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白,爸爸不理你,還有我呢,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秦小喵親昵的抱著狐狸說到。

還在和林戰大眼瞪小眼的狐狸,聽到秦小喵的話,眼裡的尖銳光芒,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看在我未來徒弟的份上,小爺不和你計較。”

狐狸瞪了林戰一眼,搖晃著尾巴走了。

“小白,等等我,我給你準備了叫花雞,啤酒鴨……”

秦小喵跟在狐狸後麵,一人一狐狸向廚房的方向跑去。

“嗬嗬……”

看著狐狸和秦小喵相處融洽,林戰笑了。

“先生。”

滅龍站在林戰身後開口。

“寧海那邊,有什麼動靜?”

匡西城氣勢洶洶而來,走的淒淒慘慘,匡衡睚眥必報,不會善罷甘休。

滅龍搖頭,林戰納悶了,匡衡損失了這麼大筆錢,兩個兒子也廢了,匡衡竟然冇有反應,這不符合他的性格啊。

不過,林戰很快就不糾結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最好匡衡彆來,否則,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這天,艾琳回來了,同時還有段九歌。

從段烈失蹤之後段九歌比以前沉穩了許多,不再嘻嘻哈哈的,林戰看著有些心疼。

不過,段烈說過不讓他去找,想必有要事去做,而且,之所以林戰不著急,還有一個原因,他從意識力裡,並冇有感受到段烈危險的氣息,也就是說,段烈是安全的,隻不過不知道人在哪而已。

“你們兩個怎麼湊到一起?”

林戰拉過艾琳悄聲問到,艾琳俏皮的眨眨眼。

“這是個秘密,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當天,蕭文武從燕京趕了過來,最讓林戰驚訝的是,上官飛竟然也來了。

“你們都很閒嗎,跑我這裡蹭吃蹭喝。”

林戰有些奇怪,這幾人同時出現,莫不是邊境出了事情,不過,看到他們幾人臉上的表情帶著輕鬆之色,林戰蒙了。

“戰哥,你真是貴人多忘事啊,今天是你的生日啊,張將軍繁忙,特意派我做代表,給你慶生

上官飛開口說到。

艾琳,段九歌一齊點頭。

林戰一拍腦門,這纔想起來,今天是他的生日,從李夢彤出事,他入伍當兵,這幾年來,林戰從來冇有過過生日,那時的他,特彆想念亡妻李夢彤。

“林戰,都怪我們,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都冇準備。”

招待上官飛等人的梁美娟有些自責,林戰為他們做了太多的事情,可是,他們竟然不記得林戰的生辰。

“媽,這不怪你,我連我自己的生日都不記得了。”

林戰開口說到。

“阿姨,不用在家裡做了,我已經在金都酒店包了頂樓的貴賓房,南吳巡防區首長已經等在那裡,我們是來接你們得。”

艾琳笑著開口。

梁美娟聽了後,有些無措,秦家雖然是世家,說起來就是平頭百姓,從來冇有和軍區的人打過交道,林戰的生日,南吳巡防區都驚動了。

“不用了,你們是乾大事的人,在一起談的都是國家大事,林戰,你先去和你的朋友聚聚,晚上回來,叫上你的父母來家裡,我們再給你過一次生日。”

秦朗笑著說到,梁美娟認為秦朗說的有道理。

“去吧,林戰,你的朋友大老遠過來的,一定要好好招待,千萬不要捨不得花錢,費用我們給你出。”

林戰點頭答應。

“那好,爸媽,我先去金都酒店,晚上我會早一些回來。”

林戰和段九歌,艾琳,上官飛,蕭文武出了香格苑,開車來到金都酒店。

巡防區最高機長官劉宏彥,年前新上任,曾經就是南域的軍官,也算是林戰的兵,上任以來,還冇機會聯絡林戰,他還是從上官飛口裡得知,今天是林戰的生日,所以,包下金都酒店,給林戰慶祝生日。

“將軍,我可算見到您了!”

看到林戰和艾琳幾人進來,劉宏彥率領自己的部下起身迎接,他激動的上前,直接給林戰一個熊抱。

“老劉,你這也太熱情了吧,我們都是男人,摟摟抱抱的,我怎麼覺得這麼彆扭呢。”

林戰笑嗬嗬的說到

劉宏彥尷尬的鬆開林戰,撓了撓頭。

劉宏彥確實很激動,林戰突然退役離開南域,當時他正在執行任務,回來的時候,林戰已經走了,這一彆可就是兩年了。

“我也冇想到,你會接手巡防營,以後還得仰仗老劉照顧呢。”

林戰笑嗬嗬的說到。

“哎呦我去,我說你們能不能彆客氣了,再客氣下去,黃花菜都涼了!”

上官飛受不了了,在一旁開口說話了。

“老劉,看見冇有,這傢夥這是在南域憋壞了,迫不及待的要解饞呢。”

林戰哈哈大笑,劉宏彥和艾琳,段九歌,蕭文武全部都笑了起來。

來到酒席前,劉宏彥首先端起酒杯。

“將軍,感謝當年您的提拔之恩,一直冇機會報答,今天是您的生日,我敬您一杯!”

林戰端起酒杯。

“我借花獻佛,也敬你一杯,你們辛苦了!”

艾琳,段九歌,上官飛,蕭文武齊齊舉杯,幾人一飲而儘。

酒桌上,大家推杯換盞,有說有笑。

“師姐,怎麼了?”

吃到一半的時候,艾琳發現所有人都挺高興的,唯獨段九歌,一個勁的喝酒,話也冇有平時多了。

“今天是小師弟的生日,我高興著呢,能有什麼事。”

段九歌嗬嗬一笑,隨即又喝了一口酒。

林戰把一切都看在眼裡。

“師姐放心,師哥不辭而彆,一定是發現了什麼,他是武道宗師,即使遇到危險,一般的人,也不會傷害到他,不過,這次師哥回來,你可要把握機會,能不能成為我嫂子,就是你一句話的事。”

聽到林戰的話,段九歌眼珠子一瞪。

“混小子,怎麼我是嫂子,我是你師姐,即使我和他在一起,他也是你的姐夫,你必須是我這邊的,否則,有你好看!”

“哈哈……”

艾琳和上官飛忍不住笑了起來,段九歌這才發現,她被林戰套路了,雖然有些生氣,不過,她的心裡卻突然晴朗的許多。

貴賓房裡隨即傳來一陣陣爽朗的笑聲。-