用了真源之氣,以至於他的聲音穿透圍牆,傳到宮殿之內。

“林戰!”

“華國戰神!”

人怕出名豬怕壯,攔住林戰的隱衛們的臉陡然一變。

林戰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這裡,那些隱衛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感覺,現在一聽說是林戰,誰都不淡定了。

林戰的膽子也太大了,竟然一個人來到天絕城,還要見司徒浩然。

不過,身為司徒浩然的金牌隱衛,他們心知不是林戰的對手,也不能放林戰進去,要不然失職之罪,他們承擔不起。

“快去通知大統領,林戰來了。”

隱衛首領當機立斷,用傳音術通知裡麵的隱衛,而他們則是圍著林戰拖延時間。

林戰也不著急,氣定悠閒的站著冇動。

唰!

一道黑色身影,從宮殿裡麵飛身而出,出現在林戰的麵前。

他就是天絕城的大統領。

“林大人,城主有請。”

林戰在大統領出現的那一刻,臉色沉了下來。

“哼哼,你們城主,好大的架子!”

聽到林戰的話,大統領一句話也冇說,嚴肅著麵孔,態度恭謹,畢竟,林戰可是連諸葛蒼龍都不敢惹的人。

林戰也不為難大統領,隻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隨即縱身一躍,人便從原地消失。

“這!”

大統領臉色一變,趕緊跟在林戰的身後,向正殿飛去。

林戰飛身來到正殿的大廳。

隻見正殿的主位上,坐著一個一身藏青色長袍的中年男子,他的旁邊,一左一右站著兩個和中年男子有些神起的年輕人。

“他就是司徒浩然了。”

林戰心中暗討,如果猜的冇錯,旁邊的兩個人,應該是司徒浩然的兒子司徒楓和司徒俊了。司徒浩然也在打量林戰,他滿臉震驚,眼前的青年,怎麼會和當年的那個人那麼像,難道,這人是那個人的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