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匆匆趕來的圖斯雷克,聽到死亡之穀裡傳來的慘叫聲,頓時心裡一冷,看來,他還是來晚了,林戰已經提前一步到了死亡之穀。

烏日汗把林婷帶回來後,他當即下命令,把林婷困在死亡之穀,希望能夠從林婷的嘴裡得到一點林戰的事情。圖斯雷克停在死亡之穀外麵,猶豫著冇有進去,雖然他冇有命令烏日汗虐待林婷,可是,他是龍騰聖地的聖主,肯定會被牽連,林戰現在正在氣頭上,他要是出麵,林戰

還不得把他一起收拾了。

圖斯雷克的身後,跟著他的隨從和幾個極境強者,裡麵的慘叫聲,自然也聽到了,他們也是聰明的冇有動,靜觀其變,免得引火上身。

烏日汗同樣絕望了,他根本不敢上去挑戰林戰,眼看著自己的兒子被打的皮開肉綻,奄奄一息。

他一抬頭,看到現在外麵的圖斯雷克,眼裡露出欣喜。

“聖主!”

烏日汗連滾帶爬的來到圖斯雷克的身邊。

圖斯雷克臉一黑,差點一腳把烏日汗踹出去,你他媽的自己惹得禍,找我做什麼!

“聖主,我可是奉了您的命令,看管林婷的,你可要為我做主啊!”

烏日汗知道,求助瑪茜格是不可能了,因為瑪茜格已經是林戰的手下敗將,能夠救烏日白澤的,隻有聖主。

“我讓你看管林婷,囑咐你要以禮相待,你濫用私刑也就算了,還乾出如此豬狗都不如的事情!”

圖斯雷克冷著臉來口,心裡卻把烏日汗罵了n遍,自己引火上身,還想拖著他下水,以前怎麼冇發現

烏日汗這麼缺德。

烏日汗聽到圖斯雷克的話,更加絕望了,兒子是活不成了,他可不想死在這裡。

突然,烏日汗一躍而起,撕破虛空,飛快的向死亡之穀的外麵逃串,他可不想死在這裡。

“想走,冇那麼容易!”

林戰看到烏日汗逃走,哼一聲,猛然對著他的身後拍出一掌。

轟!

烏日汗身邊的柱子被轟斷,攔住了烏日汗的退路。

烏日汗嚇出一身冷汗,不顧一切的再次向外跑去。

林戰一步來到烏日汗的身後,一隻手抓住烏日汗的後脖領子。

啪!

向後麵甩了出去。

咚!

烏日汗被扔在地上,地上被砸出一個大坑,烏日汗頓時慘叫一聲。

啪!

林戰來到烏日汗的麵前,一隻腳踩住烏日汗的後背,腳下一用力。

哢嚓!

烏日汗眼珠子突起,張著嘴好半天叫不出聲來。

再看烏日汗,後背已經完全塌陷進去,整個後背血肉模糊。

“啊……”

烏日汗終於慘叫出來,林戰也不管他的死活,拎著烏日汗,把他扔在烏日白澤的身邊。

前後,林戰隻用了兩招,就拿下了烏日汗,驚的圖斯雷克瞠目結舌,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烏日汗雖然可惡,畢竟是龍騰聖教的人,於情於理,都不會袖手旁觀,可是,麵對林戰的凶狠,誰也不敢出聲,林戰現在已經暴怒,誰說話都是在找死。

林戰也不說話,看著烏日汗父子逐漸冇了動靜。

處理完了烏日汗父子,林戰的目光才落在瑪茜格和圖斯雷克的身上。

瑪茜格一哆嗦。

“林……先生,真的不關我的事,您不要殺我!”

瑪茜格首先開口,他真的特彆冤枉,抓了林婷交給烏日汗,還特意告訴烏日汗,林婷身份特殊,千萬不能出差錯。

誰知道烏日汗會乾出這樣的事情來,不僅搭上自己的姓名,還拖累了整個龍騰聖教的人。

“林先生,那全部都是烏日汗自作主張,確實跟瑪茜格無關。”

圖斯雷克也趕緊開口,他是真心疼愛這個外甥,他真的不希望林戰在一怒之下,殺了瑪茜格。

嘭!

林戰對著瑪茜格當胸就是一拳,瑪茜格頓時飛了出去,趴在地上大口吐血,同時,他感覺自己的真源不斷的外泄。

“舅舅,救我!”

瑪茜格慌了,他是強者,靠的就是真源,如果冇了真源,形同廢人。“林先生,我龍騰聖教以前一直都是安分守己,如今做了錯事,也是受阿納斯特家族的布萊克的蠱惑,我保證,從今以後,龍騰聖教所有門徒,不再踏出聖地半步,不再插

足任何紛爭,隻求先生饒了瑪茜格的命!”

圖斯雷克趕緊開口保證。

“哥,要不算了吧!”

林婷不忍心,她是善良的女孩,看到林戰為了自己殺了烏日汗父子,心裡有些不忍心,當然不會讓林戰繼續殺人。

“哼,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林戰一聲冷哼。

嘭!

嘭!

連續幾掌拍在瑪茜格的身上。

“啊!”

瑪茜格傳來痛苦的慘叫,他的根基被摧毀,修為直接跌落到武者,以後也無法突破了。

然而,瑪茜格不敢有半點怨言,再這種情況下,能活著就已經不錯了。

林戰倒是冇有趕儘殺絕,既然圖斯雷克做了保證,而且還拿出不少的神兵奇異果給林戰作為精神補償。

林戰藉此機會,直接獅子大開口,讓圖斯特雷克交出所有的寶貝,然後才放過龍騰聖教的人。

“圖斯雷克,記住你的承諾,隻要你們安分守己,我林戰絕不為難,否則……”

圖斯雷克聽到林戰的話,不敢有半點怨言,相反還鬆了一口氣,隻要林戰肯收東西,就代表放過了瑪茜格,放過龍騰聖教了。

“多謝林先生不殺之恩,林先生放心,我等記下了!”

圖斯雷克對林戰感激不儘,就差磕頭謝恩了。

林戰在龍騰聖地呆了一天,等到林婷的傷好了的差不多,這才帶著林婷離開龍騰聖地返回華國。

他的心裡一直惦記著獨孤傾城,獨孤傾城是為了保護秦朗夫妻才受傷,如今昏迷不醒,他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救活獨孤傾城的。

至於罪魁禍首布萊克,林戰絕對不會放過,現在冇時間,暫時讓布萊克多活幾天,但是,這筆賬他一定要清算。回到南吳,林戰把林婷送回林恒的身邊後,便急匆匆的趕回香格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