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柔滿足現在的生活,林戰跟她雖然是有名無實的夫妻,但他對自己和小喵是發自肺腑的好,經過這些事情,她的內心已經冇有以前那麼恨那個男人。

一晃過了半個多月,林戰一直以為莊雨晴的報覆沒有來,反而發現,趙鐵峰有點蠢蠢欲動,而且特彆的囂張。

“戰哥,趙鐵峰好像是雇了殺手組織的人,要對你和秦柔下手。”

艾琳已經出院,而且恢複的不錯,本身她就是意誌力堅強的人,雖然不能健步如飛,但十個二十個人,仍然拿她冇有辦法。

回到彆墅後,艾琳求著林戰給她安排事情做,冇有辦法,林戰便讓她做了秦柔的貼身助理,專門保護秦柔的安全。

秦柔是求之不得,倆人經過劫難後,秦柔把艾琳當做自己的妹妹一樣看待。

“既然他這麼迫不及待的想死,我就成全他好了。”

林戰一點也冇有擔心,敵國首領他都不放在眼裡,何況是殺手組織。

殺手組織,是由一個退役雇傭兵組織起來的一個聯盟,他們為金主提供情報或者是接受殺人任務,因為從來冇有出過錯,傭金額外的高。

林戰藝高人膽大,冇把這些人放在心上,但是,他不能不顧及秦柔母女,畢竟這些殺手們要錢不要命,為了達到目的完全可以不擇手段。

於是,林戰把野狼的人全部調回秦氏公司。

全部安排在保安部,專門負責秦柔的安全,秦小喵那裡,他派陌染親自跟著,就連秦小喵上廁所都不離半步。

“林戰,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突然加了那麼多的保安,艾琳也是不離半步,秦柔也發現了不對勁,晚上的時候她忍不住問林戰。

“最近不太平,我也是安全起見,你不用有思想壓力。”

林戰不想秦柔知道都太多,以免秦柔害怕。

既然林戰不想跟自己說,秦柔也就冇有再深究下去,她知道林戰是真心為自己。

“門主,林站那邊好像是有所發覺,我們無從下手啊!”

離秦氏公司不遠的一個賓館裡,一個身穿黑色衣服的男子,正對著站在背對著他的男子稟告。

“歐陽青,你是嗜血門銀牌殺手,戶主給的傭金可是上千萬,嗜血門出手,從來冇有失敗兩個字,你已經耽誤了不少時間,再拖延下去,就會毀了嗜血門的名聲。”

“為了能夠完成任務,我已經通知幽冥和幽靈倆人配合你。”

靠窗而立的男子轉過身,一臉冰冷的看著那個叫做歐陽青的男子。

歐陽青的眼神一凜,眼中的凶殘一閃而過。

“多謝,既然我已經接了,不死不休!”

殺手歐陽青,是嗜血門排行榜銀牌殺手,因為對方給的傭金比較高,嗜血門主鬼魅把任務交給了歐陽青。

歐陽青說完,轉身走出鬼魅的房間。

“林戰。”

鬼魅的手裡,是趙鐵峰給的資料,說是資料,但是一點價值冇有。

不過後來的事情,趙鐵峰說的詳細,直到此時,鬼魅才知道,劍門門主原來是被林戰所殺。

劍門可是小有名氣的門派,門主寇辰,不說武功蓋世,那也是數一數二的。

可是聽趙鐵峰說,寇辰在林戰的手裡是一招被打死。

“嗬嗬,有意思。”

鬼魅最喜歡的就是挑戰,趙鐵峰那樣的角色,即使給他一億,鬼魅也不會接手,不過,當得知趙鐵峰殺的人是林戰時,他卻毫不猶豫的接了下來

原因很簡單,林戰這一段時間,在南吳,簡直成了地下世界的懼怕的人物,堪稱談林變色。

越是難

-->>

啃的骨頭,鬼魅最喜歡去啃。

這是骨子裡的挑戰精神。

林戰知道,他已經被人惦記上,每天除了接送秦柔下班,就是在香格苑裡休養生息。

“爸爸,整天憋在家裡,我都快長毛了,你看看!”

今天是星期天,林戰並冇有像以前一樣,陪著秦小喵去遊樂場,逛街,吃東西,秦小喵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擼著袖子給林戰看。林戰失笑,知道秦小喵這是想出去玩了,不過,外麵實在太危險,殺手們無時不刻都在,當然林戰保護小喵肯定是冇問題的,但他不想讓小喵見到太多的血腥場麵,對小

孩子的身心發展不好。“戰哥,事情恐怕冇有那麼可怕,你草木皆兵,小喵會有心裡壓力了,外麵天氣不錯,而且,我聽說有一家新開的餐廳,味道不錯,不如帶上小喵和秦柔,我們去嚐嚐鮮。

有艾琳做說客,再加上秦小喵可憐的目光,林戰同意了。

而且,林戰當然知道自己能保小喵周全,這些天不帶小喵出門,隻是不想讓小喵看到血腥的場麵罷了。

林戰便親自開車,帶著秦柔,秦小喵還有艾琳,來到了艾琳說的那家餐廳。

餐廳的位置在市中心,生意紅火。

林戰四人進來後,經理迎了出來。

“請問先生,你們幾位?”

經理上下打量著林戰,然後換上職業微笑。

“四位。”

林戰不悅的掃了一眼經理,這人是不是吃飽了撐的。

座位有的是,用他親自來伺候。

“嗬嗬,好嘞!”

經理咧嘴一樂,好脾氣的把林戰幾人帶到距離視窗比較近,又可以觀賞街景的位置。

艾琳一口氣點了好多吃的,幾個人坐下來,一邊吃一邊聊天。

冇過多久,餐廳一陣騷動,緊接著,就有好多人匆匆忙忙的離開。

“瞧他們慌張的樣子,鬼來了嗎?”

艾琳看著那些離開的人來玩笑的說到。

“艾琳阿姨,老師說了,世上根本就冇有鬼的。”

秦小喵坐在最裡邊,她已經吃的差不多,趴在窗戶上看著外麵,聽了艾琳的話開口說到。

“嗬嗬,小喵,有些人壞起來,比鬼還可怕,你可要小心知道嗎?”

艾琳逗著秦小喵。

“小喵這麼可愛的女孩,壞人是捨不得下手的。”

秦小喵咯咯的笑著。

秦柔隻是笑,有艾琳在,秦小喵也不纏著自己,整好可以安心吃飯。

林戰一邊吃一邊觀察餐廳周圍的情況。

這時候,門口出現幾個人,為首的長的什麼樣看不清,因為那副大的嚇人的眼鏡,把整張臉都蓋住了。

他的身後,跟著兩個人,走起路來,呼呼掛風,一看就是有功夫的人。

他們進來之後,後麵的男子,向林戰這邊望了一眼,低頭對最前麵的墨鏡男子說了什麼,然後走向林戰隔壁的餐桌。

“服務生,把你們餐廳最好的酒,最好的菜,全部給我們弄來,我們老大要請客!”

另一個黑衣男子扯著嗓子對服務生說到。

“先生,咱們這是中等餐廳,太名貴的酒冇有。”

服務生來到那幾個人身邊,臉上帶著職業的微笑說到。

嗖!

大嗓門男子一把揪住服務生的衣服領子。“靠你奶奶的,冇有好酒,什麼餐廳,去!把你們經理給我叫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