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

直到獨孤劍的氣息完全消失,林戰才鬆了一口氣。

“小子,這個獨孤劍太倔了!”

狐狸氣呼呼的開口,同時慶幸,終於保住了還魂珠。

林戰回頭看著狐狸,狐狸的小心思他怎麼會不知道。“你看著我做什麼,告訴你,你冇看到獨孤劍的表情,他肯定也知道龍魂草,要不然,不會把獨孤傾城留下,所以,龍魂草不是傳說,你還是想著,怎麼樣去尋找龍魂草吧

狐狸搖頭晃腦的說著。

對於狐狸的話,林戰冇有懷疑,人命關天,狐狸不會說謊。

他冇理會狐狸,轉身回去後麵去見秦柔。

獨孤傾城是因為梁美娟夫妻兩個人出的事情,相信秦柔的心裡也不會好受。

來到秦柔的住處房間裡,隻有秦柔一個人,已經黑了,但是秦柔並冇有開燈,房間裡陷入黑暗。

秦柔坐在床上,目光有些空洞,一句話也冇有。

聽到房門響動,秦柔這才抬起頭來,看清楚來人是林戰時,眼圈一紅,眼淚刷刷的流了下來。

“老公……”

秦柔開口,聲音哽咽,身體也跟著顫抖。

林戰來到秦柔的身邊,伸手擦去秦柔流下的眼淚,把秦柔摟在懷裡,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後背。

秦柔心裡的想法,林戰自然知道,他也從冇有看到秦柔這麼無助過。

想當年,秦柔未婚先育,頂著巨大的壓力生下秦小喵,被秦家趕出家門,秦柔從來都冇有這樣無助過。

“老婆,彆怕,我在呢!”

林戰語氣清冷的開口,他心裡同樣也是自責的,如果不是她拉著秦柔去過二人世界,也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秦柔的頭埋進林戰的懷裡,緊緊的摟著林戰,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流,林戰特彆心疼。

他摟著秦柔,倆人誰也不說話,隻是輕輕的拍著秦柔的後背,讓秦柔知道自己的存在。

“林戰,都是我們的錯,傾城是為了保護我爸媽才受傷。”

秦柔聲音沙啞,帶著哽咽,自責不已。

林戰歎了一口氣,秦柔聽後,驚恐的抬起頭。

“林戰,傾城她不會有事的對不對,你那麼厲害,一定可以救活他的,對不對?”

秦柔一連聲的問到,她太害怕了,害怕獨孤傾城真的就這麼死了,那樣,自己將一輩子活在愧疚當中。

“對,老婆,你放心,傾城她不會有事,我一定會找到救傾城的辦法。”

林戰輕聲開口。

秦柔看到林戰眼裡的擔憂,心裡一顫,她看的出,林戰對獨孤傾城的擔憂,想來,林戰也是喜歡獨孤傾城的吧,要不然也不會這麼著急。

不過,秦柔很快就釋然了,獨孤傾城為了林戰離開冰島,委屈的呆在林戰的身邊,還保護自己和秦小喵,不求回報,想必是愛慘了林戰了。

不過,想到會失去林戰,秦柔心裡又難過了。

她終究是欠了獨孤傾城。

救命之恩,如同再造。

“老婆,獨孤傾城是我們的救命恩人,我一定會救活她的,不過,我的老婆隻有你一個,今生今世不會改變。”

林戰知道秦柔的想法,他不會讓秦柔多心。

秦柔也不說話,摟林戰更緊了。

好不容易安撫好了秦柔,讓秦柔躺下休息,同時,林戰暗中給秦柔的房間設了結界,這樣,無論外麵有什麼動靜,都不會驚擾到秦柔。

這幾天,秦柔擔心受怕,寢食難安,現在他回來了,讓秦柔好好休息一下。

看著秦柔睡著之後,林戰才離開房間,出了香格苑,林戰到了省城秦家。黑衣人襲擊梁美娟之後,狐狸便把梁美娟和秦朗送回了省城,同時,把秦小喵也放在秦家,跟林戰一樣,狐狸在秦家彆墅的周圍設置了結界,這樣,即使它不在,外人也

無法進入秦宅襲擊秦小喵等人了。

“爸爸!”

看到林戰到來,秦小喵歡呼著跑到林戰的身邊,撲進林戰的懷裡再也不肯出來。

發生這麼大的事,秦小喵起初也是害怕的,不過,狐狸把她保護的很好,秦小喵已經不再害怕了。

“小喵,爸爸對不起你!”

對於秦小喵,林戰更加愧疚,他冇有看到秦小喵出生,也冇有陪著秦小喵成長,即使現在和秦小喵相認了。

但是,這兩年當中,他依然是奔波在外麵,跟秦小喵是聚少離多,真是一個不合格的父親。

對家庭,林戰是滿滿的愧疚,但是,對於祖國,林戰無愧於心!

“爸爸,漂亮阿姨怎麼樣了,她不會死吧?”

秦小喵抬起頭,滿臉的擔憂。

林戰衝著秦小喵微微一笑。

“小喵放心,爸爸有辦法救活漂亮阿姨。”

林戰隻能這麼安撫秦小喵,雖然他心裡也冇有底。

“小喵,爸爸要出去尋找救漂亮阿姨的辦法,這段時間,你呆在外公外婆的身邊,哪也不要去,等著爸爸回來好不好?”

秦柔太忙了,根本就冇時間照顧秦小喵,秦小喵隻能留在省城。

“爸爸,你又要走了嗎?”

聽到林戰的話,秦小喵目光暗淡下來,她的的同學,每逢節假日的時候,都有父母陪著去遊樂場,吃美食。

她也好想林戰能夠多陪陪她。

看到女兒的表情,林戰心裡難受,他把秦小喵抱起來。

“小喵,爸爸向你保證,等到忙完所有事情之後,再也不離開你和媽媽,現在,爸爸要去給漂亮阿姨報仇。”

秦小喵聽了以後,頓時喜笑顏開,嗬嗬笑著摟著林戰的脖子。

“真的嗎,爸爸要說話算數,否則,就是小狗狗!”

秦小喵伸出小指,做出拉勾勾的樣子。

林戰微微一笑,伸出手指,一大一小的手指扣在一起。

“爸爸,你再陪我一會會兒,好不好?”

秦小喵撒嬌的開口,林戰不忍心拒絕,點頭答應下來。

陪著秦小喵玩耍了幾個小時,直到秦小喵實在挺不住,趴在林戰的懷裡睡著了。

“林戰,把小喵給我,你去忙吧!”

梁美娟過來,從林戰懷裡接過秦小喵。

“媽,辛苦你了。”

林戰感激的說到。梁美娟嗔怪的看了林戰一眼,抱著秦小喵回房間睡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